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科幻小说 > 十分偏爱 > 第74章 74.
——“你不开心的原因是:你喜欢我。”

——“是。”

…………

季夏有些晃神, 即使距离当天晚上已经过去好几天的时间了,她还是会经常不自觉地想起当时的场景,面对江晚秋问出的问题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就给了答案。

虽然这个答案可能是因为前两个问题接连下来造成的惯性回答, 可她却没有要反口的意思。

喜欢就是喜欢, 既然不慎将心思袒露了,那也没有必要再去故意遮掩起来了。

季夏其实也相信,这段时间以来江晚秋对于自己喜欢她的这件事情是清楚的, 现在不过是想要换一种方式听她说出来。

她说出来了,所以呢?

得到了一个“我也喜欢你”的表态,不过可惜, 除此之外再没有后续了。

她和江晚秋在确定了是相互喜欢的之后,感情进度陷入到了新的停滞部分,过去的这几天季夏都在思考在这样一个阶段里往后该要怎样去推动感情的升温。

是被动的等待着对方表白,还是主动出击做把握主动权的那一个人。

以至于上课的时候,都没有之前那么专心了。

一上午的口语专业课很快过去, 季夏半走神半迷糊混过去了。

下课铃声响起,几乎所有从各大教学楼里出来的人流都自动分成了几波, 朝着不同方向的食堂走去。

季夏则还在思考, 她和宋娜娜今天中午应该要光顾哪个食堂才好。

“季夏,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辅导员那?”宋娜娜忽然问,“下午还有课, 你是下午下了课再去还是怎么,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什么辅导员?”

听到宋娜娜这样问,季夏有些茫然, 她停住步子朝身边的好朋友望了过去,只看见对方也正望着她。

“上午班群里发的消息你没看吗,辅导员让你去办公室里找他一趟, 我还以为你是准备上完课再去。”看季夏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宋娜娜连忙从兜里摸出手机把消息调出来摆在了对方的面前。

赫然一条通知消息显示在班群里,以下没人回复。

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前的消息了,看到这个季夏飞快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发现辅导员给自己发来的私聊消息也多了好几条。

“我没看到这条消息……”女生皱了皱眉。

她上课光走神去了,更别提手机消息,不过辅导员找她肯定是有事情,现在眼看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季夏决定现打电话问问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着急去办公室见对方。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给辅导员问问看是什么事。”

她和宋娜娜说了一声之后就走到走廊旁边人少一点的地方,拨通了辅导员的电话。

正是下课高峰的时候,教室外面的走道里都是往外走的人,“嘟嘟”几声忙音之后电话那边很快传来男人的声音,语气里夹着几分明显的躁意:“季夏,我给你发消息你怎么不回呢?”

“张哥,我刚刚在上课没有看手机。”

她们的辅导员姓张,本校的研究生学长比季夏大不了几岁,平时和季夏的关系还算不错,是走在路上碰到了还会随手请女生喝瓶饮料交情,平时大家说话交流的时候基本都和和气气,多数时候还会开开玩笑,一点架子都没有,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电话打过去她在电话里听出了几分不好的味道。

“是有什么急事吗?”季夏试探着问道。

电话那边立马给出了回复,一副火急火燎的态度催促着女生:“你先别吃饭了现在赶紧过来办公室一趟,我还没走,你们班主任刚刚也在呢。”

说完,辅导员特地顿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给女生透了个信:“有人举报你考-试-作-弊,好成绩都是作弊得来的,举报信往校长信箱院长邮箱都抄送了一份,你赶紧过来吧!”

电话透了个重点之后就被挂掉了,季夏听到对面透过来的消息之后先是一瞬间的茫然,觉得离谱和奇怪,随后才开始渐渐回过神来,猛地回头朝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宋娜娜看了过去。

——她自己主动作弊是肯定没有的事情,不过帮人作弊倒勉强算得上。

该不会是之前月考周考的时候让宋娜娜偷瞄答案的事情被发现了吧?

