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凌清颖箫玄廷 > 第一百零九章 真相大白
裴逸墨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你知道是谁?”

“我也只是猜测,不过很快就有结果了。”凌清颖神秘的说道,因为凶手会主动找她。

是夜,月色正浓,三姨娘主动请凌清颖前去一同赏月,两人同坐在凉亭中,桌上摆放着些许糕点,周围的虫鸣声打破两人之间的安静。

“小清来府中也有一段时日了,还住的舒适吗?”三姨娘还是一副病态的模样,说话间更是透漏着文雅。

“多谢三姨娘关心,小清在府中很是适应。”

“小清家中还有何人呢?”

“还有一个父母健在,还有一个不成器、嗜赌成性的哥哥。”说完,凌清颖微微垂下眼睑,似乎提到她的哥哥真的让她伤心不已。

“你也是个不容易的姑娘啊。”三姨娘额蹙心痛的望着远处。

突然三姨娘惊呼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指着凌清颖“你”她眼神迷离似乎快要晕过去。

凌清颖面上焦急的扶着她,旁边的丫鬟急忙上前,一把推开凌清颖,焦急的喊着“三姨娘,三姨娘传大夫,传大夫啊。”

她们将三姨娘抬回房间,将门关起,凌清颖只能在门外等候,不一会儿,裴逸墨和钟姨娘都被惊扰而来。

丫鬟这才打开门,脸上挂着些许泪痕看见裴逸墨就跪了下去“二皇子,二皇子救救三姨娘吧。”

裴逸墨面上尽是担忧之色“怎么回事?说清楚。”

钟姨娘则伸长脖子想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二皇子话,三姨娘本好心请小清来与她谈心,谁知小清竟突然对三姨娘出手,大夫说说是三姨娘中了毒针,本来身子就弱,现在晕倒在床,迟迟不醒。”那丫鬟跪在那,抬手抹着眼泪。

“小清,是这么回事吗?”裴逸墨突然的严肃让凌清颖都微微有点不适应。

“回二皇子话,小清不知。”

裴逸墨没再问话,而是跨进门中去看望三姨娘,钟姨娘自凌清颖身边过,脸上的笑抑制不住“真是个懂事的丫鬟,姨娘我一定会为你说好话的。”

钟姨娘也以为是她做的,凌清颖微微低头“谢过钟姨娘。”

钟姨娘用帕子掩住自己带笑的嘴,像是急匆匆的跑进去“妹妹,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凌清颖跟在钟姨娘身后进去。

似乎人都到齐了,三姨娘咳嗽了两声,表示她自己已经醒了。

“二皇子”她的声音听起来比中午那会更加虚弱。

裴逸墨上前将她扶起抱进自己的怀中“怎么会伤成这样?”

三姨娘的眼泪瞬间滑过脸颊,她看见凌清颖后眼中竟闪过一丝惊吓,向裴逸墨的怀中躲了躲,裴逸墨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凌清颖,轻声说道“你如实告诉本皇子,本皇子一定会替你做主,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三姨娘带着丝丝哭腔说着“二皇子,妾身本想邀请小清来陪妾身聊聊天,解解闷,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拍了拍妾身的肩膀,当时妾身只是感觉被她拍的地方有微微刺痛,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过又待了会便感觉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这才知道,小清小清这是要妾身的命。”

说完竟潸然泪下。

她身边的丫鬟将一根银针递给裴逸墨“这是大夫取出来的,说是再晚一点,三姨娘的命都没了。”

裴逸墨细细的摩挲着手上的银针“小清,你有什么话好说的?”他看着那银针抱着三姨娘的手都在用力,三姨娘以为裴逸墨是因为她而气的用力。

“二皇子,那么多丫鬟看着小清可没有下手的机会,再说了,小清平日与三姨娘无冤无仇的,要真说争风吃醋,也应该害我才对啊。”钟姨娘替凌清颖辩解,说完她搔首弄姿的摆弄了下自己的金步摇。

可在场却没有人理她,凌清颖看着三姨娘“二皇子,三姨娘这是贼喊捉贼。”

三姨娘挣脱裴逸墨的怀抱,哭着摇着头“不二皇子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凌清颖将裴逸墨手中的银针拿起“这是自旅思脖颈处取出的银针。”

凌清颖明显看到三姨娘脸上一丝惊慌“来人,给这丫鬟张嘴,之前钟姨娘已经教训过这不知轻重的丫鬟,现在竟还如此不知避讳。

钟姨娘脸上也露出慌张“二皇子,臣妾之前只是只是因为府中的规矩才教训了小清”

裴逸墨伸出手掌,让她停止说话“小清,这是旅思颈部的银针那又如何?”

“足以证明杀死旅思的是三姨娘。”

三姨娘拉着裴逸墨的胳膊,哭喊着“不二皇子,这丫鬟信口雌黄,妾身没有,当时妾身还只是个小小的丫鬟,怎么敢谋害主子?”

