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七章 归家
  虽然知弦峰与世隔绝,但又一月过去,已经到了中秋时节,天气转凉。山涧的溪水慢慢变得冰凉,除了心头还残留些家乡的温暖,洛清歌有时候会感到迷茫。她有时候就是觉得自己小家子气,觉得哪里都比不上家里好。

  可是,她家又在哪里呢?现世的她一头磕在书上,现在八成是不行了,不然为何魂魄会穿进书里?而这里的她家,仍然与她所隔山海不可循。

  原作里,娇生惯养的原装货洛清歌,为了追随萧祁年,义无反顾地背井离乡,跋山涉水,她可曾后悔过?

  这是他们来到仙泽山的第二个月,洛清歌,楚莫辞和颜凝夕的剑法和心法都突飞猛进,但是自从那日,仙泽山听训归来,楚莫辞便又变成了刚认识时,生人勿进,捂都捂不热的样子。

  洛清歌给沈慕寒补完衣服,刚要把衣服送到乾定峰,楚莫辞在身后扯着她的衣袖,低声喃喃道:“师姐,我真的饿了。”

  洛清歌拍了拍他的手:“师姐去去就回。”

  但是楚莫辞仍然不撒手。

  洛清歌叫住了刚进门的林青云:“师兄,我想拜托你把这件衣服,送到乾定峰。”

  林青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并不接过来。

  洛清歌又说:“你的衣服补好了,我帮你洗出来晾在后院。”

  说完,她忽然感觉到,身后的气温又降低了好几度。她转过身,看见楚莫辞低着头,眼中有着化不开的阴郁。虽然她知道乾定峰挑衅在先,还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萧祁年嘱咐她,去安抚一下同样被剑气所伤的沈慕寒,毕竟,如果不是为了维护谢雪薇,他也不会受伤。

  可这些人明明知道原因,为什么还要摆出这样的神情,让她为难呢?

  最后,林青云还是没好气地接过衣服,朝乾定峰的方向走去。

  她做好糖醋里脊后,楚莫辞一筷子都没动,只吃了几口米饭,便回了偏室,关上房门。

  第二日,楚莫辞照常叫她起床,看到她起来之后,便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出了静月轩。

  就算洛清歌再怎么神经大条,也知道,楚莫辞生气了。可是她问过了系统,好感度停留在了30%,没有波动,但楚莫辞却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让她一筹莫展。

  孩子闹脾气不理人,多半是废了。

  该怎么办呢?日子还是像流水一般飞快地划过了指缝,楚莫辞虽然武功招式还比不过林青云,但是他出剑招不按常理,根本无规律可寻,竟然可以偶尔赢上几次。但这也只是在萧祁年看不见的时候,如果萧祁年看见如此诡谲的剑法,定然会训斥他。

  萧祁年教授的剑法一派光明磊落,柔中带刚,舞起来飘逸绝伦,飒沓如流星,十分符合他清风明月的性格。

  洛清歌规规矩矩地按照萧祁年教授的剑法,每日苦练,终于有一日,她凌空的飞剑砍断了后山的几棵翠竹。

  萧祁年会拍拍她的头顶,表扬她,但是洛清歌可以明显地感觉出来,他看向颜凝夕的眼神,总是多了些别的东西,可他却从不自知。彼时的他们,还没有资格,去千剑峰挑一把属于自己的佩剑,只能拿着校练场发的佩剑。甚至连林青云拜入师门已经半年,都没有属于自己的佩剑。

  进步神速的是剑法,毫无进展的,是洛清歌跟楚莫辞的关系。倒是林青云,崩了几日,便又屁颠屁颠地跑到她房里,喝了好几碗排骨汤。颜凝夕脸上的颜色渐渐红润起来,说话仍是轻声细语,问她:“师姐,你跟莫辞哥哥怎么了?”