两人这时候也顾不上吃饭了,匆匆忙忙就朝着办公楼跑去,到的时候,发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走了,只剩她们那个一学期都见不了几次的班主任和班级辅导员还在。

季夏走到虚掩着的门边,象征性轻敲了一下门,才带着宋娜娜缓缓走了进去。

“老师,辅导员。”

她们冲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乖巧地站在原地一副“听从教导”的模样。

“辅导员,是什么事啊,是谁举报季夏考-试-作-弊啊?”皇帝不急太监急,季夏没说话,宋娜娜这个打抱不平的先开口了,“季夏的专业成绩还需要作弊吗,都能代表院里去参加全国大学生翻译大赛了。”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这肯定就是污蔑!”

虽然说面前站的是辅导员和班主任,但宋娜娜一点没有怕的样子,她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学习成绩不太好可人缘不错,性格外向活泼不管跟哪一科的老师都能说上两句话。

宋娜娜这么一说话,倒是将老师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老师,她就是宋娜娜,她和季夏是一个寝室的。”张辅导员看了宋娜娜一眼,随后转过头和班主任介绍了一下。

这些院系里的老师说是“班主任”,其实也只是担了个“班主任”的头衔,不比高中初中的班主任那样天天管着班上的学生。

大学里的班主任基本很少管事,事情都是扔给辅导员去做,以至于在开始说正经事之前,辅导员还要给班主任先说明一下面前站着的两个学生是谁。

“那就是举报事件里的两个人都来了,季夏,宋娜娜。”听到辅导员的介绍,班主任点点头,眼神在两个女生身上来回游走算是认了人,“那你们说说这个作弊举报的事情,有同学实名举报你们两个用非常规手段在院里举行的周考月考上作弊,用作弊得来的成绩进行不公平竞争。”

老师不像辅导员那么好说话和季夏她们有交情,说完之后他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几份周考月考的试卷,朝两个女生递了过去:“这是举报人提供的证据,你们看看。”

试卷被两个女生分别接过,趁着她们仔细对照的时候班主任继续自己没有说完的话:“她的举报依据是选择题部分的答案,季夏和宋娜娜你们两个考试的时候连号坐,也很巧,你们这几张答卷的选择答案都有部分雷同的地方,这个需要解释一下吗?”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凝重了起来,两人看着原本应该是早已经被扔进垃圾桶里的试卷竟然出现在这里,哪还有不清楚的道理。

这肯定就是被班上的哪个人盯上了,在她们把试卷当废纸扔了之后又捡了回来整理到一起,才有了这次的集中举报。

试卷也没有再需要细看的必要,自己做过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事实,心里也很清楚。

敢做就要敢当,季夏敛了敛眸子,这次先宋娜娜一步开口承认了“作弊”的事实:“老师,我确实在考试的时候让娜娜看了一部分选择题答案,我怕她挂科太多会留级。”

听到季夏开口,宋娜娜也连忙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老师,是我不想挂科才让季夏给我看看选择题!”

说完,她又放低了声音轻声为自己辩解着:“但我只是瞄了瞄,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

“也不只是我们啊……”

“考试的时候到处乱瞄的,每个班都有吧,这也算作弊吗?”

宋娜娜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显然,在她的心里这样程度的“偷瞄”算不上作弊,更扯不上什么“不公平竞争”。

她抄个选择题只是不想挂科而已,也没有去和人争奖学金,更没有申请一些贫困生补助,实在是搞不懂举报的人举报她的意义在哪。

不过很快,宋娜娜的困惑就被解开。

只听老师一字一句,将重点说了出来:“可举报的人说的是,季夏你抄了宋娜娜的卷子拿了高分进行不公平竞争。”

所谓的“不公平竞争”,大约指的就是院里近期快要公布的关于今年十二月份圣诞节的海外商业酒宴翻译志愿者名单。

这些名单是院内领导根据学生的成绩和综合素质拟定的,基本上都是学院的优等生,毕竟要送出去当志愿者总不能辱没了外语大学意语学院的名声。

以季夏的综合素质和成绩不用说,当然也在这一次的名单之列——就像宋娜娜说的那样,季夏一个大二的都能够在院里的翻译比赛中脱颖而出拿到了明年去参加全国比赛的名额,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志愿者实践活动。

至此,对方的目的已经渐渐浮出了水面。

并没有谁要冲着宋娜娜来,对方是冲着季夏来的,也可以说,是为了志愿者名额来的。

因为如果综合素质上有污点的话就很难出席去参加这一次重要的实践活动,名额也会随之顺延到其它人的头上。

这样一个活动对于看重的人来说很重要,对于不在乎的人也不算什么,不过如果能够顺利去了并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出色得到企业领导的看重,那么毕业之后的工作算是直接落实到位了。

