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十七章 阿辞是谁
  墨色的天穹没有一丝光亮,静寂的梁府花园时而窜过一只麻雀,但叫声却带着些凄凉的嘶哑。白日娇艳欲滴的花朵,在沉寂的夜晚尽数拢上花苞,整个花园仿佛死一般的沉寂。

  阿欢把头趴在洛清歌的肩膀上,小小的身躯抖得仿佛筛子一般,任洛清歌怎么哄都哄不好。

  林青云的手紧紧握住佩剑,手背的青筋凸起。唯有萧祁年仍然淡定自若地缓缓前行,曳地的白袍缓缓擦过地面,一尘不染,腰间的玄朗剑却不知为何散发出幽幽的蓝光。

  洛清歌被那蓝幽幽的光晃得脊背发凉,紧紧地搂着怀里并不轻的阿欢,走路的脚步有些吃力。

  林青云伸过手,询问道:“阿欢,哥哥抱你好不好,让姐姐歇一下。”

  阿欢的小拳头似乎是无意识地蹭了蹭洛清歌的衣领,不情愿地别过头去,把头埋进洛清歌的颈窝,轻声说:“姐姐要是累了,我就自己下来走。”

  洛清歌刚想说不用,林青云却点了点头:“也好。”

  洛清歌便稳稳地蹲下身,把阿欢放在地上。萧祁年回过头来,催促道:“稍微快些,莫叫梁城主等得太久了。”

  洛清歌赶紧牵过阿欢的手,快步跟上去。

  萧祁年的剑,只要探测到邪祟的气息,便会散发出幽蓝的光芒。无论是妖气还是鬼魅之气,只要气息越强烈,剑芒的颜色就越鲜艳,出鞘之后的杀伤力也却强。

  梁炳为了方便萧祁年查探疫病病情,便盛情邀请他们一行人来到梁府住下。但是这夜里的梁府,倒真有些不同寻常。

  洛清歌总是觉得心里发毛,这种心情跟以前看鬼片的心态类似,明知道有多么的吓人,却还是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直到走进厢房,她的脚步仍然是虚浮着的,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胆子这么小过。

  一日之前,季沐泽传书而来,信中写明,为了行动方便,他已经只身前往符离山取药,并且又狠狠地敲诈了谢萧然一笔,带走不少银子。

  近日,那野草丛生的疫病隔离区中,又有几个人不治身亡,但唯一的好消息便是,这城中已经七天没有出现新的感染者了。

  七天前,刚好是他们来到锦阳城的日子。如果是巧合,那么一定是那只鬼魅有所察觉,或者早已知晓了他们的行踪,不敢擅露马脚。但他们却不能一直耗在这里,与其在这里守株待兔,倒不如演一出引蛇出洞。

  至于,到底怎么个演法……洛清歌的眉毛一挑,灵动的少女露出来一个狡黠的笑容。

  ……

  梁府将早膳准备的十分丰盛,各色精致的点心和早茶,满满地铺了一桌子。梁炳的礼数也十分周全,坐下来亲自斟茶,精明的小眼睛里却不似往日那般有神采。

  萧祁年用划了划茶杯盖,噙了一口茶,问道:“梁城主可是还在发愁?请放宽心,我师弟不日便到,届时便能带来救人的药。”

  “哦?”梁炳抬起头:“不知您……不知是何良药啊?”

  “这个,”萧祁年的手指不经意地敲了敲桌子:“等他来了还需试一试,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我们在这城中也呆了许多日,暂且没有别的发现。”

  “我们不便在叨扰您了,”萧祁年放下茶杯:“明日等我师弟到了,我们便要准备回山了。”

  “这……”梁炳的左手不停地摸着右手的指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您可是还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洛清歌抬起头,用清澈的眼神凝视着梁炳。

  “这……”梁炳刚要说话,阿欢忽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手里握着一只刚摘的花朵,伸手递给洛清歌:“清歌姐姐,可还喜欢?”

  洛清歌一眼便知这是从梁府花园摘下来的,连忙起身朝梁炳歉意地微笑,梁炳只是笑着摆了摆手,神色却依然凝重。

  “清歌姐姐,”阿欢执拗地拉着她的裙摆:“你喜欢吗?”

  “喜欢。”洛清歌明显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梁炳身上。

  太多的疑点。萧祁年的玄朗剑不会骗人,那晚的光芒绝对是察觉到了真实的鬼魅本体,而不是单单一些邪祟之气。这梁府的花园,白日的争艳花朵却能在晚上全部呈现出一股不正常的颓势,必定是被什么东西吸食了阳气。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梁炳已年过不惑,却仍没有娶妻,堂堂一城之主,偌大的梁府甚至连一个侍妾都没有。

  萧祁年被梁炳留在前厅闲谈,回房的路上,阿欢拉着林青云和洛清歌的衣袖,小声地说:“我昨夜出来如厕……看见了……”

  “看见了什么?”林青云一把抱起阿欢,跟洛清歌闪进厢房,把门栓插牢。

  阿欢怯怯地抬头:“我看到花园里有一团黑气……”他思索了一下,眼睛里露出恐惧的神色:“那黑气从西北角飞出来,向大门的方向飞过去,然后向南……”

  林青云和洛清歌忽然了然地对视:西北角,正是梁炳的居室。而南方,正是……疫病隔离区!

