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清歌辞 > 第五章 妖孽喜欢什么呢
  清晨的知弦峰,晨光穿过竹林,映在地上破碎成斑驳的影子。有早起的弟子去校练场练剑,还有几个嘴馋的去后厨询问何时放早饭。

  在这个没有闹钟的时代,洛清歌太容易起晚。晨练归来的林青云见主屋房门未开,便上前试探着敲门:“念念师妹,你起了吗?一会儿该吃早饭了。”

  他见屋里没有动静,余光一扫,便看见楚莫辞站在偏室门口,面色不善地望着他。

  他默默地回想了一番,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得罪他的事情。这时,楚莫辞已经走到偏室门口,虽然个子还没他高,但是那浑身凌人的气质,让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楚莫辞问:“念念是谁?这里住着的不是清歌师姐?”虽然他脸上笑得人畜无害,却写着几个大字“你再叫一遍念念试试看”。

  这时,房门推开,睡眼惺忪的洛清歌走出来:“念念是我,谁叫我?”

  楚莫辞一句话生生噎在胸口,却还是笑着:“那念念师姐,我们去吃早饭吧?”

  说罢,拉着洛清歌的衣袖,往饭堂赶去,完全忽视了身后已经僵硬了的林青云。

  洛清歌对妖孽一大早的示好,感到莫名其妙,还是摇了摇他的胳膊:“刚才你叫我做什么?”

  楚莫辞笑:“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叫师姐起床而已。”

  “那正好,”洛清歌揉了揉仍然睁不开的眼睛:“你以后醒了顺便叫我一下吧,没有闹钟就是麻烦。”

  “那我以后日日叫师姐起床,不过,”楚莫辞疑惑道:“这闹钟……为何物?”

  洛清歌:“……”

  昨夜,躺在床上的洛清歌辗转反侧,打算制定攻略妖孽的九九八十一条手册。那么攻略之前,她便要分析清楚楚莫辞的性格特征,方便对症下药。

  按照时间线,楚莫辞今年十四岁,五年前,他经历了父母双亡,身心都受到重创。原著中,经受过极大刺激的他,间歇性失忆了。洛清歌不知道这一世,他的记忆又保留了多少。但是按照她这几天相处之后的判断,楚莫辞这几年在颜家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快乐,所以他的性子才会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又摆出一副冷冰冰的外壳来保护自己。在旁人看来,现在他与颜凝夕之间,关心爱护皆有,却显得亲密不足,客气有加。

  原作中,楚莫辞对颜凝夕的感情,有对于颜家灭门的愧疚之情,也有看不惯太多女配欺负她而产生的怜爱之情。至于爱人之间相依相守的感情,确实不明显。有一种可能,是前一世,黑化之后的楚莫辞将这些复杂的感情,引渡成了男女之情。

  而四年后的仙剑大会,他便会遭人暗算,激发出鬼魅的血脉,被迫跳下焚香谷,再被魅族救走,传授心法,一统鬼界。

  所以,在知弦峰修炼的这四年,是洛清歌攻略他的最佳时间。楚莫辞最缺乏的就是温暖,洛清歌心想,这一世,她一定将所有的温暖都倾注在阿辞身上。

  设定年龄比楚莫辞还小一岁的洛清歌,忽然被激发出了母性的光辉。

  这四年的带娃过程,洛清歌一定要陪着他平安地长成,可以一统鬼界的样子。

  一定要让他成为,最好的阿辞。

  行动派的洛清歌,在一上午的听训结束之后,开始了第一步行动: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走到静月轩后院,洛清歌才发现,这个院子里还有小厨房和置物间。置物间的小冰窟里,竟然还有些猪肉鸡翅之类的生鲜。她小心翼翼地挽起知弦峰校服的袖子,将裙摆一并卷起来。等到准备完成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比灶台高点有限,很影响她厨艺的发挥。

  现世的她很喜欢吃,但是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吃货,她更喜欢研究美食的做法。虽然有着二十年空白的感情历史,但是她厨艺的光辉历史却不计其数。

  一个时辰的功夫,一桌菜便做好了。红烧排骨,糖醋里脊,低配版加糖的可乐鸡翅,清炒菜丝……小厨房的菜香味,引来了林青云和楚莫辞。

  林青云先一步走进来:“师妹这是……天啊!”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洛清歌笑着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林青云问:“这些都是你做的?”

