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十二章 狩猎1.0
  刚回到房中的洛清歌,被系统发布的任务惹得心烦意乱。楚莫辞今晚吃饭的时候,不知为何,连续多天阴沉地情绪忽然多云转晴,又变得乖巧爱笑,可她也没往心里去。

  因为,她又要在作死之路上迈出重要的一步。

  系统的任务是——

  【主线任务即将开启】

  【下个月仙泽山冬猎,务必把颜凝夕推进捕兽坑里,以推动剧情发展】

  又要作死,系统是嫌她命长还是命硬?

  洛清歌回想起了书中的情节,下月的仙泽山已经入冬,虽然山上与世隔绝,不说太冷,但百兽也近乎冬眠,仙泽山偏挑了这个时候上山冬猎,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据说,这跟仙泽山的一段秘辛有关。曾经,仙泽山在冬日围剿过叛出师门的一名修士,还有跟那修士狼狈为奸的鬼魅。但是冬日围剿,修士们大多畏惧严寒,那一役过后,仙泽山便有了冬猎的习俗。

  美其名曰,加强锻炼。

  而冬日的后山,各峰弟子一旦入内,便犹如石沉大海,原装货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漏洞。原作的这个阶段,原装货已经十分嫉妒颜凝夕,并且在冬猎之前起了杀心。

  所以,冬猎实在是最好的机会,作为原作的陷害能手,原装货洛清歌怎么能放过这个兴风作浪的好机会?于是,她计上心头,哄骗着心思单纯毫无防备的颜凝夕,跟她走到山林的最深处,然后把她推进了捕兽坑,再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狩猎,想着只要没人注意到,颜凝夕实在逃不过一死。

  洛清歌烦躁地揪了揪头发,原装货简直就是蛇蝎心肠。

  但是,原装货陷害完成,离开没多久,就遇到了楚莫辞。为了掩饰自己的恶行,她又楚楚可怜地装作求救的样子,引楚莫辞过去救人。但楚莫辞过去的时候,颜凝夕已经冻得神志不清,身上也多处受伤,身心创伤不可估量。

  以楚莫辞的七巧玲珑心,事后一琢磨,便会察觉到事情的蹊跷,进而产生怀疑。于是后来他折磨原装货的时候,便又多了一个理由。

  病娇腹黑什么的,不都喜欢秋后算账吗?

  洛清歌打了个冷颤,她既不愿意伤害凝夕,也不愿意跟阿辞心生嫌隙。

  这该如何是好。

  接下来的每日,她都在焦虑中度过,看着颜凝夕的目光也不觉多了些愧疚,平常给楚莫辞的肉,也全都拣进了颜凝夕的碗里。

  楚莫辞虽然不会跟妹妹争,但仍然觉得不是滋味。

  于是,楚莫辞开始不分场合地对洛清歌说——

  “师姐,我饿了。”

  洛清歌跟颜凝夕去藏书阁看书,楚莫辞拦在门口:“师姐,我饿了。”

  洛清歌跟颜凝夕去书舍练字,楚莫辞按住洛清歌的笔不让她写字,说:“师姐,我饿了。”

  甚至到最后,洛清歌跟颜凝夕结伴去沐浴,楚莫辞仍然拦在门口:“师姐,我饿了。”

  洛清歌已经快被他搞得神经衰弱了。

  不能坐以待毙,既然要把颜凝夕推进去,那么早一点找人去救,她就多一些余地。

  她想到了一个人。

  第二天,她便只身去了乾定峰。

  乾定峰楼宇恢弘,气势磅礴,房舍构造大气简洁。

  洛清歌不请自来地去了他们的校练场,不费工夫地找到了谢雪薇。

  其实谢雪薇也是个可怜人,她性子清高,不屑于表明自己的心意,也不善于结交朋友,平日里只能在校练场练剑,这日子得多无趣啊。

  与谢雪薇一同练剑的沈慕寒,看见洛清歌,眼睛一亮,顷刻间笑容温柔。洛清歌无视了他的笑容,径自走到谢雪薇身旁:“谢师姐,我想同你说些事。”

  谢雪薇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跟着她去了一处僻静无人之地。

  洛清歌开门见山:“清歌想求你帮个忙,冬猎之时,清歌射术不佳,想请你在必要之时,伸出援手。”

  谢雪薇一脸疑惑:“你为何不去求助你同门师兄?林青云他……”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谢雪薇低下了头。

  洛清歌连忙划清界限:“虽是同门师兄妹,但我与师兄男女有别,还是不太方便。若要让我去求助我师弟,那我这个师姐,还要不要做了?”

