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书院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凌清颖箫玄廷 > 第五十二章 大礼,误会
凌清颖低着头,但眼中也透露着寒芒,箫玄廷是故意的,他已经猜到寻千雾与反贼有关,随便找个人便封为县令,现在给寻千雾扣上一个谋杀朝廷命官的罪名,即使百姓再爱戴他,也不能再说什么。

寻千雾抱着冬儿自帷帐中走出,向箫玄廷行了个礼“罪民寻千雾,愿随皇上走,只是品音阁中的人是无辜的。”

冬儿突然指着凌清颖哭着喊道”她不是神医吗?哥哥,人不是你杀的,你只是打了他一拳,让神医验验啊,哥哥”

寻千雾嗔怪道“冬儿,不许胡闹,这里没有什么神医。”

箫玄廷似乎想到了什么“哦?神医?不妨前去瞧瞧。”

有两名士兵上来架着凌清颖便向死去的赵县令那边走,凌清颖蹲下身子,自怀中取出银针,验了验,又查看了一番随即起身向箫玄廷走来,低沉着声音“回皇上,此事却是不关公子的事,那赵县令是死于一种毒物,此毒物服下去便会让人看起来像醉了酒一般,脸上发烫,眼神迷离,走路摇摇晃晃,可此毒物时间一到,便会倒地不起,便像赵县令这般猝死。”

箫玄廷慢慢的向凌清颖走来,凌清颖看着那脚步一步步逼近,自己的心也一点点悬起“抬起头看着朕。”箫玄廷那充满磁性的声音敲击着凌清颖的心。

凌清颖银牙一咬,随即慢慢抬起头,可还没抬起便听到一阵燥乱“护驾。”

外面杀进一帮黑衣人,凌清颖急忙起身护着寻千雾和冬儿向阁楼内撤去,箫玄廷负手而立,慢慢向后退了几步,站在那里冷眼看着打斗的场面“给朕活捉。”

门外瞬间冲进好多人,他们将门紧闭,将二十来个黑衣人围在中间,只听兵器碰撞的声音,厮杀呼喊的声音传遍整个品音阁,凌清颖他们三人在楼上,冬儿害怕的躲在寻千雾怀中,凌清颖从门缝中看了眼,回过头“千雾,你们现在从后门走,箫玄廷这次没将你打倒,下次还会出手的,此地不宜久留。”

寻千雾看着怀中的冬儿“冬儿,你先行离去,这品音阁是师傅的心血,不能就这样抛弃了,我寻千雾就算是死也会死在品音阁,不过现在赵县令的死已经清楚了,皇上暂时还不会对我怎么样。”

冬儿抬头看着寻千雾“不,千雾在哪我便在哪,千雾我喜欢你,你不要赶我走,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寻千雾像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冬儿,这么多年与冬儿在一起,其实早就暗生情愫,只怪自己懦弱迟迟不敢开口,他将怀中的冬儿拥紧“好,我说过会护你一生。”

凌清颖看着这对新成就的鸳鸯,不免扶额,不过这是别人的事,她提点到了,他们不走而已。

外面打斗声很快就结束了,凌清颖看着腻在一起的两人“公子,该你出去了。”

寻千雾这才放开冬儿,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下楼,而楼下那些官兵围着的中间是二十多个黑衣人的尸体,寻千雾心中虽有惋惜,面上却不漏一丝痕迹。

单膝跪地“请皇上恕罪,舍妹惊吓过度晕了过去,草民先送她休息。”

箫玄廷鹰眼如噬的看了楼上一眼,随后开口“那位神医既然已经说了不关千雾公子的事,朕便不再追究,那神医现在所在何处?”

“回皇上,这品音阁本就有侧门,而那神医也知晓,许是从侧门逃走了。”寻千雾低着头说道。

箫玄廷看着跪在地上的寻千雾,抽出腰间的长剑直抵寻千雾的脖颈“欺君,可是死罪。”

寻千雾依旧说着“草民,不知。”

箫玄廷手起,那长剑发出彻骨的寒芒,就在快要落下时,一个声音传出“我在这,不知皇上找我什么事?”凌清颖已经猜出箫玄廷知道她是谁了。

“给朕拿下。”箫玄廷根本不给凌清颖任何机会,直接下令。

凌清颖看着箫玄廷“如果我真的要逃,皇上认为就凭这几个人拦得住我吗?”

箫玄廷眼睛寒芒一闪,剑直指寻千雾的脖颈“那这样呢?凌清颖,你再怎么隐藏都遮不住你那如星般会说话的眼睛,除非你将它剜了。”

“我也没想藏,放了他。”凌清颖冷冷的说。

“过来朕的身边。”箫玄廷身上的威严不容抗拒。

凌清颖走向他,他才肯将剑收起,寻千雾看着凌清颖的背影“小清。”

凌清颖回头看着那柔弱如书生般的寻千雾。

“如果你不快乐,可以来品音阁。”

凌清颖向他抿嘴一笑“嗯。”

随后随着箫玄廷离开。

到了县令府便被人严加看管起来,不一会儿箫玄廷推门而入,看着依旧没有换衣服和卸妆的凌清颖“爱妃是喜欢如今这个样子?”