在很多人眼里,这就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往届的学生中不乏有这样的例子,这本来也是学校为学子们准备一次挑战,挑战和机会永远并存。

比起那些还需要通过层层关卡的各种比赛来,这样的机会无异于更直接,更吸引人。

再漂亮的简历经历不过为了毕业之后找到一个好工作,怎么比得上一次直接和高层领导面试的机会?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季夏整个人反而平静了。

她只听旁人说过学校里会有恶性竞争,却没想到有一天事情能落到自己头上。

季夏抿了抿唇,暂时没有出声,在这件事情上她没什么好说的,给宋娜娜看了答案是事实,虽然说是为了帮助朋友不挂科但也确确实实帮了,她唯一要解释的就是……

“这也太扯了!”宋娜娜整个表情都变得扭曲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十分的惊讶和不理解,“说我抄季夏选择题我认了,毕竟我就是不想挂科这个老师你也能理解吧,但是说季夏抄我还抄到了这么高的分数……”

“老师您自己不觉得扯吗?”她说着还朝张辅导员挑了挑眉,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为了力证好朋友的“清白”,宋娜娜不惜“抹黑”自己。

季夏听了之后干脆不客气地顺着她这个台阶走了下来:“我要解释的也是这事,老师,就娜娜那点水平谁要是抄她的那谁就是想要预定挂科名额,我还没有想不开到那种地步。”

“而且她坐我后面,我怎么抄啊?”

“这个事情是可以调查的对吧,学校监控应该也可以看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总算是将这个事情给解释了个清楚。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老师其实也不是什么糊涂人,当然知道季夏这样的优等生不可能去抄宋娜娜的答案,虽然知道这是有人故意举报,可架不住作弊也是个事实。

就像宋娜娜说的那样,“瞄上两眼”这样的行为实在不怎么作数,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证据可以定人作弊的罪,再加上两人的认错态度良好这件事情基本上大事化小,于是决定让她们回去写两份三千字的检查交上来。

不过季夏的志愿者名额是一定要取消的。

志愿者的名额被取消这件事班主任是当场就和季夏直接说明了的,没有任何一点的回旋余地,显然在把两人叫来办公室之前这件事情院里就已经有了定论,只是让班主任再过来走个过场象征性处理一下罢了。

因为这事,宋娜娜气了整整一晚上,她想要找出在后面使坏举报的人是谁,只是根本没有渠道,同时也对季夏抱有深深的歉疚之情,决心从今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努力争取凭自己的能力不挂科。

季夏对她这样的承诺半信半疑,总觉得不太可靠。

不能去当这个志愿者,女生心里其实还是失落的,这件事情再加上这几天一直困扰在自己心头的感情问题,她的情绪一下就低落了下来,这样的低落在宋娜娜面前表现得还不是很明显,等到了晚上和江晚秋通电话的时候,就一览无遗了。

江晚秋很敏感就察觉到了季夏的情绪变化。

“怎么了?”她在电话里小心引导着对方说出藏在心里的事情。

好在,季夏也没有要故意回避的意思。

只听女生的叹气声从电话那边传来,而后是一些负面的感慨。

“我好像什么都做不好。”季夏低低笑了一声,只不过这个笑却不代表开心和满意,而是对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生活总结。

不仅仅是学业上失掉了这么一个重要的实践机会,就连在感情上,季夏觉得自己做得也都不是很好。

她总是觉得自己能够猜透江晚秋的心,总是那么的自信,可现在却陷入了死胡同不知道该要怎么继续往前了——人在沮丧的时候总是这样,会灰心丧气,对一切都丧失掉信心。

季夏现在就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她把今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和江晚秋大概讲了讲,听了几句对方的安慰之后就挂掉电话去休息了。

很多时候这样一种状态都是封闭的,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下的人不太能够听得进去旁人的劝解。

江晚秋是过来人,她大约能够感受到季夏现在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也知道这样一种情绪可能明天一觉醒来就会消失,这都是对方需要去自己经历和走出来的事情,谁也帮不了。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在挂了电话之后江晚秋靠在床上思考了会,然后找到了周周的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大意就是问了一下周周关于季夏口中说的那个商会的事情,看看对方有没有办法可以走到主办方那边的关系。