  是啊,住处都不在一处,只是每日一起练剑听书的凝夕,都看出来他们俩的不同寻常了。

  洛清歌摇摇头,端起刚做好的糖醋里脊,放在楚莫辞的房间里,然后默默地掩门离开。虽然他们闹别扭,但是洛清歌私心里,依然不忍心饿着楚莫辞,每日总是想着办法给他另做一些好吃的。这些装菜的盘子第二天就干干净净地出现在静月轩后厨。楚莫辞明明已经吃了她做的糖醋里脊,怎么就不愿意搭理她呢?

  每年,仙泽山派都会放弟子们回家探亲。林青云自小被父母遗弃,投到仙泽山门下。颜凝夕前一阵刚经历了灭门,跟楚莫辞都不用回家探亲。萧祁年便把洛清歌单独叫到梦竹轩,让她回尚书府看看,半月为期。

  归家之前,洛清歌曾飞鸽传书尚书府,告知自己要回去的消息。据回信,尚书大人高兴地写的字都打颤了。洛清歌无奈一笑,心中却是暖暖的。归家这天,洛清歌起的很早。没有惊动林青云和楚莫辞,她悄悄地提着裙子,蹑手蹑脚地出了静月轩。

  路上走得急了些,她脚下被石子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忽然有一双手托住了她的胳膊。洛清歌正要回头感谢,却发觉身后空无人影,只有晨风穿过萧瑟的竹林。她晃了晃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有一瞬间,她竟然以为,是阿辞来跟她告别了。

  等到她走远了,楚莫辞的身影孤零零地藏在竹林中,散发着数不清的落寞。

  这么多日不能见,连送别竟然都要偷偷摸摸的。楚莫辞啊楚莫辞,他自嘲地笑了,你真是越吃糖醋里脊,越活回去了。

  走到山脚下,洛清歌便看见尚书的马车稳稳地靠在路边,一股眼泪毫无征兆地涌出眼眶。

  这时,身后有人唤她:“清歌师妹。”

  沈慕寒穿了一身常服,米白色的外衫和束袖,上面印着浅色的云锦,堪堪一个丰神俊逸的世家公子哥。

  沈慕寒跑过来,问:“清歌师妹回家探亲?你家乡在何处?顺路的话我护送你一程。”

  洛清歌把身上的包裹递给车夫,说:“我家在京城,师兄呢?”

  “真巧,我家也是,”沈慕寒一挥手,远处走来一列马队,为首的人牵着一匹马,把缰绳递给他,说:“公子,您的马。”

  “走吧。”沈慕寒翻身上马,洛清歌想着路上多些人便多个照应,就没有推辞,上了马车。

  归家之心太过于迫切,他们一队人马日夜兼程,在第四天到了京城。

  终于,回家了!

  进了城门,京城的繁华和络绎不绝的人头攒动,又牵动起洛清歌的心头的情绪,一股亲切之情涌上心头。沈慕寒勒住缰绳,停在她马车旁:“清歌师妹,我们已经进城了,我就不送你回府了。”

  沈慕寒想得很周到,毕竟陌生男子送未出阁的女孩回家,确实不合规矩。洛清歌掀起马车一侧的帘子,笑道:“这几日麻烦师兄了,多谢。”

  “不必。”沈慕寒颔首一笑,骑着马绝尘而去。

  马车还没进尚书府的胡同,洛清歌便看见尚书夫妇俩翘首而盼的样子,不知不觉地红了眼眶。她跳下马车,飞奔过去,喊道:“爹,娘——”

  “欸,我们乖宝儿回来了。”尚书夫人将她搂在怀里,用手绢偷偷擦去眼角的泪滴。

  洛尚书拍着夫人的后背,又哭又笑:“宝儿都回来了,别再哭了,别哭坏了身子。”

  洛清歌嘴角翘起来,眼睛弯弯的,娇憨地笑:“娘,别光顾着哭,看看女儿这些时日有没有长进。”

  尚书夫人破涕为笑:“有,我们家宝儿又变漂亮了,只是这脸蛋都没有走的时候圆了,饿瘦了一圈。快进来,娘准备的全都是你爱吃的东西。”

  洛清歌被尚书夫妇簇拥在饭桌主位上,看见一桌子满汉全席,心想,不用练剑做饭还能等着白吃的日子,终于又回来了!