“三姨娘你可要好好想想,这银针上的毒进入身体到发作,需要一个时辰,而我们交谈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这你又作何解释?”

三姨娘眼中终于有了慌张之色,她拉着裴逸墨的衣袖“二皇子,不是我没有,一定是这丫鬟信口雌黄。”她看裴逸墨不说话,心更加慌乱,对着凌清颖吼道“你又不是大夫,你怎么知道银针上的毒发作需要多久时间。”

“不妨我们抓只狗来试试?”凌清颖淡然的说道。

三姨娘跪在床上拉着裴逸墨的衣袖“二皇子,这丫鬟留不得,她心机如此之深,步步算计,把她拉出去斩了。”

裴逸墨扬手抽回自己的衣袖,他捏着三姨娘的下巴,眼神凌厉的看着三姨娘的眼睛“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承认,你若是说实话本皇子留你个全尸。”

三姨娘眼中是震惊和不敢置信,可直到现在她还在摇着头。

凌清颖突然上前,张开手,一枚玉佩展现在两人眼前,三姨娘心更是慌乱不堪,她想扯下那个玉佩,可在她还没动作之前被凌清颖拿走。

裴逸墨也疑惑的看着凌清颖,那是旅思常年戴在身上的玉佩,不会经常拿出示人,是她被青楼妈妈捡到时脖子上就带着的,他见她手中紧紧握着那玉佩,不忍心掰开她的手拿走她最心爱的东西,他不知凌清颖为什么将这玉佩现在拿出来。

“三姨娘,想要吗?”

三姨娘眼神闪躲,摇头“你这贱婢居然偷拿二姨娘的东西。”

“哦?三姨娘怎么知道这是二姨娘的东西?”说完看着钟姨娘问道“钟姨娘,你知道吗?”

钟姨娘看着那玉佩,摇摇头“二姨娘生前不喜欢带太多的饰品,戴的大多都是朴素的,不值几个银子,这玉佩,怎么说也是上好的羊脂玉做成,二姨娘不会有的。”说完还肯定的点了点头。

三姨娘更加惊慌,可她还是在否认“不是的,二皇子。”

“三姨娘我知道你很想要这个玉佩,你算好了旅思死去的时间,并悄悄进房要拿走旅思手中的这块玉佩,可你怎么也掰不开她的这只手,你本想用银针扎她的穴位让她因穴道刺激打开手掌,可这时却听见二皇子敲门的声音,你只能仓皇的将银针尽数没入旅思的手掌中,以为没有人发现就没事了,这银针上却有你专有的痕迹。”凌清颖说完拿给钟姨娘看。

钟姨娘看着那银针上小的不起眼的痕迹,恍然大悟的指着三姨娘说道“是这贱人的,以前还是丫鬟的时候,针线活都是她做,可是她却有个习惯,她自己的东西喜欢给上面标识记号。”

裴逸墨听完竟狠狠的扇了三姨娘一巴掌,将针全数扎入旅思的手掌中,无疑是将针扎进裴逸墨的心上啊。

“来人,将这贱人关进柴房,派两个人每天对她施以针刑,直到她死为止。”裴逸墨冷冷的说。

三姨娘惊慌的说“不要二皇子不要啊,我知错了。”

钟姨娘冷嘲热讽的看着她“你的良知能换来二姨娘一条命吗?还不快拉下去,吵死了。”

钟姨娘本想安慰安慰裴逸墨,但看这气氛不太对,福了福身就离去了。

“二皇子这三姨娘身边的丫鬟怎么办?”一个侍卫突然出声。

裴逸墨看着刚刚与三姨娘一同演戏的丫鬟“将这个丫鬟拉出去活埋了,其余的送去新开的乐坊,说是本皇子赏的。”

那侍卫将那啼啼哭哭的丫鬟拉走,瞬间房间安静了下来。

凌清颖看着裴逸墨看着远处发呆,开口道“其实三姨娘也只是一时贪心,可真正能将银针不被发现的刺入旅思脖颈的另有其人,我怀疑是大皇子派的人,他最终的目的是想让你与皇上反目,却没有想到你竟以另一种样子,出现在他们眼前。”

裴逸墨眼中的恨意更浓“放出消息,说二皇子府发现杀害旅思的奸细,正在严刑拷问幕后主使。”

黑暗中传出一个声音“是。”随即又消失不见。

凌清颖知道裴逸墨这是要钓大鱼。

“旅思已经走了这么久了,还是入土为安吧。”凌清颖提醒道。

她看着裴逸墨无动于衷,以为他不会答应,结果半晌自他喉间发出一个声音“嗯。”

“我想知道你怎么能将旅思的尸体保存的这么完整,这么久也没有腐烂?”凌清颖出于好奇。

裴逸墨突然又露出了痞笑看着她“你要是今晚侍寝,本皇子就告诉你。”

凌清颖将手中的玉佩扔给他,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