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穿越小说 > 封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暴露
  陈庆几乎都是夜行,就是为了避开金兵的游哨骑兵,但不管他怎么小心,该来的还是会来。

  陈庆冷静地望着由远而近的游哨骑兵队,当即下令道:“刘璀将军率本部包围他们,尽量抓活的,但一个也不能放走!”

  “遵令!”

  刘璀行一礼,调转马头领兵去了。

  月光下,陈庆依稀看清楚了,这队游哨骑兵似乎不是女真人,而是汉人协从军,但不管是谁,对自己都是一种巨大威胁。

  完颜兀术对大营的防御极为严格,他将大营五十里内划为核心防御区,要求游哨骑兵昼夜巡逻,每一个死角都要巡逻到。

  陈庆遭遇的这支游哨骑兵正是负责巡逻渭河边的金兵协从军,他们已经发现了废弃大营这边有动静,正急急赶来查看。

  协从军骑兵刚刚靠近废弃大营,忽然从山坡两边各杀出一支骑兵,速度极快,数十支箭矢向他们射来,奔在前面的几名骑兵巡哨惨叫着中箭落马,其余骑兵吓得魂飞魄散,掉头便逃。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前后左右都已经被包围,为首大将厉声大喝,“再不投降,一个也活不成!”

  剩下的二十几名骑兵纷纷下马,丢掉兵器跪地投降。

  不多时,为首协从军都头被揪到陈庆面前,都头跪下求饶,“将军饶命啊!我们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绝不是真心为女真人卖命。”

  “你们是谁的部下?”

  “我们是统领李农的部下。”

  陈庆觉得不对,又问道:“李农不是统制吗?怎么变成了统领?”

  “回禀将军,完颜兀术怀疑我家将军通宋,但也没有证据,就把他降职为统领,原本是第二军,现在改为第十三军,成为最末尾一军,负责外围巡哨。”

  陈庆心中一动,是不是因为自己把头盔染蓝,冒充李农的第二军,所以才导致他背上通宋的嫌疑?

  陈庆又打量一下眼前都头,见他头盔不是蓝色的,便问道:“李农军队的头盔不应该是蓝色的吗?”

  都头苦笑一声,“原本是蓝色的,他被降职后,一怒之下便把蓝色全部去掉,现在没有蓝色头盔了。”

  陈庆点了点头,“我再问你,游哨骑兵巡逻有什么规律?”

  “回禀将军,白天必须时刻巡逻,夜里巡逻三次,一更、三更和五更,来固定的巡逻点看一看,卑职就负责旧大营这一块,前面还有两支沿河巡逻队,只要将军在五更之前过了董家湾,就不会遭遇巡哨了。”

  “董家湾还有多远?”

  都头想了想,“还有大概二十五六里。”

  陈庆大概了解了敌军巡逻规律,当即立断道:“全军出发,加快速度!”

  这名都头的供词果然有用,陈庆抓住三更到五更之间的间隙,迅速走过了二十五里的巡逻路段,再没有遇到游哨骑兵。

  .........

  天刚亮,郑平便匆匆赶到了李农的大帐,他得到一个消息,昨晚李农的一支巡逻队失踪了,郑平立刻意识到,一定是统领到了,他必须制止李农向上汇报,这件事必须要隐瞒下来,否则被完颜兀术知道,统领就危险了。

  李农是冬天围剿陈庆行动中唯一被处罚的将领,其他包括完颜活女、完颜阿卢朴、萧枞等等都没有事,就只有李农被完颜阿卢朴告了一状,说他私通陈庆。

  虽然没有找到任何通敌证据,完颜兀术还是以泄秘之罪将他降职为统领,他的五千军队被夺走一半,只剩下三千军队,编为第十三军。

  李农遭遇到无妄之灾,心中着实郁闷,整天躲在大帐内喝闷酒。

  “昨晚又喝醉了?”

