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科幻小说 > 十分偏爱 > 第73章 73.
空气中浓郁的熏香味让人的头脑变得更为昏沉。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 让两个原本不该碰到一起的人碰在了一起。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旦变质,也注定了会牵扯出后续各种衍生出来的问题,不过现下的两人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思考过“以后”, 当下的情感压过了理智所以做出了一下越界的事情来。

江晚秋搂着季夏没有动作, 她竖起耳朵小心地在听着外面的动静。

整个空间瞬间变得及其安静,也就是说,外面的情况应该进行得很顺利。

但到底是怎样的顺利, 进行到了哪一步,这些她都一无所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悄无声息待在里面, 直到这一切都结束。

季夏和她想的差不多一样,这么一会时间里外面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她震惊好一段时间了,宋纭和易意两个人,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起去的。

可再怎么令人匪夷所思事情也都还是发生了。

季夏将自己的额头轻轻抵靠在了江晚秋的肩膀上,等着时间的缓缓流逝, 这时候倘若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都会造成四个人的尴尬。

有人在外面接吻,有人在隔间里藏着一动不动。

过来大概那么几分钟之后, 短暂的沉默再一次被打破, 宋纭那种特有的带着几分“贱气”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让躲在隔间里的两人又再打起精神来了——

“亲完就扔,用完就丢, 有你这样的吗?”

一句简短的话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 出于人类的八卦本能,季夏原本还有些困顿的精神一下就不困了。

隔间的外面, 宋纭抬手用拇指指腹轻轻在自己的唇上轻轻按过,虽然如此,当头顶明亮的光线照下来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她那双水润的唇上口空已然消失不见。

女人此刻已然站了起来, 眼神落在仍旧蹲在地上扶着额头的易意身上,轻佻无比。

不过,她原本也就是一个轻佻的人。

“你对别人不也是这样?”这么一小会的时间易意的理智开始回笼,她伸手撑住地板,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只是看起来像是随时要摔倒的样子让宋纭没忍住又上前搭了一把手。

不过,这样一个动作并不被领情。

宋纭并没有成功碰到对方,被人侧过身子轻巧地躲闪开了。

“谢谢你,不过我们两个不太适合靠这么近。”在意识到刚刚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之后,易意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她眼中闪烁警惕之意,已然对宋纭有了防备之心。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自己看到的或是从别人口中的听到关于“宋纭”的情场事迹,基本都没个好的。

在易意的印象中,每一次聚会对方的身边基本都是新的陌生面孔不带重样,就像她从前说过的那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在感情上不同种类的人渣。

可现在呢?

这人在做什么?

易意只觉得事情好像在朝着一种奇怪的方向发展,渐渐变得不可控了起来,现在最好的办法大约就是离开把彼此的距离保持在安全范围内。

但宋纭却并不太想。

看到了易意浮于言表的抗拒和抵触,她不退反进,话反而变得多了起来——

“刚刚亲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能适合靠太近?”

“你刚刚伸舌头不也伸得挺乐意的吗?”

不一样的唇-枪舌战,只是换了场地而已。

针锋相对,从未停止过。

时间在这时候过得格外的缓慢,一直到这边的洗手间里终于有其他人进来了,这两人才消停了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江晚秋她们在感觉人已经走了之后又在隔间里等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才轻手轻脚拉开隔间的门探出头去,直到确定人真的走了,她才招呼着季夏出来。

明明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弄得像是做贼一样。

“天呐,她们在这边待了起码半个小时吧?”出来之后季夏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这个点已经快要接近凌晨了。

两人现在回到包厢的话,可能刚刚好赶上宋纭要转场去酒吧开始今天晚上的第三场。

“我有点困,我们可不可以不去酒吧了?”季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整晚下来闹腾得她已经不太能受得住了。

江晚秋满口答应了下来:“好,我一会和宋纭说。”

ktv的走廊弯弯绕绕的一不小心就会迷路,来的时候她们绕了好几个弯才找到地方,回去的时候干脆直接抓了个路过的服务生带路,只是没想到回到包厢里的时候没有看到宋纭的人。

“宋纭呢?”看着里面一派热闹的景象,江晚秋粗略扫了一眼,发现宋纭和易意两个人竟然都不在。

不仅这两个人不在,周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走了,说今天晚上不转第三场了。”听到江晚秋的提问,有人转过头来答了一句,“和易意一起走的,这两人看起来都喝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

“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听到宋纭是和易意一起走的,季夏不免开始担心,“会不会出事啊?”