  洛清歌望向他疑惑又诧异的目光,心中咯噔一声。作为尚书府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原装货怎么可能会做饭呢?

  那这一桌子,该如何解释呢?

  不如先用肉堵住他的嘴吧,洛清歌心中这样想着,用筷子夹起来一块糖醋里脊,这时,紧跟其后的楚莫辞,边向她走来边说:“师姐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洛清歌手一抖,筷子向楚莫辞的方向偏过去,于是,刚进来的楚莫辞被迎面喂了一大口糖醋里脊。

  酸甜的芡汁裹着酥脆的肉,翻涌着他口腔里所有的味蕾。

  十四年来,他第一次在饭还没上桌的时候,提前尝到菜,还是他爱吃的味道。

  从前在颜家,后厨飘来饭香味时,他从来不敢多问一句,只能压制住馋意,等着所有人上桌,然后规矩地把每个菜都夹一口。吃到七成饱,便规矩地放下碗筷,自己再爱吃的菜,也从不多看一眼。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系统提示,好感度增加5%,共计25%】

  洛清歌心中大喜,一口肉,值了!

  饭菜最后被全部拿去了萧祁年的梦竹轩,师徒五人围着饭桌,萧祁年笑着摸了摸洛清歌的头发:“清歌,你这样太辛苦了,以后还是让后厨来吧。毕竟我也是答应了尚书大人,要让你学有所成,不是让你来做饭的。”

  洛清歌低下头,乖乖地应道:“我知道了,师父。平常休息的时候,偶尔嘛。”

  “嗯,开始吃吧。”

  于是,林青云一筷子抢走了盘子里最大的糖醋里脊,还不忘称赞一番:“好吃。”

  萧祁年也夹了一块肉,放进颜凝夕的碗里:“凝夕,你多吃些,太瘦了。”

  颜凝夕笑着点点头。

  洛清歌望着师徒两人温馨的场景,心想,自己竟然有眼福,来看男女主角现场直播谈恋爱,真是冰冷的狗粮胡乱地往脸上拍啊。

  这时,楚莫辞在一旁轻声说了一句:“师姐,我饿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洛清歌却听得一清二楚,像是专门说给她听似的。

  洛清歌连忙收回目光,用手刮了刮楚莫辞的鼻梁,问:“阿辞想吃哪个菜,自己夹。”

  楚莫辞的目光冷冷地瞟了一下林青云:“大师兄,他……”

  洛清歌向林青云看过去,便见林青云的筷子又伸向糖醋里脊。她眼疾手快,手中的筷子飞快地把糖醋里脊,夹到楚莫辞的碗里:“阿辞,慢点吃。”

  楚莫辞挑衅地朝林青云挑了挑眉,狠狠咬了一口糖醋里脊。

  筷子下边的肉无缘无故被抢走了,还要接受一个挑衅的目光。林青云感觉自己最近过得,着实不太顺遂。

  第二日,萧祁年便要传授入门心法。心法学好,才能用剑。

  校练场上,知弦峰的弟子穿着清一色竹叶青色的校服,排队听训。知弦峰的剑法讲究外柔内刚,以防守为主。心法亦是如此。洛清歌恨自己榆木疙瘩一样的脑袋,背了好多遍,就是背不下来。余光像旁边一瞟,楚莫辞应该是已经掌握了,开始看着不远处的青山出神,又称发呆。

  洛清歌捅了捅他的手臂:“阿辞,想什么呢,背过了吗?”

  楚莫辞回过神的眼眸一瞬间十分犀利,但看到是洛清歌捅自己,便收回犀利的眼神,笑道:“背过了,师姐呢?”

  “师姐太笨了,背不过。”洛清歌苦恼地锤了锤脑袋。

  “那师姐晚上回房之后,再给我做一盘糖醋里脊好吗?”楚莫辞笑得像一只猫。

  “好啊,”洛清歌被他的笑容迷惑了,忽然反应过来:“等等,这跟我背不过书有什么联系吗?”

  “当然有,”楚莫辞接着笑,企图再次迷惑洛清歌:“师姐一盘糖醋里脊,我教师姐背一篇心法。”

  “这些都是有规律可循的,”楚莫辞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开始详细地讲入门心法第一篇的规律。听完讲解之后豁然开朗的洛清歌,忽然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怎么,嗅到了一股套路的味道?