凌清颖看着窗外“喜欢亦不喜欢。”

箫玄廷径自坐在凌清颖对面“等会儿有一份大礼送予爱妃。”

凌清颖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窗外,箫玄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似乎在她心上狠狠的踩了一脚“爱妃可知有个地方唤西厢苑?”

凌清颖猛然回过头看着箫玄廷,箫玄廷脸上虽带着笑,可眼中尽是寒芒“据说那里是反贼的据点,要不是爱妃,朕还得苦苦寻找。”

“你早就知道了?”凌清颖眼中愤恨的看着箫玄廷,心中似乎有一团火怎么也无法熄灭。

“哦,也不早,就是在城楼上看着爱妃瘦小的身子被人挤在人群中,爱妃还与朕对视了,朕当时以为你有计划了,便派人暗中盯着,果真爱妃没有让朕失望啊。”他说的那样云淡风轻,可他不知道凌清颖的心却像是在油锅中煎熬着,因为她不经意间竟变成了叛徒,奸细。

凌清颖坐在椅子上抱膝,眼中尽是冷漠,不一会儿便传来敲门声,箫玄廷看了眼凌清颖,随后唤道“进。”

那人进来直接跪地“禀皇上,在西厢苑抓到三十多人和一位病危的老者。”

箫玄廷眼睛微眯“没有看到白元浩吗?”

那士兵摇了摇头。

凌清颖看着那士兵“那病危的老者在哪儿?”

那士兵没有答话,许是不敢答。

“我问你那病危的老者在哪?”凌清颖的耐心终究是被磨光了,声音抬高了八度。

“在在乱葬岗。”

凌清颖眼睛瞬间通红,上前抬脚将那士兵踢翻在地“他还活着,你们竟将他扔乱葬岗。”随后大跨步向门外走去,可门外有重兵把守,凌清颖夺过门外一个士兵的剑就向外冲去。

箫玄廷站在门口看着,凌清颖虽武力高强可也抵不过几十个人一起上,瞬间被拿下,那些士兵并不知道他们现在扣押的是颖贵妃,力道自然大了些。

“箫玄廷,你知道那个老者患的是什么病吗?他患的是瘟疫。”凌清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从寻千雾对那老者的紧张程度,就能看出他有多在乎。

“放开她。”箫玄廷厉声道。

那些士兵纷纷向后退了几步,凌清颖转身冲了出去,箫玄廷沉声道“跟着她。”

门外没有人拦着,凌清颖在门外卸了马,直奔去西厢苑路上的乱葬岗,可天公不作美,突然来的闪电大风,接着便是暴雨,凌清颖被风雨拍打的脸上生疼,可她却不敢有一丝懈怠,到乱葬岗马还没停她便跳了下来,乱葬岗到处是坟墓和尸体。

凌清颖一个一个找,身后突然又传来马车声,凌清颖无暇顾及是谁。

“小清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寻千雾打着一把水墨莲的伞,急忙奔向凌清颖。

凌清颖听见声音转过身,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她的头发贴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削瘦的下巴向下流,她呆呆的看着寻千雾“千雾,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

寻千雾微蹙着眉,凌清颖拨开他拉着她的手,转身继续寻找寻千雾师傅的尸体,嘴中念叨着“你放心,一定会找到了,我会救活他的,相信我。”

寻千雾似乎明白了,拉着她的胳膊“小清,你听我说。”

凌清颖甩开他的手,寻千雾见她根本不听,随即将手上的伞扔掉,一把拉过凌清颖,让她埋在他的胸口处“听我说听我说,师傅已经被我们救了,他也醒过来了,你没有错,没有。”

凌清颖这才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着他,看到他眼中确定的眼神,这才放下心。

“寻千雾,你个混蛋。”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两人同时望去,是冬儿,冬儿将伞一扔,转身离去,她看到寻千雾晚上突然出来,不放心便跟了来,谁成想竟遇到这样的事。

寻千雾看了眼凌清颖,凌清颖皱了皱眉,追着冬儿而去“冬儿,不是你想的那样,冬儿你听我解释。”

冬儿听见是凌清颖的声音,随即转过身看着她“我一直以为你是男儿身,便没有防备之心,你你竟然"

凌清颖摆了摆手“不是你想的那样,公子一直爱的人是你,你要相信他。”

冬儿看着跑过来的寻千雾,瘪了瘪嘴“选她还是选我?”

凌清颖突然看见一片潮水向这边涌来,大声喊道“冬儿,快跑。”

寻千雾竟先于她的声音跑向冬儿,凌清颖也突然感觉被一个人护于怀中,洪水将他们尽数吞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