虽然刚刚经历了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情,但季夏还是会忍不住多想——光从她刚刚听到的来看,这两个人并没有因为亲到了一起就得到了关系改善。

仍然天雷勾地火,一见面就吵,更何况还是两个人都喝多了酒,她有这么一点的担忧也是正常的。

“我先打个电话看看吧。”江晚秋听她这么说完之后,很快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拨出宋纭的电话。

她其实也有些犹豫,想想自己和易意之间的关系,倘若再去做一些莫名的关系只怕是会给对方增添无谓的烦恼,这个电话只能给宋纭打过去。

不过电话拨出去之后传来的一声又一声的忙音,久久无人接听,让江晚秋的心情也开始变得焦躁了起来,一双好看的眉毛在不知不觉间微微皱起。

一直到电话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们在这站着做什么?”周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们身后的走道,看到两人都杵在包厢门口的地方站着,不免有些奇怪,“是准备要走了吗?”

“我准备带季夏先回家了,她感冒了身体不太舒服。”

“但是刚刚听里面的人说宋纭和易意一起走了,她们两个都喝了酒,我有点担心……”

这么晚了这两人单独离开,万一在路上碰到些什么事怎么办?

江晚秋欲言又止,咬了咬唇。

做不成情人,说到底是这么多年的朋友,还一起长大。

好在,周周的回答让她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没什么好担心的,不会出事。”

“我是看着她们走的,易意喝多了要回家,宋纭看她这样不太放心后来才跟了上去。”

“宋纭这人吧,虽然嘴贱了一点,但也不是那么不知道分寸的人,她跟易意吵归吵,真要是有事不会看着人不管的。”

江晚秋好好回忆了一下,发现从始至终似乎真的只是易意一个人喝多了而已,宋纭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半分的醉态,最多只是“喝了酒”的状态而已。

想到这里,她才放心了些。

只要人是安全的,就是好的,至于这两人之间那点乱七八糟的关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喜欢谁选择谁,都是自己的事情,江晚秋并没有打算过问。

只是周周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仍旧不放心,于是补了句:“你如果实在担心的话,一会她到家了我给你报个平安,走的时候我还特地告诉她让她到地方了给我发条消息,现在估计在走路没注意接电话。”

说完之后周周的视线又往旁移,落到了季夏的身上:“季夏不舒服就赶紧带人回去吧。”

…………

季夏确实不舒服。

一开始的时候是脑袋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到了后来,似乎是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了。

因为她和周周一样,看到了江晚秋那样紧张易意的样子——即使一开始的时候是她自己主动提出关心这两个人的。

关心归关心,这一点也不影响她会在后来的时候心里生出一点点的芥蒂……就算知道江晚秋对易意其实一点其它的心思都没有,就算知道两人之间早已经敞开说了个清楚。

可人并不能如愿去掌控自己的七情六欲,更何况是因为喜欢而莫名生出的占有欲。

季夏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只觉得陌生,又难受。

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这样的情绪。

她明明不是这么一个小气的人。

——这一切的心理活动,江晚秋都毫不知情。

两个人都喝了酒,江晚秋在手机上找了个代驾过来开车把她们送回了家,在车上的时候季夏一直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她还以为对方是困了。

直到回到家里,女生的情绪仍然没有特别高涨,江晚秋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不过假如就这么直接的去问,大约是问不出什么的,于是江晚秋假装若无其事未曾发觉那样,等到两个人都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之后才缓缓张嘴,故意“咳”了几声。

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十分突兀,惹得原本侧身对着床边睡的季夏立马就转过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借着床头边微弱的台灯光亮,季夏看到江晚秋用掌心捂住了嘴,看起来咳得十分难受。