  谢雪薇一笑,似乎对她的答案很满意:“你倒是实诚,什么都说,既如此,如果你有危险,我不会不救。只是后山的猎兽并不凶猛,你也无需太过担心。”

  洛清歌上前一步,笑道:“多谢师姐。”

  说罢,她附身在谢雪薇耳边小声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青云师兄喜欢吃你们乾定峰的桂花糕,我们那儿厨子做不出那个味道。他平日常去参悟塔替师父借还经文,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说罢,洛清歌飞快地站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轻快地回知弦峰去了。

  谢雪薇反应过来洛清歌说了什么之后,登时红了脸,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甩手回了校练场。

  那天晚上,洛清歌看见林青云端着一盘桂花糕,昂首阔步回了静月轩,她就知道,谢雪薇会帮她了。

  推颜凝夕进捕兽坑之前,必须找人引开楚莫辞,林青云自然是不二人选。但是救颜凝夕上来,还需要一个武功高强之人。洛清歌心里很欣赏谢雪薇,也知道一个天天练剑的姑娘,武功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既然还想撮合她跟林青云,不如就做一个顺水人情得了。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冬猎之日。洛清歌事先对萧祁年多次表示了,自己射术不佳,萧祁年笑着安慰她:“清歌,胜负欲不要太强,师父在外面等着你们平安回来,尽自己所能便好。”

  “是呀师姐,”颜凝夕在旁边笑笑,晃了晃她的手臂:“我的射术还比不上师姐,那我岂不是更不用去了。”

  “有凝夕给你垫底,师姐不要怕。”颜凝夕笑得毫无城府,洛清歌看着她诚挚的笑容,在心底暗暗发誓,凝夕,师姐一定会尽力护你周全。

  进山之前,各峰弟子要分成两两一组。林青云和楚莫辞朝她俩看过来。颜凝夕娇俏地挽着洛清歌,一身清爽的冬装校服。而洛清歌今日似乎格外畏寒,冬装校服外还裹着尚书府送来的低调奢华的狐裘披风,衬得她面色清冷。

  洛清歌近日确实畏寒,因为她……来癸水了!这具身体,一来癸水便十分经不起折腾,痛经什么的都算轻的,她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靠在火炉边。

  但是迫于今天的任务,她不得不勉强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稍微减轻一点不适感。

  林青云上前来问道:“咱们两两一组,怎么分配?”

  楚莫辞和颜凝夕都不作声,洛清歌笑道:“师兄跟阿辞一起吧,你们俩带着我跟凝夕,无非就是拖油瓶,虽然师父不求我们多么出彩,但总归不要给师父丢人。你们两个一起围猎,多打一些,我跟凝夕就可以随意一些。”

  林青云赞同她的说法:“既如此,你们两个小心。”

  洛清歌笑了笑,随他们一起进入了后山。

  冬日的后山却一点也不萧条,林木宛如松涛,树冠遮天蔽日,甚至可以听见野兽遥远的呜咽声。

  洛清歌按照记忆的方向,提前告知了谢雪薇,自己会向东北方向前进,便带着颜凝夕一点一点深入后山。这是一件极负罪恶感的事情,洛清歌甚至开始厌恶自己,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不得不带着颜凝夕往前走去。

  很快,那个捕兽坑周围的景观跟洛清歌记忆中的样子慢慢重合。

  再向前十步,只有十步,但是她的腿忽然灌了铅般沉重。

  这时,树林中响起野兽的呜咽声。

  洛清歌意识到了原装货的计划,究竟有多么歹毒。

  如果原作没有人及时发现颜凝夕,那么她很有可能葬身于此,被凶兽蚕食!

  这可如何是好。洛清歌耳朵一动,忽然低声跟颜凝夕耳语:“西南方三丈之处有猎物,前进十步是最佳射击处。”

  “我的判断也是,”颜凝夕握紧手中的弓箭:“师姐,那我便不客气了。”

  说罢,她向西南方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洛清歌忽然心头不忍,喊道:“凝夕,注意脚下,这山中陷阱繁多,切莫掉以轻心。”

  “无事,”颜凝夕把箭搭在弓上,丝毫没有注意脚下。

  跟预料中的一样,弓箭出弦之时,颜凝夕惨叫道:“啊——”

  洛清歌连忙跑上前去,颜凝夕却不见了踪影。

  一定是掉下去了。

  颜凝夕的声音自地底传上来:“师姐,我在这里……救我。”

  洛清歌拨开枯草,看见了至少四米深的捕兽坑,心里忽然一疼。凝夕一定摔伤了,可是这里实在杳无人烟,猎兽随时匍匐在四周。

  当真是四面楚歌。

  如果自己离开,以颜凝夕的身手,一定不敌猎兽。当务之急,便是洛清歌把自己做成活靶子,引开猎兽。

  洛清歌解下自己的狐裘大衣,扔下捕兽坑,喊道:“凝夕,你披上,别害怕,师姐找人来救你。”

  颜凝夕的声音传上来:“师姐,不行,你这样会受凉的。”

  “听话,”洛清歌抽出随身的佩剑,剑刃闪着寒光。

  颜凝夕焦急地问:“师姐,你要做什么?”

