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凌清颖箫玄廷 > 第六十八章 司圣之死
林雅晴感受着脖颈上的疼痛,紧张的说话都有点口吃“本本宫信,本宫信,你要做什么交易?”

凌清颖低沉着声音“我帮你救你的命,你不许再为难墨兰和影竹。”

林雅晴此时脑中紧绷,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顾着说“好好好,本宫答应,你现在可以放开本宫了吧?”

“让太医把药双手给我呈上来,我现在的耐心是有限的。”凌清颖的声音似乎是地狱里出来索命的阎王,寒冷无比,那寒冷侵袭林雅晴全身,冷得林雅晴身子一颤。

她紧张的出声“废物,还不快把药送出来。”她边说还边眼睛瞥旁边的人。

旁边的丫鬟急忙上前敲门“还不开门,是想让娘娘要你的脑袋吗?”

那太医这才打开一条缝,看见外面是这情景,急忙拿着药出来,凌清颖接过药便将林雅晴一把推出去,那些太监婢女适时的将快倒的林雅琴接住。

“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不然只有你死。”转身便向自己的住处跑去。

林雅晴被丫鬟扶着好久才缓过神来,刚清醒过来便对旁边的婢女拳打脚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了她的心头只恨,发泄完站起身,看着凌清颖离去的方向,心中暗暗下毒誓:凌清颖我就不信我一辈子不能好,用不着你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凌清颖奔回房间,墨兰一直守在那里,时不时的帮影竹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

上完药已经是寅时,墨兰就让凌清颖去休息,凌清颖怕影竹晚上有其他反应,便自己守着。

她一个人坐在床边,看着窗户外的月色,摸了摸怀中的玉箫,心中不仅问道:你真的已经丧命了吗?你现在在哪里?

第二天林雅晴真的没有再为难墨兰,但影竹却没有醒过来,白元浩一整天也不在宫中,所以她被拉去太医院去给林雅晴制药,她写下药方让太医看了看,没问题便制成带香味的药膏,直到晚上她才制了一个月的量。

此后林雅晴每次用一瓶的时候都会找一个丫鬟先试。

是夜,凌清颖见影竹还没有醒来,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打听过明天白元浩就回宫,只能今晚行动。

她站在门外静静眺望着,墨兰出来看到凌清颖不禁上前问“娘娘,这会蚊虫多,您站在外面干嘛?”

凌清颖半晌不回话,突然像是看见了什么“墨兰,将影竹的药收拾收拾,我们走。”

墨兰没有问为什么转身便去收拾,在她心中不用问凌清颖为什么,只要是凌清颖想做的事,让做的事,她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凌清颖看着那人影慢慢靠近“娘娘,快换衣服。”那人穿着仵作的衣服,身后只跟了一个人,人多会碍事。

凌清颖看见他那张严肃冷峻的脸,是司圣,凌清颖昨天晚上想到箫玄宏曾经说过的话,只要她想出宫,吹那个玉箫,便会有人带她出去。她只是试探的吹吹,没想到没一会便有人敲门,凌清颖慢慢打开门,映入眼睑的是她熟悉的人,那就是司圣。

她点了点头,随后进去和墨兰换了衣服,只是要委屈影竹做一个死人了。

几个人准备好,将影竹放在车上,他们推着,凌清颖将白元浩去淮沙城之前给她的令牌,挂在腰间,希望一切顺利。

四人顺利出了宫门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离皇宫一段距离之后,司圣将影竹背在背上“城门那里我也安排了人,我们直接可以出城。”

凌清颖点了点头,四人又找地方换了平民的衣服,再乔装打扮了一番才向城门赶去,现在这个时辰,大街上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凌清颖他们四个急急忙忙的赶着路。

刚到城门便被守卫的拦住,那守卫凶恶的看着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么晚了要去哪?”

司圣身边的那位急忙上前点头哈腰“这位官爷,我哥带我们妹妹来城里面寻医,但是城里也没有能医治好她病的人,听大夫说是天花,治不好,让我们赶紧出城,但是我们这些粗人又不懂什么是天花,这不大夫说让赶紧出城,我们就”

还没说完那士兵便捂着鼻子向后退了两步,凌清颖几人均低着头,一副很害怕的样子,突然看见城楼上又跑下来一个士兵谄媚的看着那个士兵“大哥,这几个今天跟我打过招呼了,说是进城给妹妹看病,晚上估计才能出去。”

随后跟随司圣的那名男子,将自己腰上的荷包卸下“官爷,这是本来给我妹妹治病的钱,您看”

