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仙姑,你的马甲掉了 > 第049章 京城局势
“我是什么人,走过的路比你多,如何看不出来?再说,我也是过来人,都经历过,我懂。”何青儿得意又理解,容不得徐琳琳再说什么,推着她的肩膀,迫使她转了个身,“好了,什么也别说了,快去吧。等一会老祖宗醒来了,我可不敢保证你还有这样的机会。快去吧。”

“那我就去了,太祖母交给你了。”徐琳琳说着,一抬头,正好看见那个男人身着白色披风,站在凉亭里,正远远地看着自己。

不知为何,此时的她只觉得头皮发麻。回头,对上的却是何青儿鼓励的目光,沉吟片刻,便鼓足勇气,向那岳峰安走了过去。

何青儿遥望着,唇角带笑,好不欢喜。尤其是见那岳峰安竟然伸出手,主动而亲切地把徐琳琳拉上台阶,嘴角咧得更大,笑的更灿烂了。好好好,只要徐琳琳抓住了岳峰安的心,这个成王妃的位置,也就不会旁落他人。徐琳琳地位保住了,自家儿子的爵位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何青儿不禁长松一口气。自觉不应打扰,便返过身,推开房门,再次走入了客房……

“本王如此安排,大姑娘可还满意?”

凉亭里,眼见着那个何青儿也进了屋,彻底无人打扰了,岳峰安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未婚妻,温柔地问话。

徐琳琳微微颔首:“的确是一个惊喜,让琳琳先前从未想过。”

没想到徐琳琳会如此说,岳峰安有些意外,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竟有些难为情:“也怪我考虑不周,提前没有告诉你。我也是担心他们另有所图,不肯相认。不过还好,何太夫人还是来了,而且是披星戴月,马不停蹄而来。连我都没想到她会来的这么快。可见,老夫人疼你的心。”

说着,再次回头,看向女人。

“是啊,太祖母的确疼我。想当初我每次去看她,她总是拉着我、嘘寒问暖、问东问西,尤其是母亲去世以后,她更是事无巨细,什么都要问。只怕别人对我不好。现在想想,我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被那个女人迷惑了,以为她对自己视如己出;瞒了太祖母好多事。如果当初就告诉她,说不定……”

徐琳琳说着,故意的,又是一声叹息,形容懊悔。抬眼一看,男子竟是神情专注的望着自己,眸子里似满满的柔情和怜惜,让她不觉面红耳赤,轻咳一声,无声地提醒。

岳峰安也回过神,有些难为情,把头扭向别处,不再看她。

“老夫人人至耄耋,阅人无数,经验丰富,想必是看人颇准。如果你当初实话实说,说不定早就会被她看出端倪,从而逃过一劫。”

“是啊,我一时糊涂,信错了人。察觉之时,已经是无路可退了。”

徐琳琳感慨道,想到那个可怜的本尊,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死后才意识到所有,有什么用?要不是自己,别说是报仇了,就算是自己的地位、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一切,都要归于他人了。而且还无人知道真相,任由他人取代自己,荣华富贵、风风光光的过完一生。

只是想一想,如今这个徐琳琳,便觉得不值。

“不过好在,恍然大悟,死里逃生,你还有机会。”

磁性的声音充斥着耳膜,让她不由地抬头,望向对面的男子,还是那种温柔的笑意,让人眷恋。受其感染,徐琳琳也笑了。

是啊,还有机会,毕竟徐琳琳还活着。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这张脸,有人认可了,自己就是徐琳琳,自己就可以代替她去做该做的事、完成她未了的心愿,这是自己承诺过她的,必定要说到做到。这样想着,她暗暗地握紧拳头,再次痛下决心。

“皇兄已经再次为我指婚了。”

正想着报仇一事,突听此话,徐琳琳不由地一愣,他也知道了?抬头看去,对方的目光还是那样的温柔、缠绵。

“知道是谁吗?”岳峰安故意问道。

徐琳琳摇摇头。

“徐兰兰。”

“是她?”徐琳琳故作惊讶,抬头看去,微微拧眉,试图让他体会到自己的惊讶。让她庆幸的是,从他的脸上,没有看见任何怀疑的成分。只见他颌了颌首,继续对自己说道--

“这三年你不在,京城里的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也许你还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徐氏庶妻,可以让皇上改变主意,将她一文不名的女儿嫁给我。可是我要告诉你,这是可能的。而且我一回去,说不定圣旨就到了。”岳峰安说着,沉下了脸,看着女孩,似在告诉她,我不是在开玩笑。

“那那个胡氏?”

