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50章 李代桃僵
“迫不及待干什么?”杀你吗?徐琳琳这样猜想,却因为有所顾忌,忍住,没把话说出来。而对方却毫无顾忌的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也许是吧,否则的话,此来泽城,他也不可能就安排我一个人。”岳峰安说着,回头看着女孩,笑着摇摇头,颇有几分自嘲。轻咳一声,接着说下去,“我和你说过,此来泽城,我是皇命在身。我的任务是,剿灭梅华宫乱党……”

“乱党?”听到这两个字,徐琳琳微微蹙眉。

“在朝廷看来,如此神秘、如此自由散漫、无视江湖规矩和朝廷法纪的组织人,就是乱党,就是潜在的隐患,必须除去,否则后果难测、朝廷难安。”岳峰安深深地看着女孩,锐利的眸子里满是坚定的颜色,似乎想让她知道这次灭敌的决心。

徐琳琳当然看出来了,不仅如此,她还看出刚才从他口中说出来的那些悲惨遭遇,或许只是想半真半假的引起自己的共鸣和同情。

想让自己上当,没那么容易。徐琳琳心里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只待他继续下去。好在,对方并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再次开了口--

“梅华宫组织神秘,尤其是那掌门人宫主,戴着面具,无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最关键的是,此人武功高强,短时间内,杀了那么多江湖高手……”

“难道这些人不该杀吗?”

正说着,突听此问,让岳峰安不由地一怔,回头望向身边的女子。

“难道不该杀吗?”徐琳琳又重复了刚才的问题,深切地看着对面的男子。

已发似乎习惯了,慢慢冷静下来,他点头道:“我承认,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见不得人的肮脏事,说一句‘伪君子、死有余辜’,都不过分。换句话说,他们是死有余辜。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用如此恶劣的方式,粗暴地结束他们的性命……”

“那用什么,江湖规矩,还是朝廷律法?”徐琳琳反问,“这些人基本上是已经达到了各大门派的制高点,所谓的江湖规矩,十有八九就是他们制定出来的。就算是事情败露,他们也会想出一百个借口,堂而皇之的逃避规矩;至于朝廷制定的律法,他们只需要说一句‘江湖上的事,自有江湖规矩解决’,就可以轻轻松松的逃避法律。我记得王爷曾经和我说过,江湖上的各大门派和朝廷都是有君子协定的。既是如此,为了维护所谓的江湖稳定,对于各大门派顶尖的人物,作为朝廷,也是不会轻易插手的吧。既是如此,倒不如让一个局外人出面,让他们为自己所做龌龊之事付出代价。”

说完,她重新抬起头来,看着男子,目光平静。男子也看着她,眸子里有些温柔的缱绻。这样的目光让她有些难以招架,略略低头,回避着他的眼神,同时也平复了一下心情,抿了抿头发,她对他继续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是善善恶,最重要的不是他是否神秘,是否为人所知,而是他做了些什么。如果他所做,的确是善事,锄强扶弱、劫富济贫,那他就应该被认定为好人。从古到今,那些江湖侠士的故事一直是为人传颂、经久不衰。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些人是应该得到认可的。最起码,天下百姓是认可他们的。”

岳峰安听到此话,禁不住点点头,眸子里写满了赞赏:“你说的不错,江湖侠士,的确是人人称道、人人向往;可不管怎么样,他们是人。劫富济贫也好,嫉恶如仇也罢,一般情况下,都会遵守人类最基本的法则。可如果这个人、或者说是这个组织根本就不是人呢……”

“不是人?”

看着女孩微蹙眉头,像是不解其意,岳峰安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伸出手,带着期待的目光,笑看着她。

徐琳琳迟疑了片刻,就抬起手,递向他。很快,他握住了自己的手,温暖的感觉让她免不了心中一悸,那种熟悉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不得已,她低下头来,再次避开他的目光,唯有如此,才能使得身心得以宁静,不受干扰。耳边,他的轻轻一笑又是让她心头乱起。

该死,在心里咒骂一句,便试图把手抽出来。当然,为了避免对方的怀疑,也不敢太用力。很快,对方再次握紧了自己的手,这一次,他没有继续玩笑,而是拉着自己,慢慢的往前走。

越往前走,内力的波动越明显。看来是县衙里来了高手,他们是谁?