她什么也做不了,将手掌放到对方的背上轻拍几下,做些无用功。

这样过了好一会之后,江晚秋觉得大概是差不多了,这才开始停下咳嗽,用手似模似样摸了摸自己喉咙的位置,轻声描述着自己此刻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回来的时候吹了风,感觉脑袋晕晕的,喉咙也不太舒服。”

“不过应该没什么事情,”说完,她侧过头去看着季夏,用一种听起来十分疲惫和虚弱的声音道,“你不是困了吗,现在都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

江晚秋不太知道怎么哄人,因为她压根就没哄过别人,但她却知道该要怎么样让人来哄自己。

无非就是让自己成为更加弱势的一方,让人生出怜爱之心来。

虽说这两者可能有较大的差别,可只要最后的目的达到了就是好的。

江晚秋的目的就是不管季夏因为什么事情心里产生了芥蒂,她不要对方将这样一个芥蒂藏在心里带到明天。

“晚上回来车窗都没开,上哪去吹风,”季夏眉头紧锁,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是不是我的原因,被我传染了啊?”

她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感冒会传染,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从今天中午开始江晚秋就一直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晚上吃饭的时候也和她坐在一起,因为宋纭和易意的事情,她们还几乎面贴着面在厕所隔间里呆了那么久的时间——想来想去,这都足够达到传染的条件了。

季夏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里着急的同时也在深深的自责。

而现在唯一的补救方法,就是给人赶紧冲一杯感冒冲剂喝下去,祈祷着一觉醒来病情不会加重。

“我去给你冲一杯药来。”想到这里,她就准备立马行动,人也同时屈起了膝盖准备从床上站起来。

却不想刚一起身,就被江晚秋捉住了手腕。

“先不着急吃药,量一量吧。”江晚秋握季夏的手,将人又一点点拉回了原来的地方。

不久前她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现在还没缓过来,是以掌心有些湿热,握在季夏有些发凉的皮肤上刚好形成一种绝对的温差,让人忍不住颤了颤。

这样的烫人的温度倒叫人真的觉得是不是感冒发烧了。

季夏的担忧又再上升了一层。

“量?”女生有些疑惑,不太明白这个字的意思。

然而在她声音刚刚落下之际,江晚秋就已经用行动回答了问题。

只见江晚秋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腕,然后抬起双手捧住了她脸颊,两人的视线在这一瞬间开始有些短暂的交汇,这样一个姿势难免会让人误会什么。

季夏也确实差一点误会了,她以为江晚秋是要亲自己。

不过当对方将额头贴过来的时候,她才按捺住自己那颗飞快跳动地心脏,明白了对方说的“量一量”到底是什么。

原来是用额头量体温啊。

季夏也没有问,为什么在家里明明有温度计却要用这样粗糙的方式量体温,明明常用的方式是手背,可到了她这里却要贴额。

她只是仔细感受着江晚秋的额头温度,确实是很烫人。

两人的呼吸相互交缠着,因为距离太近,季夏一时晃了神。

直到耳边响起对方轻声的询问,她才回过神来。

“量好了吗?”江晚秋问,“是不是有些烫?”

“……是。”

“不知道是不是发烧了,我还是给你拿温度计量一量好了,这样的量法不科学。”季夏说着就往后挪想要撤开一点下床去拿温度计,只是动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被江晚秋两只手固定无法动弹。

“我没有发烧,”江晚秋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了起来,她一瞬不瞬盯着面前的人,坦诚道,“我是装的不舒服,额头烫那是因为我生气了。”

“人在生气的情况下-体温就会上升,你中学的时候上生物课老师没有教过你这点常识吗?”

江晚秋神情认真,语气严肃,对季夏说着一些胡编乱造的话,叫人一点也看不出是在胡说。

女生差点就信以为真。

她认真想了想,确定自己学生物的时候没有学过这一点。

“我没有学过,这是不是你编的?”季夏大着胆子问,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

没想到江晚秋也不遮掩,点头就承认了:“是。”

季夏:…………

被这么一闹她的注意力也彻底转移开来,再也想不起对方紧张易意的事情。

不过她还是要问:“那你为什么要装病?”

