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你了,林郡马,能不能把人先抬到偏殿去。”
“可以。”
林行点了点头。
“陛下,小王请求,先把苏老先生抬到偏殿暂歇。”
拓跋昊朝女帝抱拳说道。
“来人啊,把苏老先生抬到偏殿去。”
随后,进来两个带刀侍卫,一个托着身子,一个抬着腿,就把苏西坡送偏殿去了。
“郡马,你也跟过去照看一下吧。”
“是,陛下。”
林行应了一声,就跟着拓跋凝香过去了。
侍卫把已经昏迷了的苏西坡放到床榻上,就带上殿门出去了。
“小林子,要是老师他能苏醒过来,再对不上你这个上联,你准备怎么办?”
林行眉头一皱,刚想开口,拓跋凝香急忙又说道:“我的意思,我不知道老师他会不会愿赌服输。”
“我有个请求,可能对你来说或许对大虞上下都有些过分,但是,我还是想恳请你放我老师一马。”
显然,拓跋凝香对他老师苏西坡当年的恶劣行径,也是有些所不齿。
“你的意思,让我告诉你下联?”
林行立时就明白了,也只有这样,对于苏西坡来说,是最体面的办法了。
“嗯,可以吗?”
拓跋凝香一脸希望的神情。
“你应该也能想到,要是我老师有个三长两短,让北齐颜面无存,我父皇表面上不会说什么,可是心里一定会记恨的。”
“这个倒是不假,只是,别人不清楚,公主你应该最清楚,两国的和平也只是表面上的,你们北齐的野心,恐怕天下人心里都有数,两国早晚会有大的摩擦。”
“也许就在如果大食国亡国,两国会因为城池的划分,可能就会引起战争。”
“所以,苏西坡的命,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就算他不死,该来的也一样会来,就如当年他百般羞辱我大虞名士一样,北齐连一句歉意都没有,如此这般傲慢,可曾想过大虞的脸面,可曾顾忌两国的关系。”
“公主,这就是因果报应,说白了,不是我想要苏西坡的命,完全是他咎由自取,是老天在惩罚他。”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能,哪怕是为了我,放我老师一马?”
拓跋凝香说道。
“对不起,公主!”
林行摇了摇头。
“我能答应你暂且救他一命,明人不说暗话,是想成全公主一番师生情分。”
“但是,也不完全是为了公主,我是想先救下他的命,让他输个心服口服,至于愿赌服输与否,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好吧,我明白了。”
拓跋凝香舒了口气。
“其实,换作是我的话,应该也会拒绝的,不说对不起朝廷了,就那位被我老师羞辱跳江而死的人,都无法说服自己下这个决定。”
“所以,小林子,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我还是要谢谢你,更不会对你有丝毫的记恨。”
“好了,小林子,不说这个事情了,我想问你一句话。”
拓跋凝香一脸认真地望着林行。
“嫁给轩辕海的事情,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心里有揪心难受吗?”
“有。”
林行郑重点了点头。
“嗯,好,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此生也就无憾了。”
说着,拓跋凝香拥入林行怀中,紧紧抱着他的后腰。
“小林子,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想要嫁给你,轩辕薇能做到的事情,我拓跋凝香也能做到。”
“只是,小林子,咱们这辈子有缘无分了。”
“我不会让轩辕海碰我一下的,其实那日之后,你就是我心中认定的男人,这也是我能为你坚守的最大事情了。”
“还有,这样抱着你,也是最后一次了,请你原谅我,既然嫁给了轩辕海,我也要坚定我作为人妇的忠贞。”
“好,我也一定会尊重你的。”
林行拍了怕她的后背,他暂时绝对不能告诉他是假太监的事情,现在说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她性格如此坚贞,倒也不会越雷池半步的,但是心里下意识会难受,是一定的。
暂时,先这样,顺其自然吧。
“嗯,好。”
拓跋凝香脱离了林行怀抱,然后长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表情,微微一笑。
“大坏蛋,我一定会一辈子记住,那一天你是怎么欺负我的,让你一辈子都亏欠着我。”
正在这时。
殿门打开了,太医来了。
“见过公主,见过掌院大人。”
“银针带了吧。”
林行率先问了一句,想着应该是必带的,要是没带的话,那也是天意。
“带了。”
“好了,药箱留下,你出去等着吧。”
“是,是。”
太医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他心里还真是忐忑不安,不想给这个老匹夫治病是其一,治好了可能会被人骂,治不好还有当替罪羊的可能。
“那,我也先出去了。”
“嗯,好,应该一会儿就好。”
林行点了点头,拓跋凝香就跟着老太医出去了。
片刻,胸前扎了几针的苏西坡眉头就动了几下,呼吸也比刚才顺畅多了。
啪,啪。
林行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两个重重的大嘴巴子。
“苏老先生,快快醒来,你这口气不能提上来,可就见阎王去了。”
苏西坡睁开眼睛,一看是林行,一脸的愤恨。
“你,你,我……”
林行收回了扬起的大巴掌,摆了摆手,“苏老先生,你是想说谢谢吧?”
“举手之劳,不用谢,不用谢。”
苏西坡一阵咳嗽,心里就认为林行是故意的,可是也知道是人家救了他一命,更清楚的是,那两个大嘴巴子可以没有,但是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别人会笑他以怨报德的。
“那,老夫,就不谢你了。”
“好了,苏先生,你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了,你看是现在送你回国宾馆休息,还是让人抬着你去大殿。”
林行随口提醒了句。
“不用,老夫自己能走,去大殿。”
说着,苏西坡就强撑着要下床。
林行根本也没有扶他,“苏先生还真是有气魄,想必刚才睡梦中已经把下联想好了。”
“哼,老夫绝对不会输给你的,更不会让你看老夫笑话的。”
苏西坡扶着床边站了起来,长呼了好几口气,缓缓朝殿外走去。
稳了。
林行心中一笑,老家伙,你可千万别不要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