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科幻小说 > 十分偏爱 > 第39章 39.
阳阳一家人走了之后没多久, 季正元也急匆匆地赶到了。

只是因为他接到派出所电话的时候人在郊区的工厂里,距离比较远,所以没有江晚秋她们来得快, 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 他看到女儿将脸埋在一个女人的肩窝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叫人揪心不已。

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个人是之前见过的“江医生”。

易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去, 似乎没有心情去见证江晚秋对季夏的在乎,这件事情从开始到现在结束她都处于一种隐身的状态,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

办事大厅里的空间留给了他们。

派出所门前所临的并不是城市主干道, 而是在一条小街道上,所以来往的车辆并不太多,易意穿过马路走到了对面的便利店里,跟老板买了一包烟,站在店门口抽了起来。

她和江晚秋一样, 少有抽烟,因为她们本就是医生, 所以比普通人更加知道香烟的成分构成对人体的危害有多大, 但遇到特别烦心的事情还是会忍不住。

烟雾缭绕着将人包裹, 一点点往上升然后飘散开,可人的烦恼并不会和这些烟雾一样。

“哟, 软中华!”忽然, 她的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

紧接着左边的口袋一动,易意低头, 发现自己刚刚买来随手放在口袋里的那包烟已经不见了,她回头望去,宋纭就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一拳远的地方。

原来对方在她离开的时候也悄悄跟了出来。

女人饶有兴趣地把玩着手里刚刚抽出来的烟, 然后侧眼看着身旁的人:“抽得这么好啊易意,你们当医生的条件看起来都不错嘛。”

“比不上富二代。”易意懒得理她。

两个人针锋相对习惯了,少有这么平和的时候——宋纭估计对方现在是落寞极了,所以顾不上自己。

她干脆从这包烟里抽出来一根放到自己的嘴里,然后伸手撞了撞旁边的人:“借个火。”

“…………”易意睨了她一眼,看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本来想要骂两句,但最后还是沉默着把打火机递了过去。

什么时候她们两个竟然也能站在一起抽烟了?

这样的场面有些怪异违和,易意也懒得挪步。

“江晚秋确实有点本事,竟然叫人偷偷打电话给那泼妇的老公。”宋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碍眼”,看到易意并没有心情要和自己聊天的样子,她故意提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顺带着点评了一下江晚秋此人,勉强算是夸奖吧。

其实对付这种不讲道理的人,拿法律吓唬还是其次,关键是能够找到治得住她的那个人。

所以那个阳阳爸爸才是这件事情的关键,如果让她去处理的话就不会想那么远。

“我说了,她能应付得来。”易意听完,又重复了一遍在大厅里时自己说过的话。

客观来讲,她和江晚秋从小一起长大,对方处事的能力和手段她都是比较了解的。

宋纭却不屑地“啧”了一声:“那也跟你没关系。”

两人和平相处不到三分钟,火药味就又上来了。

易意的心情原本就有些阴郁,对方这句话算是彻底将她的脾气点爆,她转过头来盯着身旁的人,语气很冲:“宋纭你是不是有点病啊,有事没事往我这边凑干嘛,找骂是吧你?”

“我就是见不得你这种明明有女朋友还要惦记其他人的人。”女人冷哼一声,丝毫不惧也偏过脸来和人对视着,“今天出来玩为什么没有带女朋友?”

“又吵架了还是分手了,是不是还是因为江晚秋?”

“要我说你这人真的烂透了,放不下心里的又要找新的人试图走出来,结果就是走不出来放不下,还耽误了其他人。”

宋纭的话一针见血,扎到了人心里的痛处。

她很少这样摊开来说这些隐晦的事情去扎人的痛处,毕竟成年人之间,相处的时候总会留点余地和体面,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了。

突如其来的指责将一直掩藏的事情揭开暴露在了阳光下。

易意敛了敛眸子,沉默了会,片刻之后才冷笑两声重新朝宋纭望去:“你以为你自己就好到哪去了?”

“你自己干的烂事还少吗,撬人墙角的事情你也没少做吧,把人追到手之后又甩掉美其名曰‘没感觉’了……”

这么些年来,两人在同一个圈子里玩,对彼此的的了解并不算少,宋纭的臭名远扬不是没有原因的。

“谁都可以说我不是个东西,但你宋纭,凭什么?”

“你配吗?”

