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十一章 怎么可以吃兔兔
  “楚莫辞,谁教的你这些?”洛清歌稳住身形站好,一巴掌呼上楚莫辞的脑门。她很少连名带姓地叫,可见是真的有些生气。

  “谁教的你偷袭,啊?”洛清歌恨铁不成钢地揪着楚莫辞的耳朵:“师父没教,我也没教,难不成是师兄教你的?”

  “学坏了你!”

  楚莫辞被打蒙了,完全没预料到故事会向这个方向发展。

  这确实不是林青云教的,但确实跟林青云有关系……楚莫辞回想起来,这跟林青云屋子里那几本话本里的发展方向,完全不一样啊!

  话本里,女主倒进男主的怀里,不应该为男主的魅力倾倒,然后……反正,绝对不是被打了一巴掌!

  洛清歌没好气地抱住楚莫辞的手臂,说:“带我下去。”

  楚莫辞带着她飞身而下,稳稳地落在地上。

  洛清歌用微凉的指尖点了一下楚莫辞的额头:“回去好好休息,明早……记得叫我起床,一起去练剑。”

  “好,师姐安睡。”楚莫辞乖巧地点点头,嘴角上扬,这是一个散发着阳光和朝气的笑容,跟刚才笑容玩味的那个妖孽……简直判若两人。

  洛清歌像往常一样轻快地走进屋里,却在关上屋门后,松了一口气一般歪在床上挺尸。

  刚才……真是太险了。这妖孽喜怒无常还会变脸,如果他刚才不抱住她,那她岂不就成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了,还是脸先着地的呢!

  还是要循序渐进,把他这喜怒无常的性格纠正过来,能让他日后少黑化一点,也好。

  楚莫辞立在院中,看着洛清歌轻快的背影,眼底涌上一抹黯色。刚才师姐打得并不疼,但却好似打到了他心上,惹得他心尖有些……发痒。

  他笑着摸了摸额头,走回房中。

  这时,沉寂了好多日的好感度终于活跃起来,洛清歌听到系统一阵欢快的敲锣打鼓声——

  【恭喜,攻略角色好感度增加5%,达到35%,请再接再厉~】

  洛清歌翻了个身,擦了擦嘴角流得口水,傻傻地笑了笑,又睡熟了。

  接下来的日子,楚莫辞还是每天来叫她起床,一起练剑,但是女弟子跟男弟子的课程和强度也不尽相同,楚莫辞更多的时间,还是跟林青云在一起练习,虽然偶尔拌拌嘴,但在洛清歌眼里,他们两人的感情,倒是真的很好。

  楚莫辞的身世造就了他别扭的性格,他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里却还挺喜欢林青云。而林青云对这个小师弟简直百依百顺,被怼的时候及时认怂,偶尔还会为了他放弃菜里本就不多的肉,这两个人简直太有爱了!

  洛清歌现世的腐女之魂都快被点燃了好吗?

  但是好在她及时清醒,妖孽以后可是会有无数女人倒贴上来的,醒醒!

  而洛清歌更多时候跟颜凝夕一起,在梦竹轩看书写字,现代人本质的洛清歌苦练毛笔字,想要努力地让自己向大家闺秀靠拢。

  一日,颜凝夕写着字,忽然转头问她:“师姐,你知道,怎么才算喜欢一个人呢?”

  现世母胎单身20年的洛清歌,被这句话噎住了,半晌,才问:“凝夕问这个做什么?”

  “无事,”颜凝夕羞怯一笑:“我只不过前几天帮青云师兄收拾书案,看见了几本……几本……”

  颜凝夕的脸越来越红,洛清歌登时明白过来,她前几日看见林青云鬼鬼祟祟地给楚莫辞看了什么,楚莫辞一脸傲娇地别过脸,脸上却有可疑的红晕。好啊林青云,带坏了师弟,又要祸害师妹,如果让我看见你那些个破话本,一定拿到厨房生火去!

