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十六章 疫病始末
  不知道是不是洛清歌疑心过重,她竟然在一个八岁孩童身上察觉到了鬼魅的气息。修真一派既然要斩妖除魔,自然要先识得他们身上的气息。但事实上,这世间没有至纯至净之物,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会沾染一些妖气,或者鬼魅之气。

  洛清歌摇了摇头,或许是这锦阳城的鬼魅作祟。她又查探了客栈的店小二身上,也发现了些许妖气。这件事既让她的心情放松了些,却又陷入了更深的沉重:为何一个繁华的商城,会有这么多邪祟之气?

  萧祁年把那个男孩安置在自己房中。那个男孩说,自己名叫阿欢,是被那个商人掳到了锦阳城的,但是那商人狡猾又歹毒,逼着他不停地表演供大家取乐,表演结束便把他放进一个锁牲口一样的小笼子里关起来,他根本没有去报官的机会。

  而且,就算是去报官,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的话。阿欢这几个日似乎是受尽了折磨,身上有好几处鞭痕,瘦得只剩皮包骨头。

  ……

  洛清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饭桌上的糖醋里脊,扒拉了两口米饭便放下筷子,只是机械性地嚼着嘴里的食物。

  萧祁年吃饱了之后,把碗筷放下,问道:“清歌,你怎么了?”

  “师父,我在想,这个城里有没有鬼魅。”洛清歌的思绪忽然被打断,抬起头来。

  阿欢夹菜的筷子忽然颤了一下,一块肉掉在桌子上。他赶紧用手抓起来,朝嘴里塞进去。

  洛清歌连忙拿起手绢,擦干净他的手,说:“掉在桌子上便不用捡起来吃了,饭不够吗?”

  阿欢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低下头轻微地摇了摇头,低声道:“……够了。”

  洛清歌把自己的碗拿过来,把没动过的米饭尽数拨进了阿欢的碗里:“姐姐的都给你。”

  不知为何,看到阿欢,洛清歌就会想起楚莫辞,不知道楚莫辞小时候,是不是也受了这么多苦。一想到楚莫辞的身世,洛清歌便把自己对楚莫辞的补偿,全部都加注到了阿欢身上。

  洛清歌又给阿欢夹了一块肉,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

  林青云在一边小声嘟囔道:“幸亏那个醋缸没来,否则现在早就翻了。”

  “什么?”明显心不在焉的洛清歌愣愣地抬起头,眼睛里是还没有聚焦的目光。

  林青云:“……没事。”

  ……

  正好赶上上元节,锦阳城的夜晚热闹非常,一路都是孩童的笑声和满街的花灯。萧祁年和林青云对满街各色的花灯并不感兴趣,而原本感兴趣的洛清歌,此刻忧心忡忡地随手拉下一条灯谜。

  说是灯谜,其实也算不上,倒像是诗句填空。她手心躺着四个字——

  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洛清歌下意识地抬头,眼前的人潮翻涌,而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洛清歌自嘲地笑了笑,当惯了楚莫辞的做饭丫鬟,这才刚闲了几天,倒把自己闲出病来了。

  集市的尽头有一片墙,墙上用红绳系满了木牌,随风飘荡。木牌上写着人们的美好愿望,或百年好合,或身体康健。洛清歌挥手朝萧祁年和林青云喊道:“这里。”

  萧祁年和林青云信手走来,笑道:“何事?”

  洛清歌掏出银子买了三个牌子,分别塞了两个到他俩手中:“我们也写吧,心诚则灵。”

  萧祁年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不信这些东西,却还是耐着性子,一笔一划地写下四个字:云歌辞夕。

  洛清歌看了半天,才堪堪反应过来。

  萧祁年笑道:“你们四个,就是师父最大的心事。”

  洛清歌扭过头去,用力抹了把脸,却已经红了眼眶。

  林青云写的是:此行平安。

  洛清歌想了想,落笔写下:万事顺遂。

  这一趟除了三个木牌之外,师徒三人没有任何的收获。逛灯会的人群中并没有剧烈感冒或者咳嗽的人,整个城市仍然是一副歌舞升平的盛景。

  这天夜里,三人并没有回客栈,黑黢黢的客栈里,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被窝里爬出来,直勾勾地看着屋门口。窗户开了条风,灌进来丝丝凉风。那小孩脸色灰白似鬼,两只眼睛死死地瞪着那张,原本应该睡着萧祁年的床铺。

  幽暗的月光洒在三人的身上,萧祁年正带着林青云和洛清歌向锦阳城城主的家中走去。有一些东西,白天虽然看不出端倪,但却能在阴气更盛的夜晚显现出来。

  这锦阳城的城主名叫梁炳,虽不知道他与仙泽山派有什么渊源,但却能直接修书给仙门第一派的掌门,可见也是深藏不露。

  梁炳早就在自己的府邸门口等候多时。这是一位精瘦的男子,两只小眼睛里满是商人的精明,面上却又堆着讨好的笑容,看得洛清歌一身鸡皮疙瘩。

  他们穿过了一片荒林,到达了一片空地。眼前的景象实在触目惊心,怪不得锦阳城中毫无疫病的痕迹,原来……全都被梁炳转移到了这里。一个个帐篷此刻却好似一个个小小的坟堆,帐篷里的人都在不停地咳嗽,直至咳出黑色的毒血,然后昏厥过去。

  萧祁年往里走的步伐忽然停住,看着眼前的人。虽然还是满脸的横肉,却早已没了白天叫嚣的气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商人,正咳出一口黑血。

  那商人一看到白衣飘飘的萧祁年,立刻抱住了他的大腿,哭喊道:“仙人,今天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求您救我一命吧,我不要银子了。”

  萧祁年沉重地叹了口气,慢慢推开商人,接着向前走去。

  洛清歌仔细打量着染上疫病的人,询问梁炳:“这些人都是城中的普通人?”

