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凌清颖箫玄廷 > 第七十一章 影竹之死,墨兰被辱
宪章似乎听见了声音,在凌清颖怀中动了动,凌清颖紧紧的抱着一动不动,手安抚着躁动的宪章,白元浩看不见她的神色,只能听见她冷漠的声音“我要那些对宪章动手的人。”

白元浩看了眼旁边的士兵,那士兵识相的下去带人。

凌清颖再次开口“等我完成此事,我要见我那两个丫鬟。”

白元浩没有犹豫的开口“朕允了。”

很快那士兵便带着那几个身着士兵服的人走过来“参见皇上。”他们纷纷行礼。

那四个人还不知道皇上唤他们来是因为什么事,所以行完礼便淡定的站在旁边。

“人,给你带来了。”

凌清颖听见声音这才慢慢起身,背对着白元浩长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出声“把他们牙齿拔了,舌头割了吧。”

那四个人这才知道害怕,腿抖着跪在地上,一声也不敢吭。

白元浩许久没有说话,凌清颖摸着慢慢站起来的宪章,没有回身,也是一言不发。

两人僵持好一会,白元浩慢慢的抬起右手,身后的那四个人跪爬在那里,却依旧不敢出声,就怕自己一求饶皇上直接要了他们的脑袋。

凌清颖迟迟没有听见求饶的声音,不仅有点不解恨,她能想到他们拿着工具拔宪章牙齿时,宪章的恐惧,她慢慢转过身看着那四个人“待会把他们送去我凌梅阁,正好凌梅阁缺几个公公。”

这次凌清颖如愿的听到了那几个求饶的声音,她却嘴角勾起看了眼宪章“宪章,这几个人是不是吵到你了?”声音异常的温柔。

那士兵识相的将他们拉下去,凌清颖听不见声音这才转身带着宪章站在城楼边,她看着渐渐稀少的人,人少才会一传十十传百,将她神化。

此时夕阳映红了半边天,城楼上的鼓声渐渐响起,好奇心促使着忙碌的人渐渐的停住了脚步,纷纷看向城楼上,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城楼上站着一红衣女子,衣服头发随着午后的风纷飞,面上带着红色面纱,眼中尽是淡然,似乎是站在九霄之上俯视众生的神。

凌清颖缓缓开口“我乃先皇所封神女,前朝皇帝箫玄廷残暴不仁,对南朝而言百害而无一利,前日仙人入梦来,告知我江山要易主,易主者是白家,而白家现在唯一留下的,便是现在在位的皇帝。”

凌清颖说完像是看见了什么,随即红绫自袖中飞出,直向人群中而去,凌清颖点脚身体便悬在空中,脚步如蜓蜓点水点在空中的红绫上,她犹如仙女下凡般,顺着红绫缓缓落在人群中,宪章也随着她稳稳的落在旁边。

刚落地,宪章便将一个身着粗麻布衣的男子押在爪下,那男子挣扎,宪章松爪让那男子溜走,凌清颖厉声道“抓住他。”

旁边的士兵快速的将那男子摁倒在地,所有的百姓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那老虎纷纷向后退了几步,惊讶疑惑又带着点恐惧的看着凌清颖。

凌清颖走到一位妇人旁边,缓缓的开口“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那妇人闻言急忙在自己身上摸索,惊讶的看着凌清颖“我我身上的铜钱不见了。”脸上渐渐露出愁容,欲语泪下“我那是这几日的生活钱啊。”

凌清颖走到刚刚自己打倒的男子身边,狠厉的看着他“还不快拿出来?”

押着他的士兵在他身上搜索到了一个破布荷包,凌清颖接过递给那位妇人“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那妇人打开荷包看了眼,摇了摇头,虽然流着泪,但嘴中的感谢话可一句都不少,旁边的百姓纷纷称赞凌清颖。

凌清颖抬头看了眼白元浩,白元浩也望向她,眼中是赞赏。

凌清颖带着宪章离开,那位盗贼也被押着进了宫,进宫后凌清颖便将那盗贼喊道一边,给了那盗贼一笔银子,缓声说道“接下来依旧按我说的做。”

那盗贼拿了钱奋力的点头“是是是,谢谢神女谢谢神女。”

凌清颖自嘲的一笑:什么神女,不过尽是些虚无的东西罢了。

“神女还真是厉害啊,朕都没料到你有这一招。”白元浩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两人纷纷转身向白元浩行礼。

“麻烦皇上等会派人将这位小哥安全送出皇宫,虽然今天这一事已经足以立根,可我还是想下一剂猛药,让所有百信心中都不再有疑惑。”凌清颖看着白元浩说道。

白元浩低垂眼睑思索半晌才对旁边的公公说“你去,将他安全送出皇宫。”

那公公回答了是,便带着人离开了,凌清颖这才慢慢的卸下面纱。

白元浩看了眼凌清颖身边的宪章,又看着凌清颖,轻声唤道“清颖。”

凌清颖淡然的看着他“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回去休息了。”说完便转身,她刚走几步便像是想到了什么顿足,转身,白元浩一直关注着她的动作,却没有开口。

“你答应让我见墨兰影竹,她们在哪?”