  “师姐可不要告诉别人,”颜凝夕小声地拜托道:“好不好嘛,凝夕就是随口一问。”

  洛清歌佯装严厉地点了一下她的脑门,心里却想,你这个问题,问我这个母胎solo二十年的单身狗,真是问错人了啊姐妹!

  洛清歌没好气地回了静月轩,刚想质问一下林青云,便看到楚莫辞拎着一只鸡走进来,笑吟吟地道:“师姐,你看。”

  洛清歌扶额,这已经是第四只鸡了。

  每当楚莫辞跟林青云从后山射箭回来,便一定能带几个野味,让她做饭。她虽然觉得不要滥杀无辜……的野味,但觉得楚莫辞正在长身体,还是把这些野味都做成了美味佳肴。

  楚莫辞身后,是嬉皮笑脸的林青云,他笑着问:“师妹,今天这个如何?这可是莫辞一箭射死的,厉害吧。”

  洛清歌的嘴角抽了似的笑笑,你们天天在后山射箭,原来就学会了射鸡?说好的盖世武功呢?不要把我的阿辞教歪了啊兄弟!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洛清歌还是决定,改日再质问林青云。

  今天,阿辞又有鸡汤喝喽。洛清歌轻盈地转身,向厨房走去。

  谁知第二日,楚莫辞还是笑着走进来,献宝似的捧着手心雪白的一团:“师姐,你看。”

  洛清歌笑着看过去,笑容立刻僵在嘴角,那是一只活兔子。

  兔宝宝似乎很怕生,乖乖地趴在楚莫辞的手心,红红的眼睛有些惊慌,两只耳朵耷拉着。

  原来楚莫辞以前不是说着玩的,他真要吃兔子!

  洛清歌无力地接过兔子,兔子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乖巧地趴在她手心。她心里一颤,绝望地转过身。

  楚莫辞纳闷地看着面色复杂的洛清歌,心中疑惑,师姐不喜欢小兔子吗?为什么一点也不高兴,还有点……痛不欲生的感觉呢?

  他灰心丧气地趴在桌子上,他怕师姐孤单,想掏一只兔子陪着师姐,结果,师姐好像并不喜欢。

  师姐喜欢什么呢?师姐好像什么都不缺。

  那日,他看到沈慕寒过来,送了尚书府和丞相府带的东西,里面不乏金银珠宝,也有京城各式各样的小吃。

  洛清歌原本想推拒,但看到了金银珠宝之后,便喜形于色地接了过来。

  洛清歌心中的想法其实是,就算自己以后不工作,也能养活自己和阿辞了!她的娃每天都得有肉吃!

  但在楚莫辞眼里,洛清歌却是真心喜欢这些金灿灿的东西的。可他扪心自问,他现在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又如何有本事送师姐这些东西吗?

  那一瞬间,他的心中生长出来一股奇怪的恨意,他恨沈慕寒命好,一出生就可以坐享其成,拥有这些他没有的东西。

  他并非爱财,而是……想把这世间所有她喜欢的东西。

  都送到她面前。

  沈慕寒走后,洛清歌倒是很大方地,给知弦峰的每个人都送了礼物。洛清歌笑着向他挥挥手,说:“阿辞,你自己来挑,看看喜欢什么?”

  楚莫辞漠然转身,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

  洛清歌心中疑惑,却快步跟上去,踮起脚在他头顶的束发上别了一个东西。他伸手一摸,一丝冰凉的触感,却让手心一暖。

  是一根汉白暖玉做的,价值不菲的发簪。他刚想摘下来,洛清歌拉住他的手腕,笑道:“不许摘,这可是我当年的私藏品,只有阿辞这样俊俏的模样,才配得上京城里最好看的发簪。”