那官兵颠了颠钱袋,随后不耐烦的向凌清颖他们挥了挥手“你们往后站点,真是这么晚了还带着一个得了天花的人到处乱跑。”

凌清颖他们听话的向后退了退,他们看着那高大的城门慢慢在眼前打开,他们的心才慢慢放下,就在大门开了一条缝时,突然听见身后一阵马蹄声急促的向这边赶来。

凌清颖的心慢慢的又提了上去,心中只希望这城门能再快点打开,只要一个人能通过都可以。

可老天从来不遂她的愿,身后传来她所熟悉的声音“给朕将城门关住。”

司圣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经提剑将那要关门的士兵的头颅切下,血瞬间溅红了大门。

突然一声闷哼自司圣的口中溢出,凌清颖向后看去,是白元浩拿着弓箭,直接射箭刺穿了司圣的右胳膊,隔的有点远她看不清他的的表情。

随后便看见城楼上出现很多士兵蜂拥而下,能看到一点希望的门缓缓的就在眼前那样关闭了。

接下来又是一箭,司圣右臂被刺穿已经抬不起来了,况且背上还背了个人,行动自然慢了些,右胸膛直接受了一箭。

凌清颖含着泪将司圣和墨兰保护在身后,他们已经被大群士兵围在中间,被逼的后背已经靠在门上。

白元浩突然开口,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肆虐“凌清颖,朕现在已经这么对你了,你难道还要辜负朕的好意吗?既然是你自寻死路……不,你不能死,因为箫玄廷还等着你去见他呢。”他的身体慢慢前倾,眼中却是狠辣。

凌清颖眼睛一闪,这么说,箫玄廷还活着,不知为何,她的心中竟有一丝期望油然而生。

白元浩看着呆愣在哪里的凌清颖,招了招手“过来。”

凌清颖突然又警惕起来,如果真的他还活着,像林雅晴那样的人怎么能不拿出来炫耀一番?她知道她现在是没有办法逃脱了,只能和他谈条件“我跟你回宫可以,但是你放了他们。”

白元浩竟想都不想爽快的答应“好。”

凌清颖看了眼中箭的司圣,她心中是满满的愧疚,司圣将影竹慢慢还给凌清颖,露出了长久以来第一次笑,他嘴角微微勾起,像一抹黑暗中带着的光亮的鲜花慢慢盛开,他轻启薄唇“第一次见娘娘,司圣便发誓,除了王爷,娘娘是司圣用生命保护的人。”

凌清颖回以微笑“好好活着,别做傻事。”

凌清颖和墨兰将影竹架着向白元浩走去,到了白元浩旁边,凌清颖看了眼在门边静静看着她的司圣“可以放他们走了吧?”

白元浩一挥手,那些人蜂拥而上,凌清颖瞳孔骤然放大,她想冲过去,却被已经下马的白元浩禁锢在怀中,凌清颖不断反抗,可她的力气始终拗不过白元浩,况且她的手臂上还有伤。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他提着手中的剑不断拼杀着,可是两手始终难敌四掌,身上已经被划满了伤口,衣服上到处都是血迹,他的俊脸上也满是血痕。

凌清颖失控的大声哭喊到“住手,不要啊,住手。”

她还在挣扎,白元浩始终将她禁锢在怀中,即使她的指甲划伤了他的脸和手臂。

司圣在她的面前慢慢倒下,眼睛却一直是看向凌清颖这边,他睁着他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慢慢的倒在血泊中。

凌清颖转过身便一巴掌打在白元浩的脸上“为什么?你答应我放他走的,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白元浩摸了摸被她打的左脸,眼中尽是寒冷“残忍嘛?还有更残忍的。”

凌清急忙转身看去,司圣的头竟被那士兵一刀切下,凌清颖瞪大了通红的双眼。看着那个士兵提着司圣的头一步步的靠近她。

她的眼泪划过脸颊,在消瘦的下巴汇聚为一个大水珠,滴落在地上,待那士兵走近,凌清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就近抽出一个士兵的剑,便向那个士兵刺去。

她嘴中大喊着“啊…”那士兵的心脏瞬间被穿透,可凌清颖似乎觉得这样并不解恨,抽出长剑在倒下去的侍卫身上连刺数剑,最后将那士兵的头颅也割下,将那头颅扔到两米开外,血溅的她满身满脸都是。

凌清颖停下,周围和没有人一般安静,那些士兵都傻眼了,有的甚至看到这一幕腿都发软。

凌清颖将手中的剑扔掉,慢慢捧起司圣的头颅,抱在怀中慢慢起身,所有人都怕她下一秒会做出更加恐怖的事情。可是皇上没让动他们怎么也不敢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