“我不装病的话你怎么会过来关心我呢,”江晚秋说着叹了口气,还用手轻轻揉了揉季夏柔软的耳朵,做着些暧昧的小动作,“我不装病,你是不是要一个人憋着不开心一直到明天天亮?”

说话间,她又再靠近了一些。

现在已经不只是额头贴着季夏了,就连鼻尖也都已经轻轻挨到了对方,上下轻蹭着像只在撒娇的小猫,弄得季夏痒痒的却还不能闪躲。

而这个家里真正小猫咪正藏在家里的某个角落睡大觉,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主人在做些什么。

自己别扭的小心思被江晚秋这样不留情面就拎了出来摊开说,季夏还有些不太自在,她别开了自己的视线朝床头的台灯望了过去:“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

——她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表现得很明显。

季夏刚刚才生出这样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想法江晚秋下一句就直接接上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表现得挺好,别人应该一点也看不出来?”

季夏没有回答,只轻轻挑了挑眉。

那不然呢?

江晚秋见她这么一副自信的样子,没忍住弯了弯唇:“你是不是很少和人生气?”

“几乎没有,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好让我生气的,就算有,我也不会憋着藏着不让人知道。”生气就是生气,不开心就是不开心,这都是人的一种正常情绪表达。

季夏是一个直率的人,在表达情绪这方面从来都是相当的直接,不会藏着掖着。

可…………

说完之后季夏才发现自己好像自己打自己脸了。

她抬眼,看到江晚秋一双漂亮的眼眸里蓄着满满的笑意快要溢出来,分明就是在取笑她的心口不一。

是啊,既然从来不“藏着掖着”那为什么这一次要在对方面前尝试着掩盖自己不开心的情绪呢?

既然坦诚,那为什么要心口不一呢?

她变得开始不像自己。

“是因为什么,可以和我说说吗?”趁着女生发愣思考的时候,江晚秋又再问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她希望对方能够通过自己的引导将心里的事情说出来,这样才好解决。

“因为…………”在江晚秋耐心的眼神里,季夏咬了咬唇,挣扎了好一会还是决定不要说出来,“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说了吧。”

季夏会有觉得如果自己说出来的话在江晚秋心里的形象或许会变得更加“幼稚”——因为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而偷偷生气,这不是幼稚是什么?

不过江晚秋并没有因为对方“不说”就放弃去探寻答案,她认真思考了一会,随后抛出了一个试探性的问句:“是不是因为易意?”

谁知季夏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上的神情有明显的变化,江晚秋大概就直接确定了下来。

“你是在意我之前对易意的关心和紧张?”接二连三的问题被抛出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季夏不再只是简单的惊讶。

“你……”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

“我有读心术。”

江晚秋神秘笑了笑,忽然拉开了自己和季夏之间的距离。

她们从一开始的时候那么近到现在忽然一下就离得远了,季夏仿佛有种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被抽离的感觉,她不着痕迹皱了皱眉,撑在床上的手掌也不自觉抓住了被子。

她的视线随着对方的身体移动而移动:“我不相信人会有什么读心术。”

对方这样毫无征兆的远离动作在季夏看来成了“介怀”。

是因为介怀自己莫名生气的理由吧?

她胡思乱想的,情绪开始变得沮丧了起来,却没有注意到江晚秋的一直在观察注意她。

“你为什么不相信呢,我不是已经准确读出来你的心声了吗。”江晚秋的唇角仍旧保持着那样一个弧度,心里却在打着另外的注意。

过了有那么一会,她又再张唇提议着:“这样吧,不如我再说几件事,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了。”

“你问吧。”季夏看了对方一眼,情绪并不高涨。

她不知道这又是一种什么新的游戏,不过江晚秋想,那她就配合好了。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江晚秋很快就开始了提问——

“你是因为易意的事情不开心,对吧?”

“是。”

“你准备自我消化这样的情绪,今天晚上不告诉我。”

“是。”

在接连两个问题之后,季夏心里开始涌现出了一些烦躁的情绪,她不再想在“易意”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可游戏似乎还没有完,江晚秋的下一个句话继而到来。

——“你不开心的原因是:你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