藏海书院 > 玄幻小说 > 焚天剑帝(临风曲) > 第494章 宋婉儿再次变强
“按你这么说,墨斩与我家徒儿的仇怨更大。”
言心冷眼相对道:“以我家徒儿的实力,想要杀死墨斩轻轻松松,死的不应该是墨斩,而非齐茂峰吗?”
“这……”
月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沉默半晌过后,月蕊开口道:“既然墨斩没死,就说明玄筹没遇到墨斩,只遇到了齐茂峰。”
“你!”
言心再也无法忍住,掌中运劲,恐怖的灵力奔腾,一掌祭出,力量呼啸而至,杀向月蕊。
月蕊当即吓得六神无主,被冰冷的杀意笼罩,其心中忍不住战栗。
就在将要击中月蕊之时,恐怖的力量突然化作光点消散在天地间。
出手之人正是大长老。
大长老收回手臂,一双深邃的老眸看了看言心,又看了看月蕊,开口道:“月师妹,你的说法太过牵强了些,外面还是等玄筹出来之后再问个清楚。”
“是。”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月蕊不再敢造次,乖乖应道。
言心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瞪了月蕊一眼。
光是这一眼,也是吓得月蕊双腿发软,面色苍白。
小世界之中。
聂远正在一处山峦之上,挑着眉头,向下望去。
你说巧不巧,下方对战的人,依旧是个老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仇家,墨斩。
要不说他能排在齐茂峰的前面,实力这一块,没得说,对战同样级别的妖兽,齐茂峰要手段尽出,而他却是战得游刃有余。
以聂远的实力,想要弄死,墨斩,那是易如反掌。
但是他不准备弄死墨斩,就连淘汰墨斩,聂远都不准备干。
他敢相信,外界的一堆长老已经将怀疑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要是此刻再弄死一个,那不就坐视了他的罪名么。
看了两眼后,聂远忍住了想要墨斩的冲动,向着其他地域而去。
几个时辰过后的前行中,聂远没遇到多少弟子,基本都在暗处藏着,以免被人给当成妖兽给淘汰了。
又是几个时辰之后,大比第一轮已经进入了最后的一天。
最后一天之中,还未被淘汰的弟子,还有那些藏在暗处的弟子,都不在藏着,皆站出来做最后的拼搏。
战况激烈,被淘汰弟子的速度,远非第一天第二天能比的。
外界。
众长老看着演武场之中的弟子一个一个醒来,心中的沉重也少了几分,第一轮终于要结束,未有弟子再出现身亡。
唯有言心,心中担忧不减,死死盯着虚空之上的漩涡,似是想看穿小世界,看到自己的好徒儿。
希望他不要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月蕊则是一抹狠辣的眸光望着言心,此刻她的心中,言心已在必杀的名单之中。
一旦家族将她召回,第一个杀的人,便是自己的好师妹。
小世界之中。
前两天未遇到的熟人,今天一股脑全部撞见了。
有仇人如王腾,墨斩,还有那些个叫不上名字的,亲友如唐清念,东门吹雪,碧云,秦寿等人,看到他们都未被淘汰,聂远便有几分心安。
找了一圈都未找到古月的身影,就当聂远以为古月被淘汰之时,在一处山林之中发现了她的身影。
不愧是官方人士,出手灵凌厉,丝毫不拖泥带水,手中月牙弯刀挥过,几名弟子便被淘汰出局。
下方的人与妖兽激战激烈,妖兽尊崇着本能,想要淘汰它们看见的任何人,而人则是想要猎杀它们,让自己的积分尽可能的高起来,获得更好的名次。
对于小世界各处的大混战,聂远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自己已经有了六千多的积分,断崖式领先第二名,出手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与聂远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两人。
正是宗主峰的沉庚,沉寿两兄弟。
他们两个的积分虽然被聂远给断崖式领先,但他们也断崖式领先排在后面的那些弟子。
聂远如该溜子,在小世界之中到处乱逛,也没有其他的原因,单纯闲的。
在经过一处山峦之时,看到十数位弟子正在围攻一群妖兽,战况焦灼,一群弟子之中,最弱的修为都有洞明境八重,最强的更是半只脚踏入逍遥境。
他们围攻的妖兽也不简单,一水的洞明境八重,数量庞大,即便是弟子之中有强大战力,也未能在短时间内拿下这一群会动的积分。
经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妖兽群终于被拖垮。
就当这些弟子要上前补刀之时,异变突生。
一股阴寒之气自天地间落下,冰雾将山峦寸寸笼罩,恐怖的寒意瞬间将所有人笼罩。
那十数位弟子之中最强之人率先反应,正当他要转身查看之时,却发现,自己的脚底,如生了根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动分毫。
低头看去,双腿不知何时已经结上一层厚厚的冰,无法动弹。
就当他要出言提醒之时,却发现,自己的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捏住一般,无法张开。
不光是嘴,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分毫,体内的灵力也彻底停止运转。
这会,十数名弟子才反应过来,可惜啊,已经迟了,他们已经被冻成冰雕了。
紧接着,寒气更甚,天地风云变,只是瞬间,虚空之上便有巨大的阴云出现,无数冰锥自其中倾泻而下。
虽然冰锥的攻击目标不是他们,但那十数名弟子心中早已战栗不已,若不是身体被禁锢在原地,他们必定抖如筛搏。
冰天彻地的压迫力,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
仅仅片刻,十数名弟子耗费大量精力才围住的妖兽群,在冰锥之下,仅仅存活了不到三个呼吸,就全部变成了积分。
出手之人,聂远再熟悉不过,正是天阴之体,宋婉儿,也唯有她,出手之时能够整出这般大的阵仗。
击杀了这么多妖兽之后,宋婉儿的排名噌的一下便冲到了第四,也就稍稍落后一点沉庚沉寿。
将积分纳入自己的玉牌之后,宋婉儿解除对众人的禁锢,淡淡看了一眼聂远所在的方向,便缓步离开了此地。
被接触禁锢的众人,没有一人是着急骂娘的,皆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