原本只是不抱希望的问问,谁知道还真的得到了令人惊喜的答案,电话那边周周查了查江晚秋说的那个主办酒店名称,当场就给了回答:“这个主办场地是宋纭她们家开的酒店,她们家就是主做高档酒店这一块的市场,你去问问她。”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只是塞个志愿者进去,我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事情在季夏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转活了起来。

宋纭难得接到江晚秋打过来的电话,在调侃了对方几句之后满口将这事答应了下来,只说保证到时候公布出来的志愿者名单上一定会出现季夏的名字,让江晚秋不用担心。

江晚秋听她这么说,总算是放心了下来,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心思,她将这事悄悄捂了下来没有告诉季夏知道,想等到志愿者名单彻底公布的那天再说出来给季夏一个惊喜。

事情这么藏着掖着,几周的时间一晃而过,日历很快被翻到了十二月,天气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冷。

在圣诞节前一周的时候,这个商业酒会的志愿翻译名单终于公布了出来,由学院在官网公布,除了院领导定下来的那几个名额之外,后面还多出了一个另外的名额。

——意语学院,季夏(企业指定)。

“我靠,这个名单看起来好装逼啊。”宋娜娜守在着点蹲在电脑面前查看志愿者名单,原本是为了抓住她们班上那个藏在暗地里的小人,却没想到意外看到了季夏的名字,直接傻眼了。

她高兴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脑袋差一点就撞到了床板。

“季夏,你的名字还在志愿者名单上诶,你看到了吗?”

“我截图给你你快看!!”

宋娜娜开心得语无伦次,咧着嘴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中了什么大奖。

只不过相比起宋娜娜的激动,季夏的就显得要平静很多,不过这也不妨碍她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季夏:“我知道。”

“你知道?”

“你为什么知道!”

“负责接待这个商团的企业是我一个叔叔开的。”季夏忽然笑出声来朝宋娜娜眨了眨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口中的叔叔是柳舒女士的现任丈夫,林中远,林中远做的一直都是对外贸易海外市场这一块,手下养的翻译团队也不小,所以之前柳舒才会对女儿说“让林叔叔多照顾你”。

志愿资格被取消这件事发生之后没多久,季夏就想明白主动给妈妈打电话过去说了这件事,少不了一顿训,可总比机会白白流失要来得好。

结果自然是企业这边直接有人联系到了外语大学的负责人,把季夏的名字又加上去了。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得很好,就在宋娜娜拉着她开始研究名单里的其它人的时候,江晚秋的电话打了进来,季夏只好暂时放下“抓小人”的事情走到了寝室的阳台上接起了这个电话。

“我看到你们学校网站公示的志愿者名单了,有你。”电话接通之后,江晚秋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季夏讶异于对方如此关心自己的事情,竟然也守着点查看。

不过也有一点小开心,这说明江晚秋是很在意她的。

:“我刚准备和你说这个事情的……”女生无声地笑了笑,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尖刚准备解释,却被对方不小心打断了。

“奇怪,你的名字不是因为被人举报撤掉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名单上。”电话那边,江晚秋极力掩饰着声音里透出来的笑意,故弄玄虚地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很难想象,如果人类有尾巴的话,那江晚秋此刻的尾巴肯定已经高高扬起来了,她已经开始想象季夏一会听到真相之后会多么开心了。

谁知预想之中的追问没有等来,等来的却是季夏一句了然的回答。

季夏:“我当然知道啊。”

“你知道?”

“我知道。”

电话那边的江晚秋已然露出疑惑的表情,她在想,季夏为什么会知道。

还是说,宋纭和周周那边走漏了风声。

惊喜被提前透露的话就不算是惊喜了,不过她还是顺着对方的话继续问了下去:“那你说说看,是谁帮了你?”

“我跟你说你肯定猜不到。”女生略显得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紧接着,江晚秋只听到简单清楚的三个字钻进了自己的耳朵,让她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直接凝固。

季夏:“是我妈。”

作者有话要说:  江晚秋:是我吗?

四舍五入也算是两个“妈”都出力了(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