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科幻小说 > 重返男神黑化前 > 第95章 直面过往
颜乔乔身躯微微一震, 牵在公良瑾衣袖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攥紧。

察觉广袖在动,公良瑾唇角微抿,侧眸看她。

只见她脸色霎时便白了许多,瞳仁收缩, 眸光轻轻地颤。

他反手将她的小手握进掌心, 安抚地握紧。

颜乔乔盯着韩荣身后的假山。

一道人影缓步踏了出来。

身着藏蓝锦袍, 腰系纯黑丝带, 悬一柄乌黑的剑。

这一身装扮,与一剑贯入她心口时, 一般无二。

血、火、雪、痛……

那个不紧不慢、刻意拖着官腔的声音犹在耳畔——“颜氏父子的骨头倒是比你硬得多。”

韩峥麾下的刽子手,江白忠!

颜乔乔用尽全部力量, 压制住本能的颤抖。

她身上的温度原本要比公良瑾高一些,此刻他握着她的手,却清晰地感觉到她的体温在飞速流逝, 顷刻间, 她的脸颊、唇瓣、手上都褪去了血色, 像个雪人。

公良瑾上前一步,将颜乔乔挡在身后。

“敢对我妻无礼。”他敛着气势,声线冷而沉。

韩荣眯起双眼,挑高双眉,正待口吐厥词,忽见江白忠上前一步,半抬起手,稍加阻拦。

江白忠的视线径直掠过老管家, 落在公良瑾身上,一顿。

“二公子,王爷请你过去。”江白忠悠悠开口, 说话时并不看韩荣。

谁都看得出来,大剑宗看不上这个纨绔。

老管家赶紧见缝插针对江白忠道:“大统领,这位赵先生是我们家王爷请来教世子的。”

江白忠缓缓颔首,余光落在韩荣身上:“请吧,二公子,不要耽误。”

“喔,”韩荣阴冷地笑了笑,“行吧,待我先与父王说一声,再问漠北王讨要这个小娘子。”

他把“父王”二字咬得奇重,然后哼一声,拂袖而去。

江白忠微微向公良瑾点了下头,转身追上韩荣。

转过两道弯之后,江白忠沉声对韩荣说道:“从鹿城一路闹到这里,还没玩够么。此人气势不简单,恐怕是漠北王座上宾,莫招惹。”

“嗤!”韩荣歪嘴道,“不就是个酸腐!你一个大剑宗,行事束手束脚,乌龟一般!罢罢罢,我知道你这尊大佛看不上我,我也不劳你大驾,我要的人呢,我会自己弄到手——我也好心再提醒你一遍,韩峥他废啦,还敢勾结西梁,正被通缉呢!有眼力见的,都该知道谁是大西州未来的主子!”

江白忠抿唇不语。

看那二人离开,公良瑾抬手,环住颜乔乔的肩膀。

大手握住她的肩臂,骨节分明的手指留下清晰分明的触印,安抚她的心绪。

她的呼吸略显急促,抬眸看他,对上他了然的目光。

他用清冷幽黑的眼睛对她说,不要怕,他会助她复仇。

他将她往身上紧了紧,带着她缓步向前走,一步,一步。

她跟着他一起呼吸,渐渐便彻底平复下来。

公良瑾与颜乔乔抵达林霄书房时,这位黑铁壮汉正托腮坐在门槛上,幽幽望着东南方出神。

活像个思念娘亲的小豆丁。

“漠北王!”颜乔乔上前打招呼。

林霄起身,观察片刻,忽然惊喜拍手:“是你呀颜高才,居然是你过来了,辛苦你啦!那啥,阿母,阿母她在院长那儿,可还好?”

两只眼睛一闪一闪地发光。

“老夫人活蹦乱跳。”颜乔乔如实道。

九尺壮汉呼一口气,露出憨笑:“那就好,那就好。哎?与高才同行的这一位是……”

颜乔乔偏头看了看公良瑾。

殿下深居简出,平素也无人会盯着他看。易了容,谁也认不出。

她狡黠地笑了笑:“赵夫子啊。”

“啊。”林霄面露失望,“还真是找了个夫子过来啊?我还合计着,宫中得派高手。”

颜乔乔偷偷笑,笑得公良瑾露出几分无奈。

“漠北王,”他叹,“事不宜迟,请将情况告知。”

“好。”林霄点头,引着二人走进书房,阖好门窗。

落坐之后,他将手肘置于书桌上,高大壮硕的身躯微微压低,眉眼沉凝,压下嗓门道:“我也是万万没想到,开口引我犯错之人,竟是我结义兄弟,以及韩致老贼!”