说完,她露出一个不带半分温度的笑,朝对方贴近了过去。

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两人的鼻尖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停了下来,只易意她抬手在宋纭的脸上拍了拍,留下一句讽刺的话——

“管好你自己。”

如果说她是个烂人,那宋纭也不过是渣子,谁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

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也真敢拿出来说。

易意只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连宋纭这样的人都能站出来指责自己了,她将手中燃得还剩一点的烟熄灭了扔进垃圾桶,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纭站在原地抽完了剩下的半根烟,等她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易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街角。

没一会儿,季夏也跟着她爸爸从派出所里走了出去,回家去了。

事情圆满解决,宋纭又穿过马路回到了院子里准备开车离开,正巧碰上也周周和江晚秋从办事厅里出来准备离开,三人一碰面,江晚秋这才想起刚刚易意好像也跟着过来了。

“易意呢?”她问,顺带着偏过头朝宋纭身后张望了两眼。

并没有看到想看的人。

倒是宋纭的脸上的表情相当平静:“把我骂了一顿之后就走了。”

…………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傍晚,阳阳爸爸就提着礼物带着妻子和儿子上门道歉,并且把一个月以来的家教费用都用信封装好送了过来。

女人的态度和之前比起来大不相同,只是一个劲的请求季夏的原谅。

一看就是回家之后被好好说了一顿。

季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将事情留给这些大人去处理,她知道,大人的世界里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原谅”就可以“不原谅”的。

因为凡事都需要个“体面”。

她没有想到自己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进派出所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可也无可奈何。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和江晚秋的联系又再恢复了,她们又回到了刚开始那样,每天会通过聊天软件给彼此分享一点生活,但是对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对自己说“喜欢”两个字了。

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又好像没有。

九月,开学了,所有的学子开始陆续返校。

一个月不见,宋娜娜在看到季夏的时候高兴地冲了上来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一口一个“我太想你了”,完全符合当代直女的特征。

季夏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学会了跟着说“我也好想你”。

秋天的特征随着时间往后推移越发的明显了,外大的校园里又开始热闹了起来,两边道路上的枫树叶子也由绿转红,远远望去十分显眼。

季夏刚刚开始想要烦恼感情上的事情,可排得满当当的课表完全不给一点机会,再加上这个学期十一月中旬还有一个意语b1等级考试要过,她整个人就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人,又再陷入了新一轮的忙碌里。

和江晚秋的关系,似乎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因为忙,所以每天晚上的和小鱼连麦练习口语这件事被永久性地搁置了,她需要开始练习自己的专业语言,以应对十一月的等级考试。

可两个人还是会偶尔聊天的,尤其是季夏很喜欢听对方和自己分享“暗恋”的感觉,因为她现在也能感同身受了。

这天晚上,两人聊天的时候对方又再提起了自己的“暗恋对象”,季夏干脆暂时停止了背单词,开始听对方分享心事。

【小鱼:咱们学校最近几天不是到了新生入学的时间吗,她是学生会要去迎新,刚好我也报名了志愿者。】

【小鱼:到时候我就鼓起勇气去问她要联系方式!】

各大高校为了方便管理,一般都会错开老生和新生的报道时间,新生的入学时间大部分都被安排在九月中旬左右,她们学校也不例外。

确实明天就是了,新生开学报道一共好几天的时间,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本人也在这次迎新的队伍里。

听到小鱼这么说,季夏不免来了兴趣——被搁置了一个暑假的暗恋行动终于要开始有进展了,她很好奇对方喜欢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于是她试探着发了消息过去。

【不然你透露一下是谁,我也帮你注意一下?】

【我过两天也要迎新。】

说不定她还认识,毕竟她也是学生会干部,同届的学生会成员她见到了基本都能说上两句话。

但不意外,还是被小鱼拒绝了。

【小鱼:暂时保密,我要是能暗恋上岸就告诉你。】

不然的话就算了,暗恋不成功,不如永远变成一个秘密埋在心底。

季夏有点能理解对方心里的想法,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对面就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小鱼:祝我明天成功!】

女生的文字隐隐中透着期盼和冲劲,季夏看了仿佛也深受感染,她立马在屏幕上敲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祝你明天成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2 22:51:34~2021-09-05 17:23: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ora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60282、孤燕 4个;43284513、46980316 2个;你喜欢吃杨枝甘露吗、流动的风、裴柱现正牌女友、像晚风一样撩人、曙小小、﹋o﹋、2775666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卡卡卡卡 50瓶;宋宋song、枕玖、uuuuu、漂亮的胸锁乳突肌、磕cp上头的paboland 30瓶;twotangt 24瓶;gg、瓜桦下的粽子、h、好心疼岳总啊、糖宝器、阿寅、陈煦 20瓶;长安常安 19瓶;朴彩英女朋友 15瓶;48466054 14瓶;南珏 13瓶;树态 12瓶;囍 11瓶;天气冷、喋喋以喋以喋喋、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可可西里yyds、52742928、嗑cp使人快乐、kora、昉、屿 10瓶;无殇、平行时空的汪仔 9瓶;金泰妍老婆 8瓶;薛定谔 7瓶;19975472、zoe、也很死心眼、zzzzzzzzzz、小选天天开心、末汐 5瓶;苏夜er、随戈 4瓶;终将、没拿语文书、30858960 3瓶;嘻嘻嘻、k、大邱白菜与仓鼠、鱼小夏momo、骨笛、野肆、r 2瓶;培根要开始戒糖了、鲫鱼、52262583、sssteppen、清欢、一六六六、4328451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