  郑平走进他的大帐,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郑平和李农的私交非常要好,也是郑平替李农向完颜兀术担保,才使李农没有被一免到底,保留了一个统领之职。

  李农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叹口气道:“我倒是想长醉不醒,但我手下昨晚出事了,我得写份报告给赵彬,省得那个混蛋来找我麻烦。”

  “你如果写了才是自找麻烦!”

  李农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平看了看两边,表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李农把郑平带进大帐坐下,又让亲兵在门口看着,这才道:“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劝你不要再给自己找事了,现在完颜兀术杯弓蛇影,你一说有人失踪,他立刻会想到是陈庆所为,然后派你去找陈庆,找到还好,找不到你怎么交代?你还嫌被处罚得不够多吗?所以我劝你就别多事了。”

  李农觉得郑平说得有点道理,又问道:“但赵彬问我怎么办?”

  “赵彬在大散关呢!他怎么问你?再说了,就算他跑来问你,你就不会变通一下说法吗?就说士兵们当逃兵了,这段时间逃兵不少,你的手下逃跑几十人很正常,然后你就说,他们平时就有逃跑的迹象了,赵彬肯定就不会深究了,他的烦心事够多了,也不会再给自己找事。”

  李农吩咐亲兵去搞几个下酒菜,他取出一瓶酒笑道:“让我听你的,必须陪我喝一杯。”

  “喝一杯就喝一杯,老子也被你拖下水了。”

  李农给郑平斟满一杯酒,端起酒杯道:“其实我心里明白,是你把消息泄露给了陈庆,否则陈庆不会冒充我的军队,我见你愿意替我担保,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小子泄露的!”

  郑平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还没有喝酒你就醉了,你说什么胡话!”

  “醉?我可没有醉,我一直都清醒,天罗地网是我故意泄露给你的,你小子想不到吧?我告诉你粮仓埋伏暗哨秘密,你果然借助暗哨把王建给杀了,今天你为啥劝我不要汇报?郑平老弟,我心里跟明镜一样。“

  郑平死死盯着他,几次有拔刀把他砍翻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泄了气,对方早有准备,自己现在才反应过来,有屁用啊!

  半晌,郑平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建暗中调查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了端倪,我就知道你是从平凉府来的,时间就是平凉府出事不久。

  王建犯下的错误就是他去买通你的心腹手下,他就没想到,你的心腹手下肯定也是宋军,怎么可能对他说实话,所以王建的报告中,你就成平凉府的土著居民,最关键的一个漏洞被他白白放过了,你明明不是平凉府的口音嘛!”

  郑平的短粗眉一竖道:“明人不说暗话,老子就是郑平,你小子若想当都统制,就绑我去见完颜兀术。”

  李农苦笑着摇摇头,“我早就知道你是郑平,我想当都统制,张中孚下去那会儿就是最好的机会,我给你说过,我开国大将李继勋的后人,你就没有听出蹊跷?”

  “什么蹊跷?”

  “我会直呼自己先祖的名讳?”

  “啊!难道你不是?”

  “我当然是!只是李家不承认而已。”

  李农长长叹息一声,“我的母亲是一个使女,你明白吗?我是遗腹子,父亲是李家的庶子,在第二次平夏城之战中阵亡,我母亲同年生下我,但李家不承认,把我母亲赶出李府。

  母亲没有再嫁,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二十岁那年,母亲积劳成疾病逝,我就跑去西北,加入了种家军,跟随种师中,积功升为指挥使,靖康元年的太原保卫战中,种帅阵亡,我也被俘,投降了金国。”

  说到这里,李农的情绪变得很低沉,声音里充满了伤感。

  “我投降金兵的本意是想羞辱李家,可这几年越想越觉得对不起母亲,李家怎么样与我何干?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可不是让我当汉奸卖国贼的,晚上我一夜一夜失眠,就想到母亲夜里给别人洗衣挣钱,她一心望子成龙,看看我却变成了什么?”

  说到这,李农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