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九章 你们继续成亲,打扰了
  喜房中,红烛勾勒出新娘窈窕的身影。女孩端坐在床沿上,两只手交叠放在腿上,红盖头的流苏坠到胸口,看得沈慕寒喉咙发干。

  洛清歌等着新郎再说一句话,再说一句话,她就能断定是不是她心中以为的那个人。想到偌大的京城,虽然姓沈的人数不胜数,但却真的可能有这样的巧合。

  如果真是沈慕寒,倒是省了她的麻烦。

  就是,有一丝尴尬。

  着实尴尬。

  沈慕寒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拿起了挑盖头的玉如意。总要见了面才好说话,沈慕寒这样想着,心中却忽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新娘的脸。

  没有等到一句话的洛清歌,眼前的盖头猛地被挑起来。

  两人看到对方的容颜,皆是一愣,异口同声地喊出来。

  “怎么是你!”

  尴尬的气氛瞬间在屋里弥漫开来,两人皆是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挑起盖头的一刹那,沈慕寒第一眼竟没认出来洛清歌,待到仔细打量了一下,一抹红晕爬上了他的耳朵。

  洛清歌头上的金步摇无声地摇晃,精致的红妆将整个人勾勒出一丝平时不得见的妩媚。沈慕寒清了清嗓子,竟然忘记了要逃跑的事情,想到自己闹腾着不想成亲的事情,八成早就传到了洛清歌的耳中,他急忙说:“清歌师妹,清歌,你听我说。”

  洛清歌被沈慕寒的急切给唬住了,怔怔地道:“你说吧,我听着。”

  沈慕寒清了清嗓子,挠了挠红红的耳朵:“我前些日子闹腾,一是不想要背叛师门,二是以为自己要娶一个陌生女子,所以……”

  “所以什么?”洛清歌一颗心被提到嗓子眼。

  “所以,迎亲之时,我在你手心抹了点软骨散,只是会浑身乏力,不会伤到你性命!”沈慕寒此时又皱起眉头,接着说:“如果我知道要娶的人是你,我是愿意的!”

  刚算计了我,再说愿意娶我,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洛清歌调整呼吸,才发觉药劲慢慢上来了,浑身一阵酥麻。

  不对!她绝对还被下了别的药,一阵无力感向头顶袭来,她身子朝旁边倒去。

  “清歌!”沈慕寒赶紧上前来,将她扶在胸口处。

  这时,喜房的门“嘭”得一声被人破开,楚莫辞手中握着佩剑,衣衫早已凌乱,院中躺了一地的人。

  他一路洒迷药,但丞相府人多的令人发指,他好不容易赶到喜房门口,只觉得满眼的大红色刺目得很。

  他走到房门口,刚好听见沈慕寒那“情真意切”的表白:如果我知道娶的人是你,我是愿意的。压抑了许久的怒火起被激起,他眉间多了几分凌厉的杀气,直接用剑气破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人比花娇的师姐被某个登徒子扶在怀中的样子。

  他神色凛然,忽然挑起嘴角轻蔑一笑,眉尾翘了翘,带着些魅惑的妖冶:“你们继续成亲,打扰了。”

  洛清歌终于听到了梦中无数次梦到的声音,恢复了些神志,清醒过来。她看见楚莫辞站在喜房门口,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神色注视着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炸开——

  【监测到攻略角色楚莫辞酸度40,超过100请采取防卫措施】

  不好!妖孽酸了,难道是以为,自己以后都吃不到糖醋里脊了吗?

  楚莫辞转身便要出去,洛清歌赶紧朝房门出跑过去,却被繁冗的喜服绊倒,眼看就要摔到地上。这时,明明已经转过身的楚莫辞准确地后退两步,稳稳地扶住洛清歌的手臂。

  这时,沈慕寒看到屋外院子里躺了一地的人,上前来质问楚莫辞:“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只不过是些迷药,你师父给我的,”楚莫辞没好气地回答,眼睛却盯着洛清歌的凤冠,觉得这个东西着实碍眼。

  洛清歌看见他的目光,对视上去:“阿辞,师姐今天好看吗?”

