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十八章 死局
  静谧的梁府花园此刻依旧被黑雾笼罩,虽然大门敞开,但门外却没有一个人敢闯进来。整个梁府被阿欢变成了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囚笼,虽然外面有衙役察觉到不对,前来解救梁炳,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进来贸然送死。

  阿欢坐在梁府主厅的主座上,漫不经心地瞟一眼门口,吃吃地笑起来:“真是胆小如鼠,两位道长,你们来救这么一群鼠辈,值得吗?”

  萧祁年坐在一旁,闭目静心运气,试图凝聚起灵气,却屡次被疫气侵染,败下阵来。林青云怒火攻心,几乎是口不择言地骂了阿欢一天的“小白眼狼”,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便闭上了嘴恨恨地兀自打坐起来。

  洛清歌坐在阿欢的旁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正在被迫给阿欢剥开一个橘子,用指甲把果肉表面的白线扯下来,然后递到阿欢的嘴边。还存在自我意识的洛清歌,对这个动作极其反感,感觉自己就好像青楼里出来卖的小姐一般。

  她想起来昨夜跟系统的对话,对于她现在身处水火之中的处境,系统竟然还是不紧不慢的从容语调——

  【系统没有检测到‘金手指’,请重新选择关键词】

  “我现在有生命危险了!”洛清歌愤怒地使劲敲对话框。

  【现在宿主还没有达到红色警报范围,如果监测到宿主有生命危险,并且达到红色警报值,系统将提供保护措施】

  “什么样才算生命危险?!我上次冬猎那么重的伤都不算是吗?!”

  系统斟酌了一会儿,回答道——

  【还差一点】

  “……”洛清歌在心中翻了个白眼:“那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摆脱疫气的控制?”

  【请宿主自行解决】

  “我要打差评!”洛清歌大喊:“我要给你们这个破系统打差评,为什么我穿书一点都不爽,还要天天担心自己的小命?!”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宿主流血就可以了】

  洛清歌陷入了新的惆怅,她现在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又怎么让自己流血呢?

  还有,为什么受伤的永远是她?太惨了!

  但是,想到这是唯一的办法,她恨恨地说:“系统,我要流血!”

  【……请宿主稍安勿躁,系统自带情景辅助功能,但需要在特定条件下开启】

  ……又来了,洛清歌无力地扶额,等到系统说的特定条件,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她现在知道的唯一的有效信息,是鬼魅的致命点——背心。只要能用剑插进鬼魅的背心,那么这只魅将会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按照他们现在的状况,谁都没有能力做这件事。

  于是,现在的她只能一边认命地剥橘子,一边观察着阿欢的动作,以便随机而动。这时,阿欢从高高的椅子上蹦下来,怀里忽然掉出来一包东西,他立刻弯下腰捡起来,轻轻地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再仔细揣回怀里。

  洛清歌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她上元节那天,买回来给阿欢的糖果。

  她心中忽然一酸,阿欢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喜欢吃糖的孩子啊。

  算了算时间,季沐泽这时应该已经到了锦阳城。或许特定的条件,便是等待季沐泽的到来。

  洛清歌正发呆,忽然看到,从梁府的大门口只身闯进来一个人。

  一定是季沐泽,洛清歌欣喜地转动眼珠子看向门口——

  少年一身竹叶青的知弦峰校服,身披清冷的寒光,伫立在门口,额头青筋暴起,咬紧牙关,身体里漫出来巨大的杀意。

  竟然是楚莫辞!他怎么来了?

  这时,季沐泽轻佻的声音在门口喊道:“对不住啊萧师兄,你这徒弟非要给我一起下山,刚才我又没拦住,让他自己冲进去了……”

  林青云见楚莫辞闯进来,大喊:“莫辞,屏气凝神,不要被疫气所侵扰。”

  楚莫辞握紧手中的剑,调整鼻息,向主厅走来。

  阿欢仔细打量着他,问道:“你就是清歌姐姐信里的阿辞?”

  楚莫辞冷声问:“是你自己了断,还是我动手”

  阿欢稚嫩的笑声回荡在梁府:“口气真不小,那你先问问清歌姐姐,还认不认得你吧。”

  洛清歌心中一凉,却无法转头去看楚莫辞的表情,但她心中明白,楚莫辞一定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楚莫辞怒声问道:“你对我师姐做了什么?!”

  阿欢也不回答,只是笑着问洛清歌:“清歌姐姐,你可认得阿辞是谁?”

  洛清歌费劲力气,却只是堪堪让语速变慢,说出:“我不认得,我只认得阿欢。”

  糟了,洛清歌心中忽然极度担心,楚莫辞的安全感会不会波动。

  系统的警报并没有传来,洛清歌松了一口气,阿欢却已经向楚莫辞发起了进攻。阿欢的进攻毫无技巧性可言,只是一味地向楚莫辞身上释放能量。但阿欢的眼中似乎带着狠意,攻击地不留余地,任凭楚莫辞的轻功再好,还是避无可避地被疫气擦伤手臂,血液慢慢从衣裳里渗出来。

  转瞬之间,楚莫辞已经被逼至角落,乌黑的眼眸却依旧倒映着光亮。

  洛清歌不用看也知道,楚莫辞受了很重的伤,似乎快要扛不住了。

  怎么办,她心中焦急地敲系统:“现在可以开启情景辅助吗?”