  “这山中野兽繁多,你一个人被困于此,我放心不下,”洛清歌解释道:“唯有血腥味……可以引开猎物。”

  “你是要,”颜凝夕的眼中骤然盈满泪水:“师姐,不要——”

  话音刚落,洛清歌一剑划向手臂,鲜血溅满衣袍,左手衣袖迅速被鲜血染红,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洛清歌只觉得一阵钝痛,急速的失血让她眼前发白,她向颜凝夕苍白一笑,安慰道:“放心,你暂时安全,师姐马上去找人救你。”

  洛清歌一路走得十分艰难,始料未及的是,失血过多倒是无法使用传讯符,她只能按照记忆的方向去寻找谢雪薇。

  她有预感,谢雪薇一定在这附近。

  这时,系统欢快的音乐又响起——

  【恭喜本阶段任务完成,奖励梦境一枚】

  洛清歌心中愤懑,这是哪门子奖励,她现在只想止疼!

  这是苦肉计,她安慰自己,今天自己不放血,来日会被楚莫辞玩死,长痛不如短痛,这样,值得!

  这样想着她忽然听到了脚步声,一定是谢雪薇!

  她立刻用全身的力气,喊道:“雪薇!”

  “谁?”谢雪薇熟悉的声音响起,洛清歌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还好这一步没有走偏。

  “我是清歌,救我。”洛清歌有气无力地喊道。

  谢雪薇赶来时,身后跟着沈慕寒。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浑身血污衣衫凌乱的洛清歌。那个女孩,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狼狈,出现在他们面前。

  沈慕寒瞬间将手攥成拳,究竟是谁把她伤成这样!

  谢雪薇连忙上前扶着她:“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

  “无妨,我自己划的,”洛清歌解释道:“快随我去,凝夕落入了捕兽坑,我为了引开野兽不得已放血而已,快去救她!”

  “什么叫无妨,”沈慕寒上前,想要抱起她,洛清歌毫不犹豫地推开,然后催促道:“快一点。”

  谢雪薇给林青云发了一道传送符,然后搀着洛清歌去寻捕兽坑,但是洛清歌身上的血腥味过于浓重,一路上引来了不少猎兽。

  “别管我,”洛清歌哀求道:“你们先去。”

  “如果不管你,我就都不管了,”谢雪薇年不改色地威胁:“话多。”

  还好,不算太远。赶回来之时,颜凝夕尚且有意识,欣喜地叫了一声:“师姐。”

  沈慕寒安慰道:“我去救她,你放心。”然后飞身进了捕兽坑。

  以他的修为,带颜凝夕御剑上来便可。

  一会儿的功夫,沈慕寒便把颜凝夕带了上来。

  颜凝夕受到了些惊吓,有些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这时,林青云带着楚莫辞姗姗来迟。

  楚莫辞一眼便看见地上一人虚弱地坐着,旁边围着几个人。而那个坐着的人,身穿雪白的狐裘披风,那是师姐?

  “怎么了,”林青云焦急地喊道。

  洛清歌赶紧上去扶着颜凝夕,但自己早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再坚持一会儿,等阿辞过来。

  楚莫辞上前,看到地上坐着的是脸色苍白的颜凝夕,她似乎受了伤,身上有几处被枯草擦破了皮,十分虚弱,还穿着洛清歌的披风。

  不是师姐,但凝夕这样……他刚放开的眉头又皱起来。

  颜凝夕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莫辞哥哥,别担心。”

  楚莫辞的脑海中,不停地响起颜伯父去世之前的话,周身忽然盈满戾气,向颜凝夕走来。

  洛清歌看到他走来,轻声解释:“阿辞,她并无大碍,不必担心。”

  “滚!”楚莫辞一声怒吼,根本没看清颜凝夕身旁的人是谁,便一掌击去:“还说无大碍,非要凝夕死了才叫有大碍吗?”

  一句话都没说完整的洛清歌,被气势汹汹的一掌击飞三米远,她勉强翻了个身,一口血从口中吐出来,有气无力地道歉:“是师姐的错,师姐……没照顾好凝夕,对不起。”

  说罢,安静地闭上了双眼。

  她好累,真的,好想睡一觉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