  梁炳回答道:“大部分是本地的商贾,也有几个来做买卖的外地商人。”

  锦阳城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商贾,想来这个也算不得什么共同点的线索指引。

  出了疫病的隔离区,梁炳恭敬地询问,是否需要在梁府歇上一晚。想到城中早已宵禁,他们师徒三人便进了梁府。这座宅子青瓦白墙,院中林木葱郁,花团锦簇,虽不显山露水,却透着一派贵气。

  简而言之,这座梁府地气极好。

  去厢房的路上,萧祁年问道:“你们可有什么想法。”

  林青云沉吟道:“徒儿愚钝,并没有发现什么。”

  洛清歌却开口道:“师父,师兄,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嗅到了浓重的鬼魅之气。以我所见,这绝对不是巧合。”

  萧祁年沉默不语,却点了点头,他也明显感觉到了。

  洛清歌接着说:“如果城中的医师皆不能医治,那我们不妨换个思路。用治人的办法治不了,那我们不如换成治魅的办法。”

  林青云问道:“治魅的药,在哪里?”

  “符离山。”

  洛清歌说完这三个字,萧祁年忽然抬起双眸看向她。洛清歌连忙解释:“我在藏书阁看到的,‘鬼魅一族,世代傍符离山而居’,而符离山离这里并不远,走水路两日可到。”

  萧祁年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不可,我不能离开锦阳城,你师兄和你又从未去过那里。”

  “那我们修书一封呀,”洛清歌试探着说:“季师叔……可曾去过那里?”

  洛清歌其实也想试探一下,毕竟在系统的梦境里,季沐泽出现过。如果季沐泽对那里熟悉,那么楚炼和青云的故事,季沐泽也可以作为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萧祁年同意了她的提议,让她第二日回到客栈便修书给仙泽山。

  至于洛清歌抢下修书的活,还是有她自己的私心……她想给楚莫辞也写一封信。

  回到客栈,刚打开房门,阿欢便像一只泥鳅一样钻紧洛清歌的怀里:“清歌姐姐,你们为什么一夜都没回来,阿欢害怕。”

  “不怕,”洛清歌连忙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抚:“夜里城中宵禁,有人巡逻,很安全的。”

  阿欢还是把头埋进洛清歌的怀中,声音细不可闻:“阿欢害怕。”

  洛清歌推开阿欢,走到桌案上,摊开一张宣纸,将毛笔蘸满墨水。

  早慧的孩子,竟然能识得纸上的字:阿辞,近日可安好,不知道知弦峰的厨子做的糖醋里脊,合不合你的胃口……

  写到一半,洛清歌看到身旁的阿欢,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便笑着从袖子里拿出来昨夜买的糖果:“过去,自己吃吧。”

  阿欢抱着糖果欢欣鼓舞地走开了。

  洛清歌又摊开一张宣纸,正襟危坐,开始写起锦阳城的各种情况。

  一天后,知弦峰——

  楚莫辞正在练字,丝毫没发现身后有一个身影,已经站立了许久。

  季沐泽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刷”地一下抽走了楚莫辞眼前练字的宣纸:“哎呦,歌歌歌……怎么全是一个字?”

  季沐泽一脸惊愕,楚莫辞连忙反手来夺:“要你管,还给我。”

  “你是想要这张,还是想要你师姐给你加急送来的信?”季沐泽摇了摇手里的信封。

  楚莫辞眼睛一亮,接着换手来夺信封:“给我!”

  季沐泽把信交给他,他展开信封,一共八行,里面的内容全是些:按时练剑,每日记得不要只吃肉,要吃些青菜,糖醋里脊不能加太多糖……

  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楚莫辞的心里依然……温暖极了!

  虽然心里雀跃,但楚莫辞并不想在季沐泽面前变现出来,而是云淡风轻地说:“唉,这些事,倒没必要单独写一封信。”

  “唔,”正在展开厚厚一沓信的季沐泽随口回答道:“其实她主要是写给我的,你那封可能是顺便捎上的吧。”

  楚莫辞不可置信地看着季沐泽手中的信,面色凝重地问道:“她给你写了一本入门心法吗?”

  “没有啦,”季沐泽摇了摇信纸,发出刷刷的响声:“也不多。”

  楚莫辞:“……”

  与此同时,在锦阳城商贾集市的洛清歌,正在跟林青云推测疫情的发源地:“如果说染病的大部分都是商贾,那我们假设的那只魅一定经常在这里出没。”

  林青云点点头:“那我们继续问问,师父近日又去了隔离区?”

  洛清歌“嗯”了一声,忽然听到系统爆炸一般的声音——

  【监测到楚莫辞安全感减5,请提高警惕】

  洛清歌悲痛地扶额,小祖宗又怎么了,按道理信应该送到了啊,难道是内容写得不对?

  洛清歌迅速回想起自己情真意切的问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