  【可以】

  洛清歌心中大喜:“快!”

  ……系统竟然向发射火箭一样,把她扔向了楚莫辞的身前

  而就在这时,阿欢拼尽全力的一击,尽数打在她的小腹上,一股带着温度的血液喷涌出来。

  系统的警报骤然响起——

  【已经达到红色警报范围,系统开启保护】

  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由于系统的保护,洛清歌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活动了一下手腕,很好,不仅能灵活自如地活动,还感受到了体内灵力的翻涌。

  阿欢似乎震惊了一下,喃喃道:“你竟然……”

  那抹震惊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是排山倒海般疯狂地暴走:“既然清歌姐姐执意如此,那我不介意你们都给我陪葬!”

  阿欢身上的黑气浓浓地溢出来,洛清歌一连串地灵力暴击,争取的时间,勉强让身后的楚莫辞靠着墙站了起来。

  楚莫辞已经看到了她不停流血的小腹,瞬间清醒过来,脸色大变,飞剑击出,锋利的剑锋瞬间削下来阿欢正在出击的左手。

  手掌离体,应声而落,看得洛清歌有些反胃。

  正是这个时候,在鬼魅受到暴击,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

  萧祁年的玄朗剑贯穿了阿欢的背心,阿欢仍然维持着出击的姿势,周身的黑气连着笼罩着梁府的黑气,却骤然间全部散去,阳光洒进来,一时间,连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

  洛清歌看着阿欢小小的身躯插进一把剑,心中忽然一疼,连她都知道鬼魅的致命之处是背心,萧祁年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不过是,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萧祁年收回玄朗剑,剑刃上不停地流下来鲜红的血液。

  洛清歌不顾身后楚莫辞的喊声和流血的小腹,扑过去抱起来阿欢。阿欢似乎是恢复了神志,只是脸色苍白,费力地抬起右手指了指前襟。

  洛清歌连忙把手伸进去,拿出来一兜糖。阿欢慢慢张开嘴,似乎是等着洛清歌剥一颗糖喂喂他。

  洛清歌手忙脚乱地剥开糖纸,阿欢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清歌姐姐,对不起。我也没有想过要害人。但我……生下来就是疫魅,我的族人不喜欢我,把我赶了出来……这里的人也都不喜欢我……”

  “我不想害人,但是我控制不住……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你不怕我,只有你敢抱我……”

  “你再喂我吃一颗糖……最后一颗。”阿欢费力地张开嘴,洛清歌连忙把糖放进他的嘴里,却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不哭。”阿欢挣扎着抬起尚且完好的右手,想给她擦擦眼泪,却在还没有够到她的脸的时候,永远地垂了下去。

  一颗糖就能哄好的孩子,能有多坏呢?

  洛清歌紧紧地搂着怀里小小的孩子,慢慢地低下头去,泣不成声。

  ……

  季沐泽带来的药,治好了梁炳和隔离区剩下的人。林青云把阿欢葬在了隔离区的荒草堆旁,然后默默地蹲下来,放了几颗糖果。

  系统的保护消除之后,洛清歌真实地感受到了疼痛。这疼痛不亚于生孩子,疼得她平躺着完全无法入睡。为了减轻她的疼痛,楚莫辞甘当人肉靠垫,将她搂在怀里。虽然姿势有一些怪异,但胜在舒服,洛清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楚莫辞搂着怀里的女孩,仔细地打量着她白皙的脸庞,似乎还能看到她脸颊上细小的绒毛。他慢慢用手捋过她的长发,似乎还能闻到她发间的清香。

  他永远忘不了被鬼魅逼到墙角,万念俱灰之时,鼻尖忽然闻到的,她发间的味道。他想,自己一定是神志不清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接着,他看清了挡在他前面的那个,熟悉的背影。一瞬间,欣喜破土而出,像看到了黑暗中,有一束光。

  虽然不耀眼,却足以照亮他的心头。

  思及此,楚莫辞又把怀里的人搂紧了些,软软的一团,却那么温暖。

  ……

  洛清歌再睁开眼时,一只手轻轻拂过她的脸。

  梁府的厢房,熟悉的事物映入眼帘。她抬起头,看见楚莫辞目不转睛地望着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躺在他的怀里,挣扎着要坐起来,却牵动了腹部的伤口。

  “啊——”洛清歌一声惨叫,又跌回了那个怀抱。

  楚莫辞在她头顶轻笑一声,慢慢把她扶起来,倚在枕头上,然后回头拿起一碗药,舀了一勺慢慢吹凉。

  洛清歌愣了愣,才想起来楚莫辞也受了伤,连忙问:“阿辞,你的伤好些了?”

  楚莫辞把勺子递到她的嘴边,也不回答,反问道:“师姐知道阿辞是谁?”

  洛清歌的额头上刷过省略号的弹幕:病娇妖孽果真是记仇的!

  楚莫辞接着说:“师姐,我也想吃糖。”

  洛清歌听到这句话,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了阿欢,便低低地垂下眼睑。楚莫辞看到洛清歌神色戚戚,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便默默地接着喂药。

  洛清歌抬起头,认真地凝视着楚莫辞的眼睛,问道:“阿辞,你告诉我。”

  “一颗糖就可以哄好的孩子,能有多坏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