  林青云满脸阴翳地向门口看了一眼,转身打开床头的小柜子,拿出一沓画好的符纸。

  洛清歌点了点头,拍了拍阿欢的小脑袋:“你乖乖地呆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听话。”

  阿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眼睛里似乎还有未散的恐惧。

  ……

  布下镇魅符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便要等着梁炳进去,看看能不能触发镇魅符的反应了。

  所以,他们现在还是需要耐心等待,守株待兔地等着猎物进入陷阱。

  林青云把阿欢放进了洛清歌的房中,跟萧祁年在偏厅等待着夜晚的到来。洛清歌原本也想跟他俩一起行动,却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便回房躺下了。

  说不出哪里蹊跷,但洛清歌的心,却“突突”地加快跳动,她伸手试探了自己的灵脉,却感到灵力被似有若无地压制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夜晚的偏厅,林青云的符纸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猛地向门口的方向飞去。萧祁年神色一凛,立马反应过来:梁炳进入了符阵之中,并且触发的镇魅符的反应。

  他是一只鬼魅!

  整个房间仿佛一个专门为他准备好的囚笼,梁炳的手艰难地扶着墙壁,却站不住身子,慢慢地沿着墙倒下了。他一口一口艰难地喘着气,费力地喊:“来人……”

  没有人,回答他的是耳边“呼呼”的风声。

  洛清歌参与了镇魅符的布置,所以被触动的符阵必定会牵动她的灵脉。但她却依旧紧紧地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睡梦中的她,书中的前世一幕幕闪现在她眼前——

  前世,萧祁年带着颜凝夕与看热闹的人群擦身而过,从高台落下来的小男孩,艰难地睁开眼,祈求着有人能过来救他。

  但是,没有人走过来,鞭子一声声落在他的背上,他躲无可躲,眼睛依旧看着远去的萧祁年。

  都说仙门世家最行侠仗义,小男孩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液,轻蔑一笑,也不过如此嘛。

  第二日,锦阳城又有二十多人染上疫病,被送到隔离区。

  那个满脸横肉的商人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只是咯出一口黑血,便断了气。

  颜凝夕隔离区给病人喂药,但无济于事,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人闭上眼睛,她蜷着膝盖,坐在荒草地里放声哭泣。

  这时,有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草丛传出来:“当初你可以救人的时候,却袖手旁观。如今,你想救的这些,却死在你眼前。”

  “你难过吗?”

  画面快速地闪过她眼前,是阿欢在商贾集市里乞讨银子,还有讨一口口粮却被店小二踢出来的阿欢。满身泥土的少年,周身散发着诡异的黑气,嘴角却噙着笑。

  黑气,传染疫病的源头。睡梦中的洛清歌感到无比的熟悉——

  是疫魅!

  而每当察觉到魅气的时候,阿欢总是在场。

  洛清歌猛地从梦魇中醒来,满头汗珠地坐起身来。

  弄错了,从一开始就弄错了。她的脸刹那间变得煞白,想要跑去偏厅找到萧祁年。

  但是,晚了。

  她浑身已经动弹不得,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灵力的涌动。

  阿欢那双纯净的如同小鹿般的双眼,正紧紧地盯着她,眸中渐渐染上一抹跟年龄不符的妖冶,瞳仁慢慢放大,直至遮住全部的眼白。

  就像是蛰伏的野兽看到了心仪的猎物一般。

  睡梦中稚嫩却熟悉的声音,此刻清晰地响彻在耳畔:“清歌姐姐,从你出现之后,我就没有害人。”

  “但是,你竟然要离开我。我不想再害人了,但是要怎么办呢?”

  阿欢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清歌姐姐,谢谢你一直抱着我,我不想让你放开。”

  “用你一个人,换锦阳城所有的人,好吗?”

  ……

  等到萧祁年和林青云看到厢房中无法压制的黑气,跑过来的时候,洛清歌已经宛如一只傀儡,抱着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阿欢,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萧祁年捻了个剑诀,玄朗剑划空而过,刺向阿欢的面门。但是,凌厉的剑锋却被忽然暴涨的黑气反弹到三丈开外。

  不一会儿,整座梁府全都被浓浓的黑气包裹住,宛如铜墙铁壁一般。萧祁年和林青云慢慢感到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勉强用剑支撑着身躯。

  “不自量力,”阿欢笑着收敛回身上的黑气,指引着洛清歌向花园走去,还不忘回头向萧祁年和林青云笑道:“两位道长,看在你们救过我的份上,我不会为难你们。不过,你们被我的疫气所侵染,虽然不会像那些不禁风的蠢商贾一样染上疫病,但终究是拿不起剑的,不要白费力气了。”

  “冤有头债有主,”林青云冲洛清歌的背影喊道:“那些商贾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清歌呢?”

  阿欢并不回答林青云,而是发出来“咯咯”的笑声:“清歌姐姐,我们去花园,你不是喜欢那里的花吗?我们去摘。”

  洛清歌机械地向前走去,似乎没有任何的感情。

  “阿辞是谁?”阿欢稚嫩的声音飘荡在空中:“清歌姐姐,忘记阿辞好吗?以后,要只记得阿欢。”

  萧祁年慢慢恢复些力气,勉强站起来,才想清楚了前因后果。阿欢故意指引他们镇住梁炳,但他们等到梁炳入阵,才发现梁炳不过是也染上了疫病,浑身的黑气浓得吓人。等到他们看到厢房漫出来的黑气时,才发觉为时已晚。

  洛清歌早就被魅气控制成了一只傀儡,什么都听不到。

  好一招调虎离山。

  眼下,与外界的联系全部切断。他们只能等到季沐泽来到锦阳城,再里应外合,突破重围了。

  洛清歌此时还能听到系统的声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正伸手摘下一朵蔷薇。

  系统提示道——

  【锦阳城任务即将完成,请继续努力】

  是呀,已经揪出来了最后的大boss,但是故事好像慢慢进入了一个死局。这局的死棋便是她自己,她此时最有反杀的可能,却偏偏什么也做不了。

  “系统,给我死出来!”洛清歌没命地在脑子里狠敲系统:“有没有辅助功能!我需要金手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