  楚莫辞听到是洛清歌的私藏品,便把手拿了下来。不是丞相府的东西,而是师姐珍藏的……一瞬间,他的心底涌过一丝暖意。

  而他,只能给师姐掏一窝兔子,师姐还不喜欢。

  晚上,小厨房飘出来青椒呛人的气味。洛清歌端着一盘绿油油的菜走出来,放到饭桌上。

  楚莫辞用筷子夹起来一块雪白的肉,放进嘴里。

  洛清歌眼巴巴地看着他,心里却祈祷,千万别尝出来,这不是兔子肉啊。

  她没吃过兔子肉,觉得楚莫辞以前应该也没吃过,还比较好糊弄过去。她记得书上说兔子肉十分细腻松软,还有一些膻味,便把猪肉跟羊肉放在一起揉了半天,接着用刀背把猪肉敲散,企图蒙混过关。

  然后炒一盘青椒炒兔肉,用青椒的辣味盖住肉质的味道。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小机灵鬼。

  楚莫辞嚼了嚼,心中涌上一丝怪异。

  洛清歌还是眼巴巴地看着他,问:“好吃吗?”

  “好吃。”虽然不知道师姐为何无缘无故的紧张,楚莫辞还是点了点头。

  “阿辞打回来的兔子,当然好吃。”洛清歌立刻狗腿似的笑笑。

  “啪”,楚莫辞一口肉没咽下去,一张嘴,肉落在了饭桌上。

  师姐把自己抱回来的兔子……做成菜了?!

  楚莫辞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缓缓地,震惊地,抬起头看向洛清歌。

  “怎么了?”洛清歌一愣,看到了楚莫辞伤心欲绝的表情。

  楚莫辞那天难得的没胃口,胡乱吃了两口米饭,面色铁青地回屋了。

  洛清歌满头雾水,心想,难道楚莫辞尝出来这不是兔肉,生气了?

  不行,管他生不生气,兔兔这么可爱,不能吃兔兔!

  那日之后,颜凝夕经常来找洛清歌,两个女孩躲在厨房后院,有说有笑。其实是一日,洛清歌在喂自己从锅边救下来的兔子时,正好撞见了颜凝夕。洛清歌威胁她不许告诉任何人,并许诺她可以随时到静月轩来看兔子。

  连萧祁年都看到了颜凝夕的反常,问:“凝夕,你最近常常去静月轩做什么?”

  “找师姐。”颜凝夕乖巧地回答。

  萧祁年知道她没说实话,但却笑了笑不再询问,任她们小孩子之间玩闹。

  一日,颜凝夕跑进静月轩,冲主屋大喊:“师姐,我来看兔兔啦!”

  碰巧,洛清歌不在房中,而楚莫辞从偏室走出来,疑惑地问:“什么兔兔?”

  颜凝夕一愣,连忙摆手:“没有什么,莫辞哥哥,你听错了。”说罢,小心翼翼地转身,打算溜走。

  楚莫辞冷冷地说:“回来。”

  颜凝夕立马狗腿地转身。在她的记忆里,楚莫辞一直是冷冷的样子,所以从他刚进颜家开始,她就一直在心里敬畏这个哥哥。

  但是,莫辞哥哥似乎在师姐面前,就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不再冰冷,而是有了温度,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有情绪的人。

  楚莫辞摸了摸她的发髻,柔声问:“告诉我,兔兔到底是什么。”

  颜凝夕仿佛被控制了一般,乖乖地把楚莫辞带到了小厨房后面的一处荒地。

  这片荒地如今长出了长长的蒿草,颜凝夕拨开蒿草,楚莫辞看到了一个简易的笼子。笼子里一团雪白,圆滚滚的。

  是那只兔子,已经变肥了不少,正瞪着红通通的眼睛打量着四周,嘴里还不停地啃着萝卜。

  颜凝夕解释道:“师姐说,这是她偷偷养的兔子,让我悄悄过来看,不要告诉别人。”

  楚莫辞蹲下身,摸了摸兔子软软的头顶,声音却已经变得哽咽:“谢谢你。”

  颜凝夕被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说愣了:“啊?”

  楚莫辞背过身去,慌乱地抹了把脸,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谢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