“胡氏是一个有本事的女人,想当初,你母亲刚刚去世,你父亲纳她为妾,就曾经被人嘲笑。短短一年,由妾变妻,开始出入各种宴会场合。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来的高朋满座,这个女人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岳峰安说到这,顿了顿,“当时我在关外,具体的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用了什么手段。但是短短的半年时间,就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女人的本事,可见一斑。”

徐琳琳听了,也禁不住点点头,认可他的话,这个胡氏的确是个强劲的对手。

“不仅如此,这两年,那个女人和巴结上了皇帝的妃子,薛贵妃。据我所知,这个薛贵妃是这两年皇兄比较宠爱的女人,她说的话,皇兄还是有可能听得进去的;更何况如今皇兄还没有立下皇后、太子,薛贵妃怀有身孕,三个月以后,孩子出生,如果是个男孩,母子俩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个薛贵妃说了,皇上一定会同意?”如果是这样,这个一国之君,耳根子也太软了吧。

“很有可能。”岳峰安点点头,非常确定。回头又向女人看了眼,接着说道,“当然,皇兄如果真的同意了此事,也不一定是薛贵妃的枕边话,更重要的,或许还是为了防备与我。”

“防备你?”

看着女子,好像是矛盾了很久,岳峰安一声叹息,终于决定实话实说:“琳琳,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三年前,我向你提亲,更多的是为求自保。”

“为求自保?”看来对于徐琳琳,岳峰安也并非真心。

“三年前,皇兄刚刚登基,虽然表面上不说,我却可以深切的感受到,他对我的提防,把我留在京城、留在他身边,就说明了一切。那个时候,母妃暴病而亡,让我意识到了危险。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若皇兄想杀我,必定如弄死一只蚂蚁。我怕了,想要寻求保护。刚好,那个时候皇兄提起我的婚事,我准备拿这个做文章。所以就选择了你。”

“我……”

“你是县主之女、公主之孙女,而且好巧不巧,两个人都去世了。在别人眼里,你是破落的皇亲国戚;而在你身后的外族何家又是名门望族。如此一来,皇兄便不会那么忌惮与我,但如果想动我,恐怕也会考虑一下那些个游离在朝廷之外的名门望族的力量……”

“为了这门婚事,王爷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徐琳琳冷笑着,有些嘲讽的味道。

岳峰安也不分辩,只是自顾自地解释道:“指婚以后,我明显的感觉到,皇兄对我的态度温和了许多。恰好这个时候,边境发生战乱,我主动请缨。皇兄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我这一去就是三年时间。本以为有了军功,皇兄自然会更加器重与我。没想到论功行赏时,我却是功过相抵,什么也没有。”说着,男人轻轻地摇摇头,一声苦笑。

“功高震主吗?”

“也许是吧。总而言之,皇兄对于我,那是越来越防备,我想着他恨不得我死在战场上,说不定他还会假惺惺的为我抹几滴眼泪。”岳峰安嘴角上扬,再次冷笑,自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真的要再次为我指婚,像徐兰兰这样的人,的确是他上佳的人选。”

“为什么?”

“很简单,无权无势无地位,如果想杀,用不着考虑任何人。像你父亲那样的朝廷命官,皇兄身边要多少有多少,不缺他一个。如果他以后想找个借口处理我,可以无所顾忌。”岳峰安说到这,也是长叹一声,“看来他对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所以你就过来找我,再提婚约,以求自保?”徐琳琳淡淡地说道,声音低沉,掩不住的失落。

岳峰安回头看时,女孩的眸子里蕴藏着泪水,却掩不住失望的冷意。这让他禁不住有些失落、有些心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此时却见女孩把头一偏,似毫不犹豫的躲开自己,冷漠的眼神里写满了疏离。这让他更是内疚,却又似乎不想辩驳。转过头去,避开她的目光,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次来泽城,是他提出的。皇帝下令,作为臣子,不得不从。”岳峰安沉声说道,语气中是掩不住的无奈,“或许他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