白元浩嘴角勾起一抹笑“朕还以为你忘了。”说完转身向宫门外走去,快到宫门处便有一座马车,两人纷纷上了马车,宪章自然不能跟着去,只能留在宫中。

很快两人便到一处别庄,不是很大,但比一些农户住的地方好一些,门口两个人看见凌清颖和白元浩,眼中露出一丝慌张,但还是纷纷跪下行礼。

凌清颖心中只想着快点见到她们两,所以并没有关注到不对。

她下了马车便冲进去,这里条件还比较好,还有草木花丛,想着她们不用跟着自己受欺负,她的心就暖了几分。

可下一秒,凌清颖的心再怎么也暖不起来了,如置万年冰窟中,眼中的寒光似乎随时可以要人命,自最中间房间走出一个男子,那男子还做着系裤子的动作,脸上尽是满足,在看见凌清颖和白元浩的那一刻他脸上的享受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害怕和后悔。

凌清颖的眼睛已经通红,但不是因为有泪水,而是生气所导致,她怎么会不知道那男子干了什么。

她快步走进到门前一脚踢在那男子的肚子上,男子直接倒地但他不敢造次,虽然肚子很痛但还是捂着肚子跪在那里。

凌清颖刚走进屋中便闻到一股淫靡的气味,而那破旧的木板床上是墨兰赤裸的身体,身体上是那男子留下的痕迹,腿间还有混浊的液体缓缓流出。她急忙上前用被子将墨兰裹住,墨兰呆愣愣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似乎凌清颖抱得只是一具尸体。

“没事了,没事了,墨兰,我来接你了。”凌清颖红着眼眶将墨兰因汗水贴在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颤抖着声音说道。

墨兰似乎听见声音,豆大眼泪慢慢的顺着脸颊流下,头机械般的转向凌清颖,她开口“我”似乎她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声音的沙哑,立即闭了口,低着头不敢看凌清颖。

凌清颖抱着她,抚摸着她的肩膀“没事了,没事了,那畜生我会让他生不如死。”后半句凌清颖是咬牙切齿的说出的。

墨兰只是低着头抽涕,并没有再言语什么。

凌清颖命人烧了开水,让墨兰泡着澡,她则出去将门带上,她冷冷地看着站在门外的白元浩“亏我还对你有一丝的信任,那一丝的信任现在让我觉得恶心,这里的男子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说完便直接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她不愿再看到白元浩的那张脸,现在那张脸都让她觉得恶心。

进入房间,里面昏暗无光,还传来阵阵腐臭味和药味,凌清颖心似乎更加沉下去,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已经瘦骨嶙峋的影竹,她的双手紧握,指甲陷进了肉中,她现在想将这里的人全部杀了,将整个庄子烧了,但是那样太便宜他们了。

她深深吸了几口气,将那愤怒压在心底,现在的凌清颖就如同一直隐忍的狮子,找到时机便会跃起扑过去,将那些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她看着紧闭双眼的影竹,拳头捏紧了又松开,第三次松开时像是下定了决心,手慢慢探上影竹的鼻息,一个意料之中但她始终不愿意承认的结果,影竹已经没有了气息,房中的腐臭味也是影竹身上的,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风一般的向外冲去。

在墨兰房前用力去推那扇门,可是门是从里面锁住了一般,凌清颖用力的用肩膀去撞门,白元浩微皱着眉,对旁边的侍卫说“还不去帮忙?”

那侍卫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帮着撞门,突然听见嗵的一声,门直接倒地,凌清颖因用力过猛也倒在门上,她看见墨兰的身体挂在房梁上来回摇荡,地上是被蹬翻了的凳子,凌清颖抽出旁边侍卫的刀,砍断破布,急忙扔了手中的刀稳稳的接住了墨兰。

墨兰的头在她肩上靠着,凌清颖把了把脉,脉搏还在跳动,随即用力的掐人中,墨兰那一口气才缓过来,凌清颖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墨兰却一声不吭,凌清颖明显能感觉到,她的泪水渗透了她胸前的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