  晚上做好糖醋里脊之后,看到小冰窟里最后一只鸡腿,洛清歌想着,楚莫辞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又多熬了一壶鸡汤。

  把饭端到楚莫辞的侧室之后,洛清歌开始仔细打量楚莫辞的居室。这间偏室干净整洁得,没有一丝人气。她的目光缓缓落在床榻上,床板上只有一张薄薄的床单,连被子都没见着。洛清歌脑袋上顿时刷过一排省略号:楚莫辞竟然是一只缺乏生活经验的妖孽,都不知道床垫被子和枕头,都藏在床板的暗格之下。平时房间无人居住,床铺上所有的物品,都可以放进床板下的暗格之内,以防止落灰。同时,暗格大小,还可以藏匿一个成年人。若是不幸落难,暗格或许还能救人一条性命。

  楚莫辞被萧祁年叫过去问话,大概是问些身世的事情。洛清歌其实很想过去听听,但是她明白,隐私这种东西,别人主动告知跟自己偷听,完全不是一个性质。楚莫辞迟迟未归,但是菜香味招来了,一闻到饭香味便嗅觉十分灵敏的林青云。

  林青云不请自来地踏进屋门:“哟师妹,给阿辞开小灶,怎么不叫上师兄。”

  洛清歌只能自己圆谎:“我这不刚想去请师兄,师兄就自己来了。”

  “哦?是这样吗?”林青云直接拿起来一只碗,作势要打开鸡汤的盖子:“那师兄就不客气啦。”

  “等等!”洛清歌的手飞快地伸过来,按住林青云按在壶盖上的手:“我是说,等阿辞回来。”

  于是被问完话楚莫辞,飞快地赶回静月轩,一推门,便看见洛清歌和林青云在自己屋里,两人的手按在一起,林青云甚至还面带笑意地注视着洛清歌。

  楚莫辞想要融化的保护壳,又迅速地合拢,慢慢结冰,发出“咔嚓”的声响。他神色一凛,眉宇间散发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他慢慢走进来,眼神看向洛清歌,仿佛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师姐若是要跟师哥做什么,为何不回自己屋里,难道要我看着你们?”

  洛清歌慢慢抬起头,看见楚莫辞仿佛结冰一般冷冽的面容,迅速地抽回自己的手:“阿辞,不是这样的,我早就做好了饭等你回来,是……”

  “师姐不用解释,”楚莫辞冰封的脸忽然融化,笑着走到洛清歌身边座下,像孩子撒娇一般地说:“师姐,我饿了。”

  洛清歌盛鸡汤的手微微颤抖,心想,妖孽果真都是喜怒无常的,这日子过得,太玩心跳了吧!

  “来,吃鸡腿,”洛清歌小心翼翼地把鸡汤里唯一的鸡腿,放进楚莫辞碗里。

  楚莫辞抬眸一笑,如初春融雪,洛清歌心中一暖,忽然觉得呛的这一身的油烟味,也值了!

  “唉,只不过这山中没有活家禽,”洛清歌叹了一口气:“不然做出来的鸡汤,会更鲜美。”

  一直在一旁默默喝汤的林青云,忽然找到了说话的机会:“怎么没有,后山有一片野猎区,活物不少,只不过这山上的弟子大多胆小,平时很少有人去打猎。”

  楚莫辞幽幽地问:“师哥去过吗?”

  “自然是去过,”林青云终于找回了一点做师兄的尊严,有些自豪地说:“师妹等着,改天我打点野味来,给你和小师弟吃。”

  楚莫辞眯眼笑了笑:“哦?那师兄能带上我吗?”

  林青云看楚莫辞难得主动且乖觉地跟他讲话,自然是拍着胸脯说:“当然可以。”

  “那会不会不安全?”洛清歌问。

  “咱们堂堂修真派的弟子,几个野兽有什么可怕的?”林青云笑。

  “可阿辞他刚学剑法,还不得要领,不可以去冒险。”洛清歌立马开始护食,却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暗中贬低了楚莫辞。

  楚莫辞的眉头不易察觉地一皱,笑道:“师姐不要担心,等我给你掏一窝兔子回来。”

  洛清歌的笑容僵在脸上,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