  楚莫辞偏过头去,一脸不屑:“不好看,头重脚轻。”

  沈慕寒听到师父两个字,忽然镇定下来:“你们是来救我们的?”

  “不,”楚莫辞摆了摆手,指着洛清歌:“我来救她,敢问仁兄是哪位?”

  洛清歌:“……”

  “我还能是谁,”沈慕寒也神色凛然,玩味地勾起唇角:“我自然是,你的师姐夫。”

  洛清歌还没来得及阻拦,楚莫辞手中的飞剑已然出鞘,这时,季沐泽的折扇从一处飞来,将剑挡回去,然后收回折扇拼命扇风:“哎呀呀,说了不能见血,师侄你未免太暴躁了些。”

  楚莫辞用身影挡住洛清歌,面色不善。

  沈慕寒行礼,低声道:“师父。”

  季沐泽摇着折扇:“好了,外面人太多,我们要赶紧出去,一会儿人来了就走不了了。”

  沈慕寒问:“我们怎么出去?”

  “御剑,从你这西南角的墙边御剑飞出去,现在城门已经关闭,今晚要务必飞出京城,”季沐泽分析:“不然明天早晨,我们插翅难逃。”

  “可是我的剑,还在父亲书房。”沈慕寒皱眉。

  季沐泽收回扇子,向丞相府主院走去:“慕寒,我陪你去取。阿辞师侄,带你师姐先走。”

  洛清歌的身子越来越热,时不时还有好似被蚂蚁爬过的异样之感。她忽然想起来,是“起嫁酒”!新婚之夜,他们能在“起嫁酒”里加什么?

  自然是春药。

  洛清歌站不稳,楚莫辞赶紧用手臂撑住她的身子,神色紧张道:“师姐,你怎么了。”

  洛清歌勉强使出力气,刮了刮他的鼻梁:“阿辞不跟师姐闹脾气了吗?”

  “阿辞没有闹脾气,阿辞只是……”楚莫辞低下头,像一只认错的小兽。

  “师姐都懂,”洛清歌笑了笑:“以后,就算师姐成亲了,你还是可以来师姐家里吃糖醋里脊。”

  楚莫辞抬起头,满脸的错愕。

  不,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啊。

  “别动!”洛清歌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把凤冠随手扔在一边。

  楚莫辞看着洛清歌,感觉顺眼了许多,捏紧了剑鞘,问:“何事。”

  洛清歌眯着眼,讨好地一笑:“带我飞。”

  楚莫辞:“……”

  楚莫辞稳稳地踩在剑上,却感觉身后的洛清歌搂在他腰处的手越来越紧,身体也越发灼热。

  “师姐,你轻一些勒我。”楚莫辞轻声同身后的人说。

  “阿辞,我好热。”洛清歌已经精神涣散,勉强地把自己挂在楚莫辞身上。

  感觉楚莫辞这几个月又长高了,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

  “阿辞,我被人下药了,”洛清歌长话短说:“出了京城,你找一家最近的客栈,我怕我……”

  楚莫辞眼中闪过一抹担心的神色:“好,我们找个客栈,师姐再坚持一下。”

  京城郊外有一家客栈,楚莫辞连忙扶着洛清歌走进去。

  楚莫辞只开了一间房,扶着洛清歌躺下,柔声说:“师姐休息吧,今夜我守着你。”

  洛清歌看着楚莫辞清澈的眼神,心想,果然是一尘不染的小白莲,什么都不懂。这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纯良又乖巧的模样,让她体内的火烧得更烈了些。

  “你先出去,快去休息。”洛清歌指了指房门。

  “为何?”楚莫辞一脸委屈。

  “不然,”洛清歌指了指自己的脖颈:“把我劈晕,你就可以留在这。”

  “这又是为何?”楚莫辞委屈加疑惑。

  “师姐的话不好使?”洛清歌难得地板起脸:“如果你不把我劈晕,我就会死。”

  她接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如果我昏过去,就不会牵动浑身的经脉,血液沉定下来,我就没事了。不然我一直这样清醒着,经脉逆行,会死的。”

  “这么严重?”楚莫辞一副快要被说服的样子。

  “是的。”洛清歌郑重地点头。

  “那师姐忍忍。”楚莫辞抬起手。

  失去意识之前,洛清歌最后的想法是,这熊孩子下手真狠啊。

  第二天醒来之时,洛清歌看到楚莫辞像一只小狗一般趴在床边,闭着眼睡过去。睡着的妖孽毫无危险感,让洛清歌忍不住想要碰碰他的脸颊。

  于是,戳。

  再戳。

  楚莫辞迷迷糊糊地醒来,眼睛一亮:“师姐,你醒了?”