暗暗地运气,调配着感官,徐琳琳很快就察觉出来了,禁不住抿嘴一笑,原来是几个老朋友啊。看来这个岳峰安真的有本事,居然可以把这些人请入县衙,和自己共同御敌。看来是时候让梅华宫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了。现在的关键是朱大力那些人。看着面前这个伟岸的背影,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岳峰安,不要让我失望。

走到一个房门口,岳峰安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徐琳琳:“你先不要进去,在这里等我。”见女孩没有异议,他再次温柔一笑,便走上台阶。忽然想起什么,又免不了回头叮嘱她,“不要让他们发现。”

“我知道。”女孩微微一笑,乖顺地点点头。

看着女孩此状,岳峰安不由地心神微荡,笑的比之刚才更加温柔了……

岳峰安进屋以后,徐琳琳站在原地,却是犯了难。那几个人可是武林高手、泰山北斗,若是不想让他们发现,唯一一个办法,那就是隐身。可如今这个环境,却是不切实际。

不远处,有人冲自己招了招手,是那个修谨。徐琳琳也没什么考虑,便跟着他去了。

修谨带着她拐了个弯,便进入了另一个房间。很显然,这是刚才那间屋的隔壁。指了指对面的白墙,修谨向自己示意。徐琳琳很快就明白了,轻轻地走过去,把耳朵贴在墙上,果然听见了对面的动静。余光中,那个修谨关上了房门,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而此时,隔壁的商议已经开始了--

“实在抱歉,各位长老,本王有些事情耽误了,晚了一步,还请各位前辈见谅。”

“成王殿下日理万机,是百姓之福。”有人恭维道,是一个和尚。

徐琳琳认得此人,是发辩和尚,少林寺的二号人物。

岳峰安点点头,显然是对如此的恭维非常满意。然后就开门见山地问:“刺客的身份确定了吗,真的不是……”

“不是人。”回答他的是昆仑派无名子。

“何以见得?”

“因为无情本就不是人。”

“哦?”岳峰安好像是非常意外,不由地身体前倾,想听的更清楚一点。

衡山派的雅苑道长上前一步,回答地说道:“根据我们几个对无情尸体的检查分析,确认无情的年龄差不多是一百五十多岁……”

“什么,一百五十多岁?”岳峰安瞠目结舌,震惊的几乎控制不住情绪,脱口而出。“你没有弄错?”

各大门派的几个长老面面相觑,最后由发辩和尚出面回答:“出家人不打诳语,根据贫僧几个人的反复论证,完全可以确定,无情的身体年龄,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看看其他几人,皆是重重点头,非常肯定,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个答案。果然如此,只是……

“本王记得差不多五六年前,无情师太入京巡游,本王有幸见过一面,那年纪不过四五十;怎么会……”岳峰安想不明白,眉头锁得更深了,“难道是驻颜术?”

有人呵呵一笑,是武当派的南天道长:“驻颜术永葆青春,只是民间遐想,是真是假,有待商榷;更何况,从四五十岁,保持的百岁高龄,容颜不变,实在是有点天方夜谭。还有,人活七十古来稀,活到耄耋之年,已经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百岁老人?王爷,说一句大不敬的话,活到一百五十多岁的人,从古到今,有几个?”

“从未听说。”岳峰安摇摇头,“既然如此,那个无情师太……”

“正如刚才说的,根本就不是人。”华山派掌门人李华峰也在这个时候开了口,“根据我们的判断,如今这个无情师太,并非本人,而是它峨眉派七十年前的掌门人--玉仙师太的化身。”

“玉仙师太?本王听说过这个名字,有人说她死的蹊跷,有人说她羽化成仙了……”

“是不是羽化成仙不知道,这一个李代桃僵,倒是真的。”李华峰轻笑一声,如此说道。看到岳峰安眉头皱起,貌似不解,他进一步解释道,“江湖传言,玉仙师太去世前十年,就闭了关。什么也不管,派里的事交给了自己的大弟子,峨眉派第二十一代掌门人,风弄师太。”

“照这么说,那个风弄师太到了后来也是李代桃僵?”岳峰安猜测道。

“王爷果然聪慧。”李华峰笑着称赞道。随后颌了颌首,又接着说道,“玉仙代替了风弄,风弄死后,又代替了玄初……这一百五十多年间,峨眉派看似掌门更迭,并无异常,实则只不过是玉仙李代桃僵的把戏。只因为手段诡异,普通人肉眼凡胎,看不出来,便是瞒过天下间所有的人……”

“到底是什么手段?”岳峰安迫不及待地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