  吃过饭,洛清歌便觉得困乏,尚书夫妇连忙让她赶紧回屋休息。

  洛清歌走进自己的闺房,才发觉不对劲。

  虽然布置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奢华内敛,地上铺满波斯地毯,床上挂着薄如蝉翼的纱。檀香味的香烛将屋子照得亮如白昼,书案上的琉璃灯流光溢彩。

  但就是不对劲,洛清歌琢磨着。

  太红了,像是新嫁娘的房间。洛清歌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洛清歌刚想出门问问,就听到了房门落锁的声音。

  洛清歌拍着房门,大喊:“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姐先休息吧,”丫鬟在门外恭敬地回答:“夫人说明早再来看您。”

  洛清歌撬门无果,六神无主地坐回床上。

  脑子一团浆糊,洛清歌也不知道尚书夫妇要做什么,但她的直觉是,他们肯定不会害她。毕竟,原作里做尽坏事的洛清歌,尚书夫妇都从来不问原因地护短。原装货一生对别人付出了所有的感情,而这些人里面,却唯独没有她的爹娘。

  原作中,洛清歌并没有选择回家探亲,所以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都是未知数。只能见招拆招了,洛清歌把头埋进柔软的床铺里,太多天的疲惫让她很快昏睡过去。

  第二日早晨,她醒来时,桌子上摆满了梳洗用具和早饭,但房门依然紧闭。洛清歌不用白费力气也知道,肯定落了锁。洛清歌试探了自己的内力,却发现浑身绵软无力。坏了,洛清歌现在才发现,自己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她索性不再折腾,乖乖地起来梳洗完毕,吃了早饭,耐心地等着尚书夫人来看她。

  巳时,尚书夫人命下人开锁,走进房来。进来之后,尚书夫人想要上前抱抱洛清歌。

  洛清歌后退一步:“娘,这是何意?您要把我一辈子锁在这里吗?”

  “您关不住我的。”

  “乖宝儿,”尚书夫人的眼泪又流下来,让洛清歌的战斗值一下子减半了:“我跟你爹也不想这样,但你离家千里,又在那什么危险无比的修真派,我跟你爹怕他们无法护你周全啊。”

  “所以就把我锁在这里?”

  “你爹不让我跟你提前说,”尚书夫人忽然抬起头来,下定决心地说:“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你爹给你谈了门亲事,那丞相沈家的独子也拜了个什么劳什子仙门,咱们两家商量了一下,门当户对,便直接交换了庚帖,让你俩成亲,成亲之后,就能都老老实实地呆在京城了。”

  此时的洛清歌,顿感五雷轰顶。

  这时,系统好死不死地出来刷存在感——

  【请宿主一个月之内回到知弦峰,届时将开启下一轮主线任务】

  “轰”的一声,洛清歌脑子里最后的一根弦,也绷断了。

  交换了庚帖,洛清歌知道,这件事怕是已经板上钉钉了。虽然像他们仙泽山派修真的江湖儿女,不会把这些当回事,但是洛清歌另一个尚书府的独女的身份,不允许她做任何出格的事,让家族蒙羞,真是一筹莫展。

  洛清歌脑补了一出沈丞相和洛尚书见面的大戏。沈家独子和洛家独女同时背井离乡,两位留守老人一日无意间说起儿女之事,皆掩面哀叹。

  “我闺女被一个高人收为徒弟,带回了什么劳什子山。”

  “真巧,我儿子也是。”

  “我就这一个闺女啊。”

  “真巧,我也就这一个儿子。”

  “呜呜呜——”两位同命相怜的当朝首辅抱头痛哭,真是一幅男默女泪的画面,洛清歌觉得,十分不忍直视。

  究竟是谁想出成亲这个馊主意的,对沈家和洛家来说,还真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啊!洛清歌在心里默默同情,那个跟自己同病相怜的沈家独子。

  同是天涯沦落人,不知道那位仁兄,是不是也跟她一样被软禁起来了。

  三更天,夜已深,洛清歌脑海中却一直闪现着一帧一帧混乱的画面,怎么也睡不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