  “嗯,我没事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再不回去师父该要着急了。”洛清歌赶紧坐起身来,假装活动一下筋骨。

  “师姐刚才在做什么?”楚莫辞问:“为何我的脸颊发痒。”

  洛清歌动作顿住:“……错觉,一定是错觉。”

  楚莫辞烧了一张传讯符纸给季沐泽之后,两人开始启程赶路。

  不一会儿,季沐泽的符纸传回来,说丞相府和尚书府已经发现新郎新娘不见了,但是没有大肆宣扬。这几日两个府邸都派出人马,目标可能是仙泽山,要他俩路上小心。

  洛清歌一身喜服还没换下来,大红色太过招摇,出门就会被抓回去。

  得想个办法。

  不一会儿,客栈走出来两个俊俏公子。一个身形略高,长相妖冶而魅惑。另一个,却轻快地走着女孩子才会走的步伐。

  女扮男装,洛清歌觉得自己实在太明智了。

  只是楚莫辞总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怎么了阿辞?”洛清歌抬首一笑,很满意她的新造型。

  “无事。”楚莫辞将目光看向远处,滚动了一下喉结。

  几日赶路,两人回到仙泽山。奇怪的是,一路上并无任何人拦路。

  走上山门的百级台阶,便看到了青鸾殿门口站着的萧祁年,林青云和颜凝夕。

  颜凝夕快步跑上前来:“师姐,你可算回来了,师父很是担心你。”

  说完,她附在洛清歌耳边,低声说:“师姐夫好看吗?我还真想看看师姐一身红装的模样。”

  这时,旁边的楚莫辞板着脸,揪着颜凝夕的衣领,与洛清歌拉开一段距离:“小孩子别瞎说。”

  “可是……唔。”颜凝夕还想说话,洛清歌赶紧掏出来一块糖,堵住了她的嘴。

  “凝夕乖,吃喜糖。”洛清歌笑着摸了摸颜凝夕头顶的两个发髻。

  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

  【监测到楚莫辞酸度30】

  洛清歌回想起自己刚才的动作,难道说,阿辞也想吃糖?

  “阿辞,你也吃。”洛清歌狗腿地把糖两手捧到他面前。

  楚莫辞一脸不屑地转头:“不吃。”

  洛清歌:“……”

  孩子又要闹脾气,多半是废了。

  洛清歌上前向萧祁年行礼:“师父,清歌回来了。弟子不肖,请师父责罚。”

  萧祁年扶起她:“此事错不在你,回来就好。”

  洛清歌环顾四周,看到吊儿郎当摇着扇子的季沐泽,和身后长身玉立的沈慕寒。

  洛清歌假装没看见沈慕寒,向季沐泽行礼:“多谢师叔救命之恩。”

  “没事没事,”季沐泽笑着看向她:“你可比你那师弟可爱多了,师叔我举手之劳而已。”

  洛清歌刚想说话,谢雪薇闪到她跟前,一脸好奇:“你就是师弟媳妇?”

  洛清歌此时真想把这位大姐的嘴,缝上。

  系统的声音又炸开——

  【楚莫辞酸度40】

  又多了10,洛清歌想,得赶紧领着楚莫辞回去,不然今天不知道又要出现什么状况。她现在已经总结出规律,不能在楚莫辞面前,提任何关于她成亲的事情。

  这孩子,对糖醋里脊的占有欲也太强了。

  洛清歌装作听不见谢雪薇的话,刚要回去牵楚莫辞的衣袖,这时,山下弟子忽然来报——

  “山下来了许多马车,为首的人说,是丞相府和尚书府的人来了,想上山拜会一下。”

  洛清歌的脑子里炸开一朵烟花。

  原来一路上也不拦人,其实是直接冲着这儿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