颜乔乔恍然:“镇西王来了漠北?难怪江白忠在这里。”

林霄轻轻点了下头:“来祭我阿母,假意与我酒后谈心,说是他大西州与西梁的仇恨不共戴天,若我想要对西梁动手,他理解并支持。我那好兄弟,与他一唱一和,一副热血上头的样子,怂恿我点上精锐骑兵,与韩致老狗合作,暗渡陈仓打西梁去!”

颜乔乔心中一跳,下意识望向公良瑾。

他接住她的视线,冲她轻轻颔首。

在幻阵中,公良瑾亲历了颜乔乔的前世过往,自然也亲身见证了漠北王林霄与神啸勾结,放神啸大军入境之事。

如今看来,此事当真是另有内情。

颜乔乔也压低也嗓音,谨慎开口:“如果,我说如果,老夫人未能抵达京陵便出事的话,你会不会中计?”

“会!”林霄目光沉沉,“别说阿母出事,我就,明知阿母没事,可坐在那白惨惨灵堂听他们这么怂恿,也差点儿给带进了沟里!”

颜乔乔心中默默再给林霄减去一分嫌疑。

说到这个,林霄忍不住起身,向着东南方向恭恭敬敬施了个大礼。

“不知该如何感谢少皇殿下的恩情才好!”林霄感慨地叹息,“若不是殿下及时派人提醒的话,我压根都不知道阿母遭了血邪。也是殿下运筹帷幄,诛灭血邪大宗师,才救回阿母性命。我也不知该如何回报,便令人选了一百名漠北好女,送入京陵,看看合不合殿下眼缘。不行的话,我再选,一千,一万,总之,总要换到殿下满意为止!”

颜乔乔:“???”

公良瑾:“……”

颜乔乔假笑:“我替殿下谢谢你的恩将仇报了。”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林霄憨笑挠头。

颜乔乔心中默念两遍“不和傻子计较”,微笑道:“所以镇西王韩致留在这里,名义上是吊唁,实则便是与你商议谋逆之事?”

林霄听得额角直跳,道:“我就装傻,拖着呢。韩致老贼很精,话都让我那个结义兄弟秦天说,且大半都是借酒说醉话。秦天一个劲儿拍胸膛保证,我去灭西梁,他能给我守好神啸防线,不放进一兵一卒。”

颜乔乔轻声暗叹。

林霄将主力军带走,秦天只要巧加调遣,便能轻易将神啸大军放进来。

事发之后,韩峥正好借着打大西州境内“漠北叛军”的名义,拒绝出兵京陵。而林霄,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最终被大西州的军队伏击时,恐怕还在纳闷为什么共同发兵西梁的兄弟要对自己刀兵相向。

“韩致老狗还找了个破理由,说想要与我结儿女亲家,每夜拖着我喝酒。”林霄冷笑,“就韩荣那德行,我好端端的女儿,哪个能瞧得上他!韩老狗正好借此事与我拖延扯皮。”

公良瑾淡声开口:“韩荣行事如此肆无忌惮,也有韩致刻意纵容之过。江白忠是韩致的剑,有此人在,难动。”

林霄下意识垂头应是。

点了三下头,后知后觉开始纳闷——自己在这个夫子面前,怎么忽然就矮了气势?

公良瑾眼睫微动,道:“将我二人安排在韩荣隔壁院落。”

林霄答得飞快:“好。”

“韩致与你说什么,只管应下,”公良瑾吩咐道,“稳住他即可。”

“好。”

林霄给他们的院子安排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侍卫,以防韩荣那色胚造次。

进入卧房,公良瑾牵起颜乔乔的手,带她走到一丈来宽的黑木雕漆大床旁,扶她落坐。

抬眸,视线相对。

他很认真地看着她,问:“此事,我来解决,或是一起?”

颜乔乔眨了眨眼,偏着头看他片刻,回道:“我要有点参与感。”

公良瑾轻声失笑:“你若参与,便是你的首功,谁也不能跟你抢。”

颜乔乔好奇且专心地听着。

他的喉结滚了一圈,声线微沉:“但,需要你直面江白忠。可敢?”

颜乔乔胸口轻轻揪紧。

被江白忠贯穿过的心脏一阵刺痛,她微蜷双肩,压制凌乱的呼吸,心底涌起了激烈的情绪。

她知道,殿下这是在给她机会,帮助她真正走出那段过往,立直身躯,端端正正站起来,继续向前走。

直面……江白忠……吗?直面这个,害她父兄,伤她性命的刽子手吗?

眼眶发烫,她屏息,发出颤抖的气音:“敢。”

旋即,她猛然抬头,直视他。

颤颤吸入一口气,她努力打开收紧的胸膛,一字一